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46-50

46-50

46-50

        四十六、同貌双生

        车上有接应的人,靖翎一上车便被人压坐车nei,綑上了手脚,自知挣扎无用,靖翎所幸便静静地坐着,直视挟持自己的人。

        这批匪徒,面目不遮,戾气尽显,想来是置生死于度外,靖翎思索着他们可能会是什麽来历,这三年她深居简chu于肃王府,外chu时亦打扮朴素,即便携有女侍僕众,要能一yan认chu她的shen分却也不是谁人都能zuo得,只有一个可能,这帮人知她已久,亦知dao对鹿原来说,自己能成为筹码,想到这chu1,靖翎gan到一阵恶寒。

        鹿原这三年来在朝谋事zuo了什麽并未让她知晓,但隐约的,几次rugong餐宴时能gan觉chu朝堂人事的变化,或多或少有树敌,不过又是谁能想到以她为质?

        苦思之间,ma车开始颠簸,想是jinru了山路,靖翎想起方才匪徒说的泉山寺,她知dao这座寺,泉山寺地chu1偏山,所奉亦是少有人信仰的九面观音,想到此chu1,靖翎突地觉得自己理清了思绪。

        九面观音在京中少有人信奉,但往北去,邻近帑岘的地方倒是有不少信众,此前努申、寒麓与帑岘的联军大败,但未必没有残馀的族人寻仇,而鹿原是此役主力,必是这些馀党的yan中钉、肉中刺,但,这些外族人又是如何得知挟持自己能威胁到鹿原?

        这时,ma车停xia,坐在靖翎shen旁的人将她一把扛上肩带xia了车,匆匆地jin了寺埕,靖翎被人扛着,touxia脚上,只觉一阵tou晕目眩,待到她不再晕眩,已经被扛jin了一间摆着香炉的偏房。

        房裡有人等在那裡,靖翎被扔在了地上,一抬yan看去,靖翎不禁一愣,这人她见过,当年陀乙带着北域数国首领以亲睦之名来访时,那场夜宴,这人也是座上的其中一位。

        「帑岘少主?」不自觉的呢喃chu此人的称谓,靖翎觉得不可思议,帑岘参与此前战役应元气大伤,自家少主若尚在人世,任其潜到靖氏都城行掳人之举未免也太过不智。

        面前的男人笑了起来,朝靖翎一揖:「公主好记xing,竟还记得吾兄样貌」,靖翎听着睁大了yan,难dao帑岘少主竟有同貌的双生兄弟?

        男人不再说话,兀自在一张椅上落座,似乎在等什麽,靖翎很快便回神,想通了原委,此人必是在此等着要杀鹿原,他手上能动的人手不多,想以此大乱靖氏都城是没有可能的,但绑了自己,便能要胁鹿原,或能以计杀之,只是这帑岘人是如何知dao自己与鹿原的牵扯,难dao肃王府nei……思及此chu1,靖翎觉得后怕,若nei鬼是鹿原的心腹……

        四十七、她心疼他

        焦虑的等待并没有太久,一个持刀的男人匆匆ru屋,对那与帑岘少主有同一模样的男人低语后,靖翎便被shen侧的两个守卫拉扯起shen,跟着男人一起chu了房门。

        门外寺埕nei,可以看见持刀的兵卒数人,戒备的朝着寺门,而寺门外,ma蹄声不绝于耳,想来是来了不少人,但片刻后,步ru寺门nei的,却只有鹿原一人。

        一shen玄袍素淨,鹿原缓步走来,只持一剑,神se淡然,在男人面前站定后,倾shen作揖dao:「臣来迟了,还望殿xia恕罪」,yan裡看的,只有靖翎。

        男人见鹿原不把自己放在yan裡,一时怒极,chou刀就往靖翎脖zi上挥去,刀刃还未近靖翎的shen,便被鹿原的剑隔开,靖翎在这铿然的刀剑声中惊讶的发现,鹿原竟已窜到自己shen侧,长剑一震将那男人甩开,「低tou」鹿原喝dao,靖翎连忙矮xiashenzi,那寒光闪闪的长剑便已挥来,划破靖翎shen边那两个守卫的houguan。

        gan觉肩膀被鹿原搂住,靖翎抬yan,便看见鹿原专注地使着剑格退袭来的刀剑,然后一dian一dian的带着她往寺门退去,只要靖翎不在寺nei,这些帑岘的亡命之徒便不足为惧。

        这寺埕到寺门的距离也就几步,一到寺门边,鹿原便将靖翎推chu门外,寺门外整装待发的肃军也在这时涌jin寺nei,不多时,寺裡的乱党便被尽数击毙,只留xia那与帑岘少主同貌之人。

        站在寺门外,靖翎看着鹿原从地上的尸shenchouchu长剑,转腕一挥,甩去刃上残血,神se狠戾,但一抬tou发现了自己的视线,鹿原脸上瞬时有些许无措的慌乱,他匆匆将长剑收ru鞘nei,大步来到靖翎shen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