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16-20

16-20

16-20

        十六、酩酊潸潸

        听他这麽喊自己,靖翎的心五味杂陈,但那死死不放的手也挣不开,她颓xia势来,淡淡地说了声「随你」。

        鹿原见她答应,脸上挂起了满满的笑意,握着她手腕的手转成托握她的掌gen,另一手揽上她的腰,半是qiang迫半是引领的往榻边去。

        靖翎也懒得费力气挣扎,醉酒之人哪能寻常待之,也就任他所为。

        不过醉了的鹿原是真的让人猜不透,他让靖翎在榻边坐好后,就半跪xiashen给靖翎除鞋。

        手腕好不容易得回了自由,靖翎暗暗地活络发痠的腕骨,垂目观察凝神替自己除鞋的鹿原。

        男人弯着shen,一手托起她的脚腕,另一手也不在意鞋底尘土,就这麽掌心贴鞋底地握住她脚上的鞋,悠悠的鬆动几xia,直至鞋zi脱落,如此反復。

        看不chu鹿原唱的是哪齣戏,靖翎维持着警醒,由着他动作。

        将取xia的鞋在床脚整齐地摆好后,鹿原这才抬tou看向靖翎,也不起shen,只是盯着,片刻不瞬。

        靖翎被瞧得难受,蹙眉dao:「留宿与否随你,但我一个人睡惯了,你自个儿找地方睡,莫要上来」,说罢便打算独自躺回床上,才要动作便被鹿原拉住了手。

        急急的一扯,靖翎整个人被扯的往前一倾,早就留了指印的手腕隐隐作痛,她忍不住嘟囔chu声:「疼」。

        鹿原一愣,突地凄然一笑,小声地说:「对不住,总让你疼」,靖翎失笑,这人居然有自知之明,才想反唇相讥,手掌却已被鹿原拉着往男人颊上贴去。

        靖翎不ai这般的亲近,直觉地想缩手,但那掌心chu2及的颊面上,忽地现chu的湿意让她停xia,那guchao湿,竟是鹿原的泪。

        靖翎觉得荒唐极了,又挣了挣手,哪知男人的泪却更多了,他哭得无声,断絃银珠不绝gun落,模样凄然,靖翎不禁停xia挣动的手,片刻后才抖着唇冷声dao:「哭什麽,受疼的人都没哭,你倒是伤心」,话落,她gan觉鹿原的手瞬时鬆了劲,她顺利的chou回了手。

        鹿原像是整个人鬆散了似的往后一跌,也不敢看靖翎,茫然地嗫嚅dao:「那不是…」,但话没说完,男人便噤了声,彷彿突地被毒哑了似的,只有一对醉红了的唇,还兀自的开阖着。

        十七、吻勾qing忆

        靖翎必须承认,鹿原这少见的弱势模样有些可怜,本已到嘴边的追问,也就这麽生生的嚥了回去,就在靖翎暗自埋怨自己太过心ruan之际,那厢的鹿原却突然是想通什麽似的坐直了shen,他凑回靖翎跟前,仰tou看她,乞怜似的问:「要不我们试一次,不疼的?」

        靖翎闻言一愣,xia意识地想躲开,但鹿原动作比她快些,已经整个人欺shen过来,把靖翎罩在自己shenxia,一双黑眸早没有之前的落魄,反而有靖翎从未在他yan中看过的蓬bo生机,他似乎是跃跃yu试,却又在等她答应,她怎麽可能答应,靖翎对他的反抗意识早已经刻jin骨血,但才要挣扎,男人便将她紧紧地拥ru怀裡,像是要roujin心kou似的。

        「别拒绝我,羽儿,别」鹿原的声音绕在耳畔,靖翎竟从中听chu了丝哀求,他还这麽喊她乳名,那是自己当年偷偷许他独chu1时喊的称呼,睽违三年,竟是在这荒唐的景况xia再次ru耳,靖翎武装了许久的心不免鬆动,像是查觉到她的动摇,男人不再把她往死裡搂,他放鬆了双臂,让两人之间拉开些许的距离。

        靖翎知dao鹿原在看着自己,他的视线火tang,烧灼着靖翎最后的防卫,所幸闭上yan,不去看,也不知dao是在纵容对方还是自己,但封闭了视觉却让馀xia的gan官都变得min锐,靖翎清楚地gan觉到男人的鼻尖轻chu2过自己的鬓边,带着酒气的呼xitang着她的耳垂,靖翎不禁全shen一个机灵,这样的试探太过亲暱,bi1得她微颤着yan睫睁开了yan。

        视野裡是鹿原无限放大的侧颜,落过泪的yan眸还带着chao湿,但一捉住靖翎的yan神便louchu笑意,像是得到了鼓励似的,鹿原放肆的吻上她的唇角,gan到靖翎还有些闪躲,他也不恼,只是执着的轻磨着,直到靖翎败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