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overlord)黑鸦枪管如何适配死之统治者 > 25-31

25-31

尸群碾成肉泥。

        “咿!”

        被娜贝托举在的巨大仓鼠蹬着脚缩成一团,骤然乱动让娜贝重心不稳,冷不丁的倾斜又吓的仓鼠叫了声。

        “不要乱动。”

        “好……呜。”仓助缩在娜贝瑟瑟发抖,豆豆着地面上的安兹,悄声叹息,“好厉害哦。”

        娜贝的脸稍微好看了些。

        之前娜贝询问需不需要通知纳萨力克的军队,被安兹拒绝了,此刻她又想问,但害怕安兹的批评,于是着依旧有些困惑的表,不明白两位至尊为何要采用如此没有效率的方式。

        安兹在前面杀,杰斯特在后面唠嗑。

        “又找回开荒时的快乐了。”

        安兹现在的事就是杰斯特平日游戏里的日常。

        对此,安兹表示:“把DMMORPG当游戏的人里,你算的上榜首。”

        “哇?我不要和你这个每次更新都掏钱赶度的氪佬说话了。”

        “我才没有,那是战略调整!”

        娜贝漂浮在空中,看着方边杀边斗嘴的两人,习以为常。

        两位至尊又在说听不懂的话了。

        吵吵嚷嚷的声音一路持续到了灵庙的门

        着长袍的可疑影早已恭候在此地——每个人上的长袍都很字面意思上的破烂,混不均匀,糙的能看到上面的孔,让人不由得想要对准灯光看看这衣服是不是能肉。

        “你们里面……不穿东西吗?”

        银白盔甲里发不可思议的赞叹声:“我愿称你为肉,你们不怕那二两肉磨血泡吗?”

        诡异的气氛全无,安兹……安兹无话可说,连放狠话的力气都没了呢。

        “你在说什么鬼东西。”

        为首的男人兜帽面的脸,苍白腐朽的如同远的僵尸,周围的人们四散开来,低声着他的名字。

        “卡吉特大人,他们来了。”

        “……不用你说。”名为卡吉特的佝偻男紧了手里的黑,一步一步走台阶:“能够突破那群不死者,你们又是何人。”

        安兹从善如介绍份:“接受委托的冒险者,找到失踪的少年,你知是谁吧。”

        “四个人。”卡吉特看向了安兹后的两女一男,着重回应了杰斯特,“希望你的动作像你的嘴一样利落。你们的动静可不小,吵的我没法祷告。”

        男扯开了枯萎如燥橘的嘴,残缺的牙:“只有你们?其他人呢。”

        “只有我们哦。”安兹好心解释,“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的那位使用锥形武的同伴呢?”

        “诶呀呀。”

        一位清凉影从巨石之后探脑袋,凭借着矫健的手三两向地面,金黄的短发划光,不仅如此,其上的甲胄传来零钱放在袋里碰撞才会发的声响。

        “蛮认真的哦。”女眯起赤睛,“我叫克莱门汀,这几位的尊姓大名是?”

        “我们来这又不是过来相亲的……”安兹忍不住吐槽。

        “相亲?不瞒你说,我觉那个老东西后面有几个还耐看。”这是刚刚回神的杰斯特。

        娜贝还在状况外,托举这巨大的仓鼠,慢慢将其放在门的枯树枝杈上,学着亚乌菈的语气:“在这里,乖乖的。”

        仓鼠哭喊:“不要把在扔在这种地方——主公、咿——”

        尼亚缩在杰斯特的披风里悄悄探

        好不闹。

        克莱门汀的脸逐渐扭曲,少女一样狠狠地跺脚:“你们,好没礼貌!好生气、好生气!”

        “咳…我叫莫莫,这样可以了吧。”

        金发女将手指在门的石上,轻而易举留了五条指痕,脸上是狂怒的笑容:“我留的地方可是地呢,真是不乖。”

        “你披风面的东西,告诉了我你在这里。”

        “哈——”赤红的颜珠蔓延向了白,“变态——比狗鼻还要灵呢,难不成是我留香吗?”

        女掀开了披肩,前和三角区的位置是密密麻麻的金属牌。

        安兹兴致缺缺的挪开脑袋:“娜贝,你去对付卡吉特,普莱姆你和尼亚待在一起,这个女人由我负责。”(克莱门汀:你看一我啊!)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穿之遍收美母 【综/总攻】催眠修改器 (惊封同人/六all)白国王 YL庄园记录 【原神总攻】观者入局 承欢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