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overlord)黑鸦枪管如何适配死之统治者 > 25-31

25-31

刀刃卡在僵尸的脖上,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我连、这个都……不到…”

        尼亚一边泪一边锯着同伴的脖,僵尸搐着咬向尼亚的手,被杰斯特掰住了脑袋。

        “你想报仇吗?”

        白银盔甲站在灯光看着尼亚。

        “……想、”

        尼亚想到了被贵族抢走的,又看着同伴的惨死之状,竟然凄厉的笑了起来。

        “我想……我想…可是我、什么也不到……”

        “我可以给予你复仇的渠,方法,力量……你想要的我都有。个交易怎么样。”

        扭曲的表停滞在脸上,尼亚瞪大发睛看向那只覆盖了白银甲的手。

        “代价是,从开始交易的那一刻起,你要献上你的一切,直到永远。”

        果然。

        尼亚勾起嘴角,泪混杂在脸上,笑的颇为怪异。

        是贵族吧。

        只有那些贵族才会,如此轻浮的,将支一个人的一切这种恶心的事随意来……但,倘若自己拒绝,又能如何呢。

        再次失去一切吗?

        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尼亚笑着,伸了手,用力握上了那只手甲。

        湛蓝的粒包裹着两人的手,随后被气压从中爆开,彻底轰散在两人周围。

        “成交。”

        30

        晶荧幕还有一段使用时间,那一小块儿镜面中无数颅密密麻麻的涌动着——全是不死者。

        荧幕正中是毫无动静的金发少年,那就是恩弗雷亚。

        “…大致计划就是这样了,没问题吧。”

        屋中的人们兵分两路,拥有一定声望的莉吉已经门去动员冒险者们,需要将不死者拦在墓园之外,再由安兹一网打尽。

        银白盔甲扶着尼亚的肩膀,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嗝:“啊。”他刚刚被那一波仇恨之撑到了。

        在场都是自己人,杰斯特也就不遮掩了,开:“要活的?”

        安兹:“他能调动大范围的不死者。”有想要。

        杰斯特:懂。

        “那事不宜迟——我把虚空天使搞来,咱们坐着过去——”

        “这次是个造势的好机会。”安兹扶住好友的肩膀,鬼使神差(?)的语重心长,“所以你低调一。”

        “!”杰斯特觉自己被霸凌了,“我不——你这眉大的竟然也想来独享经验这种事!”

        安兹动作不变。

        “好吧……”也就低级本你能这么浪。

        杰斯特伸手,一株生长着巨大而舒展枝叶的蓝花朵将地板,安兹明显觉到轻快了不少。

        这是叫[储能池]的技能召唤,形似花朵,可以切换三种规格,蓝的那种能将范围的友军上洒满急速尘埃,增加移动速度与攻击速度。

        “加个速。”杰斯特弯腰,无慈悲的将花朵地面,扔回虚空,“我有条件的哦,我要和尼亚观战,走咯?”

        ————————

        “来堵门啊!!”

        目睹着同伴被形状的不死者拖殆尽,卫兵将黏上腐肉的盔一手拨开,用死死抵住吱呀作响的大门,不死者的手指从门隙中探,被卫兵的枪狠狠截断。

        “老天……”

        城墙上的同伴的没法台阶——墙外的不死者无穷无尽,淹没了地平线。

        “怎么会有这么多……等等——所有人快去!!”

        尸堆中有什么东西抬起了躯,有六七米,由无数的断指血浆聚集在一起,他的手扒上了城墙,掺杂着多个骷髅的脑袋摇摇坠,所有的珠聚集在卫兵的脸上。

        那一刻,耶·兰提尔的人们重新回想起了被不死者所支践踏的恐惧——

        一影破空而去,狠狠砸向了尸群之中,巨刃如同割草一般将僵尸拦腰斩断。

        “那是、什么……”

        漆黑的战士拎着巨刃,犹如挥舞着木棍,一击便将巨人的颅整个劈散,血浆迸溅在石墙上,散发着的腐臭味。

        “啊——”白银的战士紧随其后,双手撑着石墙发咏叹,“不愧是莫莫先生——只是一击就击溃了僵尸中的英,我要上他了、我已经上他了!”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穿之遍收美母 【综/总攻】催眠修改器 (惊封同人/六all)白国王 YL庄园记录 【原神总攻】观者入局 承欢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