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景元]一觉醒来提前退休了 > 相离

相离

1

        相离时常觉得,走过了这数不清的岁月,自己好像什么都没留xia。

        要是让那些一把花白胡zi的宗主长老们知dao他这么想,估计就该哭丧着老脸嚎尊者把咱宗门当啥了云云。

        但闲余时回顾过往,忆起最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那比他年轻些的熟悉面孔却总让他觉着陌生。

        他说这世间修行者无数,要zuo便要zuo最qiang的那个。

        如今他想,成了这无垠仙域唯一的神,也算是最qiang了。

        他说要行万里路,将所有奇宝、mei景都尽收yan中。

        如今他笑,不止yan中,还在手里。

        他说待行至gaochu1,不要忘了至亲友人,同苦亦要同富贵。

        如今他叹,可惜仙凡有别,这所谓的富贵他们怕是受不住。

        少年郎隔着漫长岁月看了过来,说你是我吗。

        仙人淡笑,没有回答。

        ……

        2

        漫漫修行路达到极致后,相离开始无聊了,这时他还未完全尝到永生的滋味到底为何,总想着给自己找dian事zuo。

        首先尝试的是炼丹。

        相离是shui木双灵gen,并不是十分适合炼丹一dao的资质,好在他有无数的时间用来琢磨,这期间,被逮到试药的长老、弟zi们就理所当然的惨遭毒手。

        弟zi们修为不够,忧心会因此一命呜呼,所以较gao品级的丹药主要用来霍霍长老们。

        一开始还面上激动的喊这是尊者看中,过了几次总算品chu味了,一个个躲的飞快。

        当然,再快也是躲不掉的。

        也许是天赋着实一般,相离磨了很久,同辈的人走了,继续霍霍xia一批,曾经的弟zi们熬成了长老、宗主,宗门又有了许许多多的新弟zi,一代代xia去,练了不知dao多少年的丹也到了tou。

        品相极佳的丹药也不用找人试了,相离手一挥,又碾成粉末洒ru老友们的墓里。

        ……

        3

        二十chutou的相离刚踏ru修行大dao没几年,彼时还是个有dian运dao但不多的小散修,正是人嫌狗憎、啊不对……年少轻狂的时候。

        自小被溺ai着长大,也就是家庭成员简单,父母又都是乡邻乐善好施的富商,要不然他gao低得是个有名纨绔。

        所幸虽然随心所yu,也没什么坏心,后来踏上仙途xing格也没怎么变。

        结果因肆无忌惮招惹了人,那人上tou的长辈顺藤摸瓜找到了他在凡间的家,导致父母惨死。

        葬礼那天相离没chu现,许是无颜面对,只遥遥浮在天上,坐在飞剑上抱着一壶喝不醉他的凡酒。

        看葬礼上来来往往的人,有被他家救济过的贫民百姓,有不知dao到哪来图家产的远方亲戚,还有或真心或假意的地方官。

        相离喝着酒,tou一回收起面上的张扬,看着这万般面孔,心里想着两个词:

        仙人、凡人。

        酒喝完了,葬礼上也没了人,他把酒壶扔回纳戒。

        该去杀人了。

        ……

        4

        大多数时候,相离在宗门是个威慑型吉祥wu的存在,不是说他没有那个能力,只是单纯的提不起兴趣。

        刚开始的那几年麻烦事很多:有长老仗着长他一辈想要狐假虎威的;有曾经的师兄弟借着崇拜之名意图将他当散财童zi的;有gen本不认识但对神之名擅自期待又擅自失望,到chu1挑起各种谣言的……

        如此种种事件数不胜数,相离也从不惯着,他并没有那个有了地位能力就要护佑什么苍生、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穿之遍收美母 (惊封同人/六all)白国王 YL庄园记录 【原神总攻】观者入局 承欢之势 【综/总攻】催眠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