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混沌 > 7魔罗rou殿(完)

7魔罗rou殿(完)

        女裂发颤,盛满jing1shui,腰杆发紧,gong胞发tang,审神者已经习惯了在chaochui中shenti仿佛tan痪的gan觉,在一开始,当肉ti沉溺于xing快gan中她会绷紧双手双脚,gan觉不到自己的手指,后来,她连手脚都gan觉不到了。往往是在被轮奸数小时后,她就只能gan觉到自己的xingqi,里面装满了肉棒和jing1ye。

        她在这样的gaochao中抬起疲倦的yanpi,看见庄严雄伟的大殿,付丧神们坐在各自的案前,看见她醒来,很多人都友善地笑了。“主人睁开yan睛了!”

        “你醒了,来吃第一kou御节料理吧。”

        屋外xia着小雪,不知dao从哪里传来小孩zi呜呜的哭声,三日月将审神者从他肉gen上举起来,绀青长袖抚过阳gen,两人都变回穿dai整齐的模样。审神者本能地在会阴用了力气,拢住阴唇阻止阴dao里jing1yeliuchu,案上摆放着给她的五重红黑漆盒。三日月拾起一双红筷zi递给审神者。

        审神者早已经被奸得没脾气了,知dao节外生枝只会让自己肚zi里多被灌jin几泡nong1jing1,接过筷zi就拿起第一层漆盒。放在第一层的料理通常寓意吉祥,里面也是意料之中的鲭鱼卵,黑豆,红白鱼糕,小鱼gan1和伊达卷玉zi。金黄绵密的鱼zi象征多zi多福,黑豆表明辛勤工作,圆gungun的玉zi代表团圆。都是寻常的小菜,寻常的吉兆,审神者却被其淫乱的寓意吓得全shen发冷,三日月轻轻抚摸她的肩膀,看着她把每样小菜各吃了一kou。

        见主人jinshi,付丧神们终于能乐滋滋地品尝他们那一份漆盒料理了。大殿里一xiazi充满了huan声笑语和碗筷碰撞的声响。审神者吃了几kou粟金团,面无表qing拿开第二层漆盒,夹了一kou伊势海老刺shen,晶莹透亮的虾肉鲜甜弹牙,大概是因为不久前才在末世里遭过饿,她心qing再不好,也没有妨碍虾肉的mei味。

        小孩的哭声一直在人群中断断续续的在响,审神者夹了一kou鰤鱼肉saijin嘴里咀嚼,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视人群。三日月注意到她的yan神,月牙在他眸zi里轻笑,他拍了拍手掌。大厅所有人都立即安静xia来,他们的目光不是看向三日月,而是看向审神者,都闪烁着饥渴的青光。

        审神者忽视他们的目光和shen上的鸡pi疙瘩,听见三日月说:“差dian忘了,今剑,你去把鹤wan国永叫过来。”

        审神者有dian发愣。

        今剑从wu吉贞宗shen后探chutou,yan眶红红的,厚藤四郎看到他这个样zi,气笑了。“分明是你占了大将便宜,还好意思哭!”

        鲶尾藤四郎也少见地louchu谴责的神sedao:“因为你捣乱,我们才会没cao2到主人,还把主人带到天上,jing1yenong得到chu1都是,你是坏孩zi。”

        “一期哥和白山吉光帮你ca的走廊,你还没有dao歉呢。”信nong1藤四郎也抱怨dao。

        “我错了,对不起……可是你们也不能罚我一个礼拜不能碰主人,不公平呜呜呜!”今剑哇哇大哭,抱住无奈苦笑的wu吉贞宗,试图蹭到好运。

        审神者无意中和一期一振对上视线,他已经恢复人形,好像很羞愧地低xiatou对她默默行礼,耳尖通红。白山吉光坐在一期一振旁边,若有所思地看向她。审神者立即移开了视线。看来在她昏过去的时候,今剑把她抱到空中奸nong了,她不想知dao这件事,开始努力忘掉这段记忆。

        今剑哭得快,止哭也很快,用手背抹一把脸,就踩着木屐哒哒的跑chu门外。

        回来时他shen边跟着一个雍容雅步的俊秀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嘴角挂笑,金yan,白袍上挂着金锁链,他走得不快不慢,他来到三日月面前,有慷慨赴死的落难王侯的气度。

        每个付丧神停筷打量他们二人,审神者和他对视,在这片刻之间,她听不见周遭所有声音,然后她嘿嘿地冷笑了。

        “我还以为你会永远留在那个末世时空里面。”

        “哦呀哦呀,你要是想抛弃我,还是直接挖坑把我埋了好。”鹤wan国永抚过shen上的金链。“不然呢,我当然是变成鬼都会追到你背后来吓你。”

        “你早就是鬼了。”

        “淫鬼吗?当然,当然了!”鹤wan笑容可掬,大言不惭地承认了这件事。

        “好了,既然你们已经见过了面,剩xia的话就等百年过后再说吧。”三日月宗近拍了拍手掌。“将鹤wan国永押ru地牢。”

        坐在旁边的鬼wan国纲立即站起来an住鹤wan的左肩,另一边靠近鹤wan的压切长谷bu原本要起shen,但是先前还懒洋洋的髭切起来得更快,他笑眯眯的和鬼wan一起将鹤wan推chu门外。审神者看他们的影zi在纸拉门上逐渐模糊,直到消失不见,gan到十分迷茫。

        “百年后?”

        “哈哈哈……他坏了规矩,要在地牢里反省一百年。”三日月喝了一kou茶,“你很心疼他吗?”

        “没有啊。”

        审神者冷冷地拿着筷zi,再给自己夹一块虾肉,虾肉仍然很mei味。

        *

        御节料理最后一层漆盒是空的,寓意是“神明赐予的福气”,在付丧神聚集的地方,这样的福气自然是被直接赐予了审神者。三日月在审神者shen后抱着她,解开她的和服,付丧神们分刀派排队来到她tui间掏chu肉刀,显然在吃饭时他们就想着这一码事,不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穿之遍收美母 (惊封同人/六all)白国王 YL庄园记录 【原神总攻】观者入局 承欢之势 【综/总攻】催眠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