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将尽(古言简体版) > 66-70

66-70

66-70

        六十六、跨过这坎

        有脚步声靠近,鹿原一抬首,便看见披着披风,拿着灯盏,带着浅浅笑意的靖翎站在帐门边。

        刚放xia笔,靖翎便已经来到桌案前,纤纤玉指捻起其中一张纸,一看发现是舆图后笑问dao:「还以为驸ma忘qing军务才忘了晚膳,没想到是在摹舆图,不是说了然于心吗?」

        鹿原起shen从靖翎手中chou走了那张纸,随手搁回桌案上,两三步走到靖翎shen边,将人环jin怀裡,语带歉意dao:「没有欺瞒殿xia的意思,只是以往是行军,走的dao不同,所以得研究研究」

        看他说的认真,知dao他又往心裡去了,靖翎往他怀裡依了依,抬yan看他,放ruan了声音:「没事,你研究清楚了就好,现在该用晚膳了」

        见靖翎神se裡没有丝毫怪罪,鹿原心裡有种莫名的踏实,他接过靖翎手裡的灯盏,两人挽着手,chu了军帐,越过校场,回到靖翎的院落。

        或许是心境不同了,这座承载过他所有恶行的小院落,在寒意渐长的夜裡,竟看起来格外的安详,窗纸透chu的晕黄火光,漾着nuan意,鹿原拉住靖翎,神se迷濛的看着半开的门问:「殿xia,以后我也住这裡,可好?」

        靖翎颔首dao:「也好,我这裡re闹」,说着她看向自己这个在深秋裡依旧不显萧瑟的小院落,屋外悉心栽植的草木花卉,屋裡jing1心挑选的桌椅摆饰,无一不是鹿原的安排,过去靖翎只当zuo那是鹿原的戏nong,把她的囚笼妆dian的鲜妍mei丽好来讽刺她的无能为力,现在想来,那是鹿原层层谎言xia藏不住的真心所为。

        这裡是他为心悦之人筑的巢,那麽理当一起住,靖翎知dao鹿原会问,是因为心裡过不去的坎还一直在,但于她而言,这坎早该跨过了,她还要带着鹿原一起跨。

        「快jin屋吧,饭菜要凉了」没再多给鹿原和自己丝毫迟疑的时间,靖翎率先去推那半掩的门,把鹿原拉jin屋裡。

        六十七、需要温存

        这顿饭鹿原吃的不是太专心,在gong中养伤时有gong人侍膳,每顿饭都在众目睽睽xia用,今晚吃得迟,屋裡就只有他们二人,他久违的能好好地看靖翎用餐的样zi,看那红唇轻启,从筷尖上用牙轻巧地咬走鱼肉,优雅又引人遐想,不禁有些忘乎所以,手裡的筷zi也不动了,就端着碗痴痴地看着靖翎。

        没吃几kou,靖翎就发现对坐面前的男人傻傻地看着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站起shen,小心地拢着袖zi,执筷给鹿原夹了菜,放jin鹿原碗裡,嘱咐dao:「先吃饭,吃完了你想怎样都随你」

        那天一时忘qing在鹿原带伤的状态xia翻云复雨后,把江lun气得不带称谓地唸叨了她俩将近一刻钟才停xia来,于是接xia来几天靖翎小心翼翼地不敢招惹鹿原,可谓一朝忘qing十日禁慾,她能gan受到自己保持距离的举措让鹿原有些难受,她知dao鹿原需要大量的温存来确认这一切不是他的妄想,所以今晚她主动去寻鹿原,带他回来用膳,也是带着允准的心思。

        抬眉看了鹿原一yan,男人已经动起筷zi来了,吃得急了,还咳了一声,脸上瞬时泛起一丝薄红,靖翎见他这心急的样zi不禁也红了脸,默默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地吃起自己碗裡的菜。

        于是屋外的女侍很快就被叫jin屋裡收拾,桌zi一空,鹿原便跟在女侍脚跟后tou关上了门。

        靖翎还坐在桌边,看着鹿原回shen朝自己走来,在自己shen侧站定,倾xiashen来,脸上有掩不住的期待,他问:「都随我?」,靖翎觉得心tiao格外的快,就算是心中有了准备,好像还是不能不为这样的亲暱悸动,她无声的颔首,侧tou对上鹿原那双映着闪烁灯火的黑眸,觉得自己像被捲ru了令人沉溺的漩涡。

        六十八、gan受彼此

        「都随你」靖翎小声地答了,尾字才刚脱kou,鹿原的唇已经贴了过来,han住她还没来得及闭起的唇ban,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