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1-5

1-5

1-5

        一、亡国旧人

        手被折得生疼,腕关节还发chu细微的声响,彷彿再多施一dian力,那纤细的腕骨就要脱位,但即便每次都是如此的疼,靖翎还是学不乖,每回她都奋力挣扎,所以男人带着刀茧的掌,总是毫不怜惜的次次都用上十成力在压制她。

        靖翎知dao,她gen本不该也无权挣扎,在肃王的府邸,一个前朝公主,一个被当今圣上当作奖励赐给肃王,任凭他chu1置的亡国旧人,还能像这样衣shi无忧地好端端活着,就算代价是成了肃王榻上的玩wu,她也该知恩图报的乖乖张开tui。

        但靖翎的一生,从来没受过一星半dian的委屈,她是父皇母后唯一的公主,是举国上xia万人景仰的明珠,未曾在谁的shenxia受过屈辱,但这一切在她的父皇被斩落首级时都变了。

        新皇杀了先皇的一众女眷与心腹随臣,却独独留xia了她,将她赐给对推翻先皇大大有功的肃王,她清楚记得被带jin肃王府的那晚,男人夺了她的chu1zi之shen,在她的shen上和心上留xia了鲜明的痛与恨,shen上的痛是因为男人的cu暴,心裡的恨是因为若不是这个男人,她也不会成为现在的这个样zi。

        在肃王府三年了,她和男人已经斗了三年,除了第一晚自己因多日囚禁而虚弱的无力反抗外,之后男人每次jin她的房,都会收穫她换着样式的反抗。

        靖翎不会屈服,曾为公主的骄傲让她无意屈服为男人的战利品,她不愿变成他收藏的金丝雀,于是,在肃王府的每个日夜,她都在找能够脱shen的机会,无论结局她是否能全shen而退,只要不再zuo男人kuaxia的禁luan,她什麽都愿意试。

        可惜的是,靖翎从来都没有胜算,jiao养长大的她虽善歌赋、能诗文,也懂丹青和对弈,唯不善军事谋略,亦无藏心之才,还是个无城府的直xingzi,她对肃王的痛恨还有杀意,就如司ma昭之心,肃王府上xia无人不知。

        是以她居住的独院,pei置了整个王府中最密集的人力,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男人的yan界之中。

        即便知dao自己对男人的反抗恍若螳臂挡车,靖翎还是不愿放弃,因为失去自己的家国山河后,唯有捍卫自己最后的尊严一事让她不至于失去生机。

        只是这看不到曙光的漫长征程相当折磨人,她的每次chu击,之于他都只是班门nong斧的凋虫小技,而他施予她的惩罚,却对她来说是最难捱的酷刑。

        男人深知靖翎shen为公主的gao傲,他懂得让她shen心都煎熬的法门。

        就如现在,他将又一次行刺未遂的靖翎压制在床上,不顾她挣扎咒骂,一把撩开她的襦裙xia摆,掰开她纤白的双tui,直接用自己的阳wu贯穿未经qing动而紧紧闭合的小xue,这个动作让靖翎无可奈何地闭上了嘴。

        二、未曾示弱

        「闹够了?」鹿原低沉的嗓音从shen后传来,和他搁在靖翎tinei的凶qi一般,有不容忽视的存在gan。

        靖翎不打算回应,她从不在鹿原的shenxiachu声,即便每回都痛的让她死去活来,她也未曾鬆过牙关,未曾示弱。

        她把脸死死的抵在榻上,泛红的yan眶裡,还有打转着不愿落xia的泪花,她已经zuo好再次被撕裂的准备,但鹿原今晚却像是没什麽兴致的样zi,不像以往,总要折磨她好一段时间,他只是一手用力的nie着她的腕,一手狠狠的扣着她的腰,一gu脑的勐cao1一顿,然后退了chu来,将reyeshe1在她被撞红的tun上。

        鹿原鬆开箝制靖翎的手,用她的裙摆ca拭了自己的阳wu和手指,接着起shenxia榻,理了理袍服,回过tou看着还ruan在榻上的靖翎,yan光阴鬱。

        靖翎gan受到他的目光,狠狠的一yan瞪回去,自她ru肃王府,她就没给过他半次友善的视线,现在亦然。

        鹿原也不恼,他已经习惯她这个样zi,不过他倒不似平日,没有洩慾完就离去,他走回到榻边,居gao临xia的看着靖翎。

        「陛xia明日午时设赏荷宴于挽花亭,要我带上你,你好生准备,莫要拖延」他语气平直,没什麽起伏,靖翎不qing愿的应了,接着便偏开tou不再将脸暴lou在鹿原的视线裡。

        鹿原知dao这是靖翎在xia逐客令,他转shen走了chu去,候在门外的两位女侍见他chu来,低tou行了问安礼,目送他走远后便迳自jin了靖翎的屋。

        靖翎此时已经坐起shen,她行动缓慢,每动一xia,就牵扯到xiashen的伤chu1,即便今晚鹿原只是草草zuo过,她还是伤了。

        他们之间的交媾,可不是寻常男女之间的huanai,而是敌对之人单方面施予的凌迟,没有前戏,更无所谓ai抚,只有男人一贯的长驱直ru,破开她没有qing动,乾涸紧涩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