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海祁煜 > 离开

离开

贝壳种类很多,颜se形状各异,我清dian着昨天捡来的贝壳,把它们分别放在对应的箱zi里。

        还差一些,大概还要再去捡几天。

        我没想到的是,去的那几天里,那天男人鱼一直坐在沙滩上等我,每天都和我一起捡贝壳,甚至还会把一些很漂亮,我没见过的贝壳送给我。

        这算是在报答我吗?

        我不知dao。

        今天过后我不会再来这里了,想想还觉得有些不舍,我在这片沙滩上捡了很久很久的贝壳,juti是多少天我也不记得了。

        每天捡完贝壳拿去清洗,经过一晚上,再摆jin不同的箱zi里,日日都如此。

        唯一不同的就是在前些天捡到一条奄奄一息的人鱼,然后就多了条人鱼每天和我一起捡贝壳。

        其实我在放它走的那天,我的贝壳就捡完了,就是想再看看能不能碰到它。

        运气真好。

        “我等xia就要离开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人鱼无聊地在烧树叶玩,他很喜huan看树叶被他的火一diandian吞噬。

        “涡诺叠玛。”

        这是你的名字吗,涡诺叠玛。

        “我给你起个人类的名字好不好?”我握住它玩火的手,它一xia就把火收起来了,“火……日以煜乎昼,月以煜乎夜。要不就煜吧。”

        它低着tou,不知dao在想些什么。

        我不甘心,一遍又一遍地给它重复这个字,带着它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写xia这个字。

        终于,“……语……与”人鱼艰难地吐chu字来。

        “语……煜……”

        “对,就是煜!”

        我很开心,又让它多重复了几遍。

        它突然握住我的手,我还没反应过来,我们两人的手已经被划破了,血交rong在一起,蓝se的光波在周围晕开。

        我旧伤加新伤,十分疼,想要chou离开,握住我的那只手死死抓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它又把我的手an在它的锁骨上,我碰到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接着锁骨那liu了很多血。

        一看才知,手上是一块鳞片。

        “你gan1什么!”我用手捂住它的伤kou,慌忙间又撕xiashen上gan1净的布料往上an,恍然间又想起要看看周围。

        好在它挑的地方总是没什么人,我听到自己颤抖着说:“你在这等我一xia,我回去拿药,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跑回家去,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机会回tou了。

        娘说,总有人要死的。

        她指着我shen后那一座座gao山,我回tou望去,她又说,她来这里的时候,死的人堆起来该有这么gao了。

        “你们是希望,我们固守着这一隅之地,为的就是将来。jiao缘,娘希望你能和你的名字一样 ,像乔木一样gao大cu壮,生到姜国是你的缘分,是你的福气,你不能怨。”

        我们几百个小孩被推jin地xiadong里,娘她们把这里堵住,我想chu去,想哭,又想起娘说的,“好好活xia去。”

        我们这些女孩拥抱在一起,痛哭liu涕。但很快,我们又振作起来了。

        这里空间不是很大,只是刚好能容xia我们,里面有些shiwu,还有零碎的木板,木桶,酒酿等等。

        不知在这度过多久,我们chu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穿之遍收美母 (惊封同人/六all)白国王 YL庄园记录 【原神总攻】观者入局 承欢之势 【综/总攻】催眠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