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56-60

56-60

56-60

        五十六、猜想为真

        听完鹿原描述那个腥风血雨的夏夜,他和靖寰是如何沿着血迹和尸首一路追到翎羽殿,目睹一个惧怕失势的帝皇化shen修罗,靖翎发现自己意外的平静,她好像早就知dao答案,而鹿原的证词也只是帮助她再次确认了她的猜想为真,若说她为何执意要鹿原说chukou,大概是因为只有两人一起把这个谎戳破,才能让她放xia心裡gen深的芥di。

        反握住鹿原的手,宽厚的掌,修长的指,靖翎细细的抚过,然后牵到自己唇边,柔柔的印上一吻,鹿原有些茫然,他以为,靖翎会在听完这一切后,陷jin恶劣的qing绪裡,但他的羽儿或许比他以为的还要jian韧上数百万倍,反倒是她的一个小小举动,就安抚了他心中的忐忑。

        从靖翎的掌心裡伸长了指,鹿原在她的纵容xia,摸上她的脸,「羽儿,我都告诉你了」他说,神se裡有几分解脱后的放鬆,靖翎颔首,nie了nie鹿原的掌心,被噩梦魇过的人自然理解那无法挣脱梦境的恐惧,那个深植在夏夜裡的梦魇,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鹿原回溯记忆之时,那被克制住的细微颤抖,她没有放过。

        行动先于思考,她抓住鹿原的手,让自己脱开男人手指的chu2碰,倾shen靠近,直至鼻尖相贴的距离,然后吻上了鹿原的唇,她需要安wei,也想安wei他。

        鹿原本能地回应了靖翎的吻,像是溺shui之人在shui中获人渡气,不敢错过。

        这一吻,他们都格外的沉湎,或许是想确认彼此的存在,又或许是都想摆脱开那残忍的事实,酷刑之xia人会失控,心理的凌迟亦然,明知鹿原有伤,却还是想要彼此贴近,这样突兀的qingchao,像是此时最正当的失控。

        五十七、用她的嘴

        此时相吻,全凭本能,吻到最后,彷彿在吞吃彼此,直到呼xi也都被囫囵xia肚,才找回些许理智似的分了开来。

        前额相抵着,短促的呼xi交杂着,他们的视线默契十足的交会在鹿原鼓胀的ku档,靖翎没有多想,只说了声「你别动」后便俯shen去解鹿原的ku带。

        kutou敞开了,被yu望唤醒的阳wu翘着,鹿原xia意识地认为靖翎会同此前一般用上手,却没想到,靖翎抬眸瞥了他一yan后,便低tou张kouhan住了阳wu的前端,鹿原一时睁圆了yan,直觉的伸手nie着靖翎的脸,将她向后推开些许。

        沉着声,鹿原蹙眉问dao:「在哪学的?」,即便前三年他qiang迫靖翎与自己交媾,却从没有用过她的嘴,鹿原在酒宴上见过陪酒的jizi给人nong过,被服侍的人兴tou上来之时直ding的那jizi脸lou苦se,呕声伴着kou涎liu淌,那模样并不ti面,因此这行为在他脑zi裡被归类为倘若他qiang要靖翎去zuo,靖翎或许会真的羞愤而死的勾当,所以从没让靖翎这麽zuo过,现在靖翎这麽一han,鹿原心裡翻江倒海的乱成一团。

        靖翎拍开他的手,用蛮不在意的语气说:「之前逛集市的时候,在书摊上的chun画集裡看见的,你老实dian别乱动」,说完又张kou去han,鹿原看着靖翎嘴上说得轻鬆却红透了脸,意外她竟愿意,也欣喜于她的意愿,那本还yu阻拦的手停在她颊边,最后只是柔柔的搭上她的后颈,在靖翎笨拙地吞吐那对她来说不算容易rukou的阳wu之时,带着鼓励摩娑她羞的retang的pi肤。

        其实,这麽zuo,大抵是chu于冲动,那书摊上的chun画集靖翎当时只是匆匆一瞥,没能细看便被摊主给仓皇的收回去了,想来是不意之间溷到摊上了,以至于,馀xia细节,如何施为,靖翎是自己慢慢琢磨着想明白的,那会儿还想不明白为何要这麽zuo,现在想来应是有了需求才相应而生,鹿原腹上有伤,照往常他们huan好的方式,难保不会让伤kou又再chu血,那书页上的画面瞬时在脑海中涌现,确实是个法zi,于是心tou一re便张kouhanxia去了,现在也骑虎难xia,只能将错就错。

        也幸好鹿原的阳wu生得算是秀俊,rukou之时心理上没太多牴chu2,就是cu了dian,没吞吐多久,靖翎便觉得脸颊发痠,动作便慢了xia来,此时touding传来鹿原的一声轻叹,她抬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