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51-55

51-55

51-55

        五十一、不是自戕

        寂月当空,焦急的ma蹄声敲在通往皇城的官dao上,格外响亮,守门的卫兵像是早知dao肃王的车驾会chu现似的,早早的开了门。

        一路,所有门禁都为鹿原开着,黑帐ma车就这麽无阻地直达通往皇城nei苑的那dao朱门,他an着伤kou掀开车帘时,等在车外的是靖寰shen边的nei侍,那人对着鹿原一揖,恭敬dao:「陛xia请王爷苍翠gong一叙」

        鹿原颔首,an着腹上的伤,他xia车随着nei侍走ru门nei,几个gong人抬着便轿等在那里,「请王爷上轿」nei侍说着让gong人放xia轿zi,鹿原坐了上去,gong人们一抬,便快步地朝着苍翠gong的方向走去。

        往苍翠gong的路,他走过无数次,但这回,是心裡最没底的一次,没用太久,便轿便在苍翠gong前停xia,nei侍见他唇se发白,赶紧过来扶着他xia轿。

        才jin了门,一纸砚台便被砸到了脚边,青年帝皇向来稳重,鲜少失态,但他现在怒红了脸,噼tou就骂:「鹿平野,厉害了,你连朕都骗?」

        鹿原跨过那已粉shen碎骨的砚台,走到书案前,在靖寰跟前跪了xia来,靖寰看他面se苍白,怒意上tou又狠不xia心来,颓坐回椅nei,咬牙切齿地问:「朕以为你那日前来,话裡的意思是要放弃死志,同羽儿说清原委,而后相守,难dao朕想错了?」

        「陛xia,臣的确是这麽想的」鹿原直视着靖寰,答的jian定,这让靖寰更茫然了,他起shen来到鹿原shen边,又问:「那你为何要刺腹自戕(注一)?」

        「不是自戕!」被问及这关键的一刺,鹿原的qing绪不禁波动,「臣无死志,只是想用这一剑赎往日伤殿xia的罪」

        「如果,我不愿你如此呢?」靖翎的声音在鹿原shen后响起,鹿原急急回首,心心念念的人站在门外廊上,顾不得还在皇帝面前,鹿原踉跄地起shen,快步走到了靖翎面前。

        注一        自尽、自杀、自裁

        五十二、用你来抵

        在仅剩一步的距离,鹿原骤然停在了原地,他不敢再更靠近,靖翎的脸se太冷静,反而让人畏惧,只能低声地念了她的小名。

        靖翎看着yan前人,心底有无奈又有怜惜,见他自伤时,她策ma离去确实是负气,气他的固执,也气他的欺瞒,但现在人在yan前,平时总是收拾的俐落乾淨的人,此时看来仓皇落魄,自己却又不捨得对他撒气了。

        靖翎迈开了脚步,主动的走到鹿原跟前,抬手便揭开鹿原shen上的衣袍,藏在裡衣xia,带着血se的裹伤布,看来格外刺yan。

        「疼吗?」靖翎的手指chu2上那chao湿的布帛时问了,鹿原窥看不chu她的心思,只能实诚的dian了tou,是疼的,靖翎gan觉到他的回应,抬yan看向鹿原那双掩不住心慌的黑眸,柔声说dao:「再疼,这伤也只是pi肉之痛,还不了我在你shen边受的」

        她的语气柔和,衬的每个字都利如尖刃,鹿原忍不住偏开了对视的yan,xia一瞬,靖翎便伸手过来,将他的脸扳回面向自己的方位,jian定地说:「鹿平野,我要的,不是你用liu血遭罪来还,我要的是你从今往后,日日夜夜时时刻刻,真心实意不欺不瞒地常伴我左右,用你的将来,赔给我来抵,明白了吗?」

        话尽,靖翎伸长了手揽住鹿原的脑袋,她无需等待鹿原回应,男人的脸枕在肩上,她能gan觉到鹿原带着溼气的呼xi逐渐沁湿她肩tou的衣衫,这片chao湿便是答案,侧脸贴上他的颊,靖翎的手轻抚着鹿原的颈,直到那副躯壳不再颤抖,实实的贴在自己怀裡。

        靖翎抬yan望向她的皇兄,靖寰还站在原地,yan角泛红地看着他两,她知dao,需要她赦免的,不只鹿原,于是对着靖寰开kou:「皇兄,靖翎的封号还请xia诏赐回,平野有伤在shen,该要安歇,且容我们先行告退」靖翎说着,抬手捧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