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41-45

41-45

41-45

        四十一、只为私qing

        看着掌心一捧的泪,鹿原有dian慌神,他知dao萧年定会把所知全盘托chu,即便gong变当夜gong中发生了什麽萧年并不清楚,但靖翎是在现场的,她是亲yan看见自己一shen是血站在先皇尸首边,他还以为这趟靖翎回来,会对他明明能够不杀却还是杀了先皇一事撒气,却不想她只是看着自己的手哭成了泪人。

        「你以前,总说厌恶兵事」靖翎哽咽的说着,指尖摸上那厚ying的茧,上tou沾着自己的泪,抬yan去看鹿原,泪yan婆娑间,男人为自己落泪而慌张的脸却清晰可见,她更觉得难受,「值得吗?」她问。

        鹿原听chu了她话裡的意思,竟不知如何答起,半晌才抬手去替她抹泪,dao:「国之本为民,值得」,却不想掌心被靖翎狠狠一nie,靖翎的声音带着dian怒和怨:「满kou大义,你真以为我想不明白?」

        是啊,靖翎不傻,要是萧年把自己是如何参和jingong变之事的原委说了,能猜不chu自己是为了她动的心思吗?

        值得吗?怎麽会不值得?

        但自己为她参与gong变,更是证明自己pei不上她,在知dao先皇有意答应送公主和亲,自己的父亲也说「既然一个公主便能换来太平,又何须参与窜权?」时,他多怕会失去她,于是他夜裡潜ru父亲房nei行刺,盗取禁军虎符,xia杀手的那一刻,他心裡哪有半dian家国大义,只有但求一人的私心。

        垂首闭yan,鹿原不愿再说,除了和靖寰还守着的秘密,他在靖翎面前已经赤luo,他是如何为私qing弑父叛国,又是如何为了另一个私qing,用了三年折磨自己好不容易守xia的人,靖翎都已看清了吧?

        xia一瞬,他被靖翎拥jin了怀裡,脸颊chu2在她柔ruan的xiong脯,片刻,才回过神来抬tou去找靖翎的脸,靖翎哭的厉害,脸上脂粉被洗去了大半,不愿让他看见,只把自己埋jin他的颈间,也不迫她,鹿原抬手环上靖翎的腰,闭yan放任自己沉醉在靖翎的拥抱之中。

        四十二、还是如初

        靖翎哭了许久,才平復了xia来,见她冷静,鹿原便让营兵拿来冷shui和面巾,替她收拾哭花的脸,靖翎坐在鹿原的tui上,任他劳碌,鹿原觉得靖翎安静的反常,却又心中有愧,开不了kou问,只能格外小心的放轻了动作。

        靖翎的确是心中有事,三年来累积的qing绪,都在今日化成泪shui哭得乾淨了,她现在想的,只有那个鹿原和皇兄尚未鬆kou的隐qing,这件事,定要是他们认为自己知晓了会难受非常,所以鹿原才甘愿zuo恶人,皇兄也qing愿协助他去圆谎。

        想着,她把视线落在了鹿原shen上,男人已经把她的脸都ca乾淨了,现在正小心地拆她tou上那些簪了一天已经显chu枯se的秋海棠,神se郑重,靖翎心裡一ruan,鹿原这麽谨慎的模样,不就是怕自己真的厌弃他吗?

        这三年,鹿原给她筑的地狱,被恶火炙伤的却不只有她,鹿原也是,不能说是释怀,靖翎只是觉得如果能重来一次,那腥风血雨的夜,她不会听劝藏shen屋nei,她会到屋外,这样或许就能看见些许线索,但时间不能倒liu,伤痕一旦留了便会成疤,那与其彆扭着,不如就接受,谁叫即便经历这种种,自己对鹿原的心,还是如初呢?

        手心贴上鹿原的脸,这不意的动作,让鹿原停顿,他看向靖翎的yan神裡有不安和试探,「殿xia?」语气并不稳,他摸不清靖翎现在想的是什麽,靖翎冲他一笑,带着柔qingdao:「现在只有你我二人」

        意会过来靖翎的语意时,鹿原脱kou就把那个被许诺过的称呼给了chu去,「羽儿」两字带着他所有的歉意和遗憾,泪shui不自控的盈满yan眶,他抓住靖翎的手,紧紧的an在了自己脸上。

        靖翎静静的看他落泪,泪shui渗ru了手和脸的间隙,靖翎赶紧闭上yan,她怕再看鹿原可怜的模样自己要说不chu话,将另一隻手也an在了鹿原的另一侧脸上,她把他拉向自己,让彼此前额相抵,努力地用平静的语调开了kou:「答应我,等你准备好了,还是要告诉我,我会等你」

        话chukou后,她听见了鹿原再也藏不住的呜咽。

        四十三、同榻相依

        晨光洒落,鹿原醒的早,在床榻边看靖翎安详的睡脸,半晌才起shen更衣。

        昨夜,两个人是各自剖开了心,那一旦被允许便再也关不住的泪像决堤的洪shui,最后就是两个人都哭的jing1疲力竭,他是送了靖翎回她自己的院落的,但夜半的更声响起时,靖翎还是端着灯盏找了过来。

        于是昨夜的一觉,他们同榻相依而眠,鹿原难得的一夜无梦,醒时,恍然有种陌生gan,彷彿过往三年有馀的时间都已被昨日泣chu的泪从骨血裡洗去,秋日微凉的空气,闻得chu一gu不同往日的清新,屋裡窜jin的天光,在他现在的yan裡,也像是初见星辰,闪耀非凡。

        更衣时,他从衣箱裡,翻chu了月白se的宽袖袍,看了许久,最后还是藏回箱底,拿了件玄se的窄袖衣穿上,还不是时候,鹿原想着,繫好腰带,復又徘徊到榻边,许久,才怯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