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閨夜夢錄 > 醉生夢死(一)

醉生夢死(一)

伤kou在小腹上,zi弹嵌的不深,还能若隐若现的看见金属的顏se在血肉里映着光的反she1,辛乐坐在铁椅zi上,把手里那小小一杯的五十八度gao粱吞xia肚,就权当是麻醉了。

        严慈站在摺叠桌边看着卡式炉上煮着刀片的锅,那gun动的透明泡泡,一次次破裂着,是那么不guan不顾,奋不顾shen的样zi像极了自己shen后那个傻zi。

        用镊zi夹chu刀片,因为gao温,上tou的shui气瞬间就蒸发了,等了几秒,金属冷却的比想像中的快,摸了xia刀片无锋的那侧,不tang手了就拿在指尖。

        转过shen,辛乐对她笑了笑,看来那gao粱很烈,一杯就让人醉的忘记了要一丝不苟,忘了要面无表qing,忘了他们应该要是势不两立的敌人。

        「就你这傻样,还跟人混什么黑社会…」严慈笑不chu来,碎念着走近去,看辛乐赤luo的shen上,那像希腊雕塑一样漂亮的肌肉上,数不清楚的大小伤疤,有时候她寧愿辛乐跟其他人一样,刺龙墨虎,这样伤疤也不会那么醒目,醒目的让人忍不住,忍不住想要伸手拉他一把。

        可是辛乐就像是只能活在泥潭的生wu,怎么拉也上不了岸。

        他们认识多久了?严慈记不清楚,只知dao自己经手的伤kou,从瘀血到刀痕再来是弹孔,越想严慈就越气,气自己一次次心ruan,一次次放过辛乐,任他越陷越深。

        低tou去看那个伤kou,是个不规整的圆,严慈没有犹豫,用刀片将伤kou划开,辛乐似乎醉得彻底,pi开肉绽也还是笑着,藏在瀏海里的yan睛,看着严慈,亮得像是暗夜中的星月,严慈讨厌他这样的yan神,瞪了一yan后便开始用刀片从被打开的伤kou里剃chu弹tou。

        弹tou落在shui泥地上,钝钝的声音却像是开关,辛乐收起了笑,伸手去览严慈的腰,「gan1什么?」是严慈每一次都重复的回应,辛乐看着她严肃的脸,手里还沾着血跡的刀片,一本正经防意如城,「严警官又生气了?」他的语气听上去十分诚恳,但放在严慈腰上的手却不老实。

        「没生气」严慈用力的拍了xia辛乐作乱的手,从男人的搂抱中挣脱chu来,将染血的刀片扔jin垃圾桶,「zuo事前想一xia轻重缓急」她义正词严的说着,话音才落,她伸chu去要拿纱布的手还没能构着目标,就被辛乐从背后拥上。

        「知dao了」三个字,尾音拖得很长,严慈知dao辛乐gen本没真的听jin去,那早就迫不及待的贴上自己脖颈的呼xi,昭示着自己每字每句的徒劳无功,严慈侧过tou,辛乐那双只要动qing就格外迷离的yan睛衝着她直眨,她能gan觉到他的xia巴小幅度的蹭着自己,这是辛乐惯用的伎俩,偏偏她很受用。

        「严警官就看在我替你挨一枪的份上,今天对我温柔一dian,好吗?」不安分的人说着卑微的话,严慈忿忿地在男人的环抱里转shen,抬手扣着辛乐的后颈压向自己,用力的用自己的唇堵住那张只会激怒她的嘴。

        男人毫不客气的接受这个吻,带着酒气的呼xi交换在彼此之间,反客为主的加深这个吻,严慈一惯是吻的勇敢却谨慎,辛乐总是乐于撬开她保守的双唇,让自己长驱直ru,勾着那藏在嘴里的ruanshe2,和自己共舞。

        不论严防死守的是自己的shenti还是nei心,严慈总是落败,她自己心知肚明,辛乐夺走主动权后她就无心防御,只是沉醉在旖旎的吻里,扣着辛乐后颈的手松了劲,逐渐温柔的摩娑着那chu1剃得乾净的短短绒发。

        他们之间有没有ai,严慈不是太清楚,只知dao每次偷huan都无疑是纵容自己能有片刻的醉生梦死。

        辛乐托着她的tun把人抱起放在了摺叠桌上,还相接的唇依旧忙碌的交换着亲暱,他们倾倒在那桌上,已经烧乾的锅和熄火的卡式炉被挥到了地上,但衰落的巨响却没有将沉沦在qing慾里的人们唤醒,严慈只是揽着辛乐的脑袋,吻得越发投ru。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湿漉漉的月光(NP) 少主和阿箬(1v1h)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