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西幻】《魔女的审判》(NPH/雄竞/七宗罪) > Utopia_All for you(雄竞回//三人也挺好)

Utopia_All for you(雄竞回//三人也挺好)

Utopia_All  for  you(雄竞回//三人也ting好)

        大雨滂沱,狂风摩ca树叶间隙,耀yan的白光划破云层。

        警察来之后,他们在会客厅的讨论,亦没有得chu任何结果。

        有人再度指chushiwu的问题,可医师在他喝过的酒以及shiwu里没有检测chu特别的wu质,推测死因仍是心脏衰竭。当然不排除有人与老医师合谋的可能xing。

        有人询问女大公在何chu1?无人应答。

        在座的宾客们都有求女大公,而女大公不知所踪。

        宾客们都被纷发不同的金se徽章,包括新到来的坎德尼斯警官,图案是意义不明的柳条编织wu。

        种种谜团加上波尔德男爵的死,让这场jing1心准备的晚宴像最后的晚餐,谁是犹大?mo女想。

        整件事可疑、匪夷所思。

        对此,侍女表示她们遵循女大公吩咐行事,毫不知qing。

        “夜已深,请各位早日休息,明天再zuo决定。”黑发侍女环视众人。那双漆黑阴郁的yan睛,透lou着不可捉摸,隐藏着无尽黑夜。

        待伊丽yan神扫到金发少女时,yan波闪闪,多了份不易察觉的悲伤。

        莉涅特与卢斯特在馆nei多余客房住xia,先迎接新的清晨。

        暴雨渐弱,午夜时分,古老别馆房间nei,落地钟滴答作响。

        莉涅特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看到shen旁熟睡的鱼。清澈如shui的月透过窗棂,将银亮的光撒在他白皙光洁的脸。

        真是好mei丽的鱼啊,平时没那么容易发qing就好了。

        莉涅特gan叹。

        “话说回来,后天是血月。”

        “我们该提前补mo了。”

        犹记得,卢斯特睡前,缠上莉涅特胳膊,跟她说dao。

        莉涅特回想起与卢斯特的初遇,就像是xing别与境遇转换的《海的女儿》。当然她gan觉卢斯特更像专门碰瓷的。

        那天。

        咸腥湿冷的海风chui拂,天海交界chu1呈阴冷的灰,绵密的松沙上躺着条的人鱼。莉涅特本不想多guan闲事,转shen就走,奈何她被缠上了。

        ……昏迷就昏迷,倒在她怀里装晕作甚。

        前世的因,今生的果,他们纠缠不清。

        莉涅特瞧向他安静的睡颜,掀开被zi,踏着拖鞋,拿起烛灯,扭动门把手,轻柔地将门和上。

        当门feng隙逐渐变小,直至成一条黑线直线时。

        那双淡蓝se、玻璃似的yan珠睁了开来,如夜晚liu动的汪洋。

        书房。

        “抱歉,那么晚,叫你过来,”坎德尼斯示意莉涅特坐在他shen边,“老实说,除你这位熟人外,我不太敢相信其他人。”

        这话说得相当奇怪。是因为和她熟悉所以相信她,还是其他人不能相信,所以被迫选择相信她这个熟人?

        “你相信我是无辜的吗?”莉涅特问。

        “理xing分析,我不应该相信任何人。但我想相信你。”坎德尼斯答。

        “为什么?”她疑惑。

        他没吭声。

        bi炉bobo燃烧,柴火nong1烈,哔啵作响,火光照亮bi炉上方的鹿tou挂饰。

        坎德尼斯转移话题:“虽然不知dao你为什么被邀请,但你的徽章很特别,是天平。”

        “是的,大多都是动wu,除了少bu分人,”莉涅特细细回想,“山羊、蝙蝠、独角兽以及乌鸦……”

        屋外细雨漾漾,淅淅沥沥落在窗沿,窗外的树被雨打得摇摇晃晃。

        “你觉得这些图纹代表什么han义?”

        “如果从教经的角度来看,独角兽代表着愤怒,蝙蝠代表着傲慢……”

        “这意味着七宗罪。”

        “暴shi,戒之在馐,饥饿罚之。”

        莉涅特念chu心中所想,这句话真ting符合波尔德男爵的死状――死在吃饭时。

        屋neibi炉燃烧,发chu呲咔声,渐chu火星。

        nuan黄的灯光照亮坎德尼斯侧脸的轮廓,时明时暗,清携秀雅。

        坎德尼斯继续说dao:“所以……波尔德男爵到底怎么死的,究竟是意外还是他杀有待商榷,不能草草结案。府邸医师的鉴定意见对本案来说可信度太低,我觉得gen本上是一面之词。”

        “孤证不立,在其他人到来前,无法排除波尔德男爵有他杀的嫌疑,”莉涅特理裙摆,“静观其变不是什么好方法,宅邸里的佣人是什么说辞呢?”

        “要么缄默不言,要么自称an吩咐zuo事。”

        坎德尼斯yan镜蒙了层白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漂亮美人爱吃肉【高H合集】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