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36-40

36-40

36-40

        三十六、不会停歇

        靖翎心裡有事想着,没注意到鹿原神se的变化,只觉得那复在自己手上的手,很是温柔,她只能抓紧这一刻,试探的问:「之前赏荷宴时听闻老师要告老,你可有听说老师是否有要还乡?」

        gan觉那复着自己的手微微一颤,靖翎心tiao的很快,xia一瞬,便被鹿原扯着手拉着坐倒在他跟前,一抬tou,映ruyan底的是鹿原倾shen凑得很近的脸,靖翎可以清楚的看见他yan眶上残留的溼气,但却看不chu他yan裡的qing绪,只觉得鹿原的模样须臾间便冷漠的让人一阵颤慄,她很确定,鹿原知dao她的心思。

        「老师的确提过会在中秋后启程返回虞南」鹿原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丝凉意,那直直看着自己的yan睛也冷如冰霜,靖翎忍不住偏开了对视的目光,qiang自镇定的接话:「那,能让我到老师府上话个别吗?」

        这次鹿原没有答话,靖翎gan觉他整个人像阴影似的笼着自己,只能自顾自地继续说dao:「你要是有顾虑,你便随我一起,或是邀老师来王府一趟,我只是想尽一些shen为学生的心意」

        靖翎说得恳切,但换来的只是漫长的沉默,鹿原的安静像是片泥沼,拽着她不断的xia沉,终是捱不住这可怕的寂静,主动反手去握鹿原还捉着她手腕的手,整个人依近鹿原,ruan声的喊他的字:「平野,求你了」

        这声求,让鹿原化了,他是知dao靖翎的脾xing的,他知dao她是固执的,不追gen究柢去找到答案不会停歇的,她终究会知dao一切,自己再怎麽拦,也没有用,只是这三年来自己卑劣的心思曝光之后,他的羽儿,还会再这麽温柔的碰他吗?

        扯起一抹难看的笑,鹿原的声音听起来支离破碎:「就去吧,我会让他们给你备车」,话了,他挣开她的手,没再看她,就这麽tou也不回地离开。

        三十七、不能鬆懈

        从主屋回自己屋裡的这一路,靖翎走得心事重重,她固然想知dao事qing的全貌,却也觉得自己怕是太过心急了,现在的她,是知dao鹿原的弱dian的,而她正是把握了这些,才让鹿原答应,多少有些不磊落的bu分,但心裡有另一个声音在说着这三年的不堪,她觉得气滞,脚步也因此缓了许多,费了多时才回到自己的院落。

        黑帐ma车已经候在院外,赶车人和侍卫站了一长排,靖翎louchu一抹苦笑,要不是自己亲shen求的应允,看这阵仗,怕会以为是鹿原要bi1她去看萧年,她jin了屋,女侍们早就准备好了衣袍,她也就顺意换上,nie着新着上的裙角,看着镜裡女侍给她dai上的云钗,自己现在的这shen行tou,和当年ru萧府学琴的那日并无二致。

        也是,鹿原哪有那麽大度,这不是明裡暗裡的要她不要多问吗?靖翎忍不住抬起手,把满tou的云钗都取了xia来,「太孩zi气了」她故意说着,不让女侍为难,起shen到屋外,那满院的花,都是鹿原为她种的,现已ru秋,其中一隅的秋海棠(注一)开的正艳,靖翎折了几枝,让女侍替自己簪上,便转shen上了车。

        ma车晃dang着驶chu院落,路过校场,驶chu了王府大门,朝着大路去,越走越远,鹿原在门楼上看着,很快便看不见了,只剩xia些许扬起的烟尘还留在门前,靖翎要去见萧年,为的是什麽,他心知肚明,他也知dao自己大可以铁xia心,一kou拒绝,和她周旋,但三年已经够长了,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把想zuo的事都给全了。

        其实他并不怕靖翎知dao全bu的一切,只是,怕她知dao后会比现在难受。

        深深xi了kou气,他xia了门楼,回到营裡,让人送了密信到苍翠gong,既然自己已经无心再守秘密,那最后认或不认,也只能委给天zi,毕竟是天家门裡的家nei事,他无法僭越。

        就在领了密信的传信官走chu营帐时,另一个传信官走了jin来,神se凝重地开kou:「王爷,方才京西门的守官来报,有门卫看见形貌与帑岘少主相似之人ru京」,鹿原眉tou微拧,喃喃dao:「帑岘除了妇孺外合族参战,少主的首级dian尸时也看见过」,传信官赶紧接了话:「王爷,之前便有探报,帑岘的少主似有双生兄弟,只是这条线索没能he实」,鹿原沉思片刻,xia令dao:「去苍翠gong秉了此事,让禁军和各营戒备,京四门行宵禁,去吧」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