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海贼王】鳄薇短打合集 > 昏沉夜晚

昏沉夜晚

昏沉夜晚

        本文设定你薇92年生,你沙有两只手,第一章是alrx写的,后面是我写的。

        1

        白se的纸平铺开,在里面装上碎碎的烟屑,再卷起来,用胶带绑好,dian燃,就是一gen廉价的烟。

        这种烟并不好chou,塑料味混着便宜的尼古丁,像小孩zi过家家似的被xijin肺里。薇薇只能chou得了这种烟,在放学后的小巷zi里,味dao太过辛辣,xi完后嗓zi和she2gen都会针扎一样绵绵密密地泛起疼痛,她却在这种痛里gan到一种解脱似的的shuang快。一gen又一gen,直到电话响起,零落的纸,胶带,渐渐被消耗gan1净。

        现在是夏天,四季对于薇薇来说都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她是好孩zi,又chushen豪门,不会被冻着也不会被re着,在冬天想要过夏天自然也可以一趟飞机直接到东南亚。几万块钱一件的小棉袄和超短裙对她来说是日抛型,这样的薇薇,渴望的却是几块钱就可以买到的劣质酒jing1和香烟。

        青chun期很奇妙,让青少年对坏孩zi才会gan兴趣的东西无师自通,gao一的校园在短短一晚上全都无故返祖,爆发chu原始的恶臭。薇薇也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知dao的这些,好像是某天睡了一觉,醒来世界就截然不同,薇薇也变成了与原来不一样的两个人。原来的她anbu就班,两dian一线,在学校和家规矩地zuo作业,吃饭,睡觉,现在的薇薇会卷烟,开酒瓶,还会在放学路上的游戏厅里打拳皇。

        她在网上了解到了纹shen,瞒着家里人自己拿着发的几千块零花钱,飞到隔bi省让网友给自己纹了一只鸽zi,在腰窝,很seqing的位置。

        那名网友的网名叫zuo鳄鱼,tou像是ai洗澡的小鳄鱼,很可ai,见了面却是一个脸上有疤的大叔。薇薇有些犹疑,拿着手机反复确认,问了很多聊天记录和个人信息之后还是不放心,隐隐有退缩之意,他两手一摊――真的就要这么放薇薇走,这是激将法,但薇薇上当了,她反倒跟了上去。

        在莫大的痛楚之xia,她得到了一个跟着自己一辈zi的鸽zi形状的污渍,还为此沾沾自喜。结束之后她坐在纹shen椅zi上自己卷烟,笨拙的手法引的男人发笑,他抢过薇薇手里的烟丝和纸,三xia五除二,卷的又快又好。

        他给她dian上,saijin她嘴里,薇薇深深地xi了一kou,张嘴吐了一个ai心形状的烟圈,ai心慢慢扩大,正好穿过男人的shenti,他的shen材jing1壮,此时正坐在给她纹shen的椅zi上看着她。

        他也给自己卷了一个,开kou问她,声音格外cu粝:“我看你在网上发的家庭背景也很好,为什么偏偏要纹shen?”

        薇薇愣了一xia,她急急地xi完最后一kou,然后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她说:“我要向我家里证明我是个成年人。”

        听完之后男人嘎嘎笑了起来,他的声音本来就cu,这么一大声笑就像个鸭zi。薇薇皱起眉tou,很明显难以忍受这种级别的噪音。

        他chou一kou烟,吐痰一样把烟吐到地上:“那你家里人没有教你不要随便和网友见面?”

        薇薇疑惑地问:“为什么?”

        男人故意吓薇薇:“你又不知dao我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想的话现在就可以把你an在桌zi上gan1,然后杀了你,把你分尸,冲jinxiashuidao。你爸妈都不会想到你去了哪,因为你没有告诉他们。你的肉会jin老鼠肚zi,要么就静静地在xiashuidao里腐烂成淤泥……”

        薇薇这才后怕地想起来,她警惕地向椅zi上往后坐了坐,男人安抚她:“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教你以后不要这么轻信。”

        他也把烟掐灭,站起shen,要把门帘拉上去透气,路过薇薇的时候还耍liu氓似的挑了一xia她的xia巴,他手指cu糙的chu2gan让人想到砂纸:“毕竟这么mei的女孩,要是死了就可惜了。”

        薇薇的nei心涌chu一gu冲动,她tiaoxia纹shen台,此时她才16岁,初生niu犊不怕虎,她冲到男人的shen边,抓住他的围裙。

        男人转tou看她,她大声说:“我还剩两千块钱……你带我在这个城市玩几天我再回去。”

        声音亮而清脆,这样的声音适合用来读课文,去广播站当广播员,总之绝对不该吐chu这般叛逆的话语。

        男人愣了一xia,又像鸭zi一般大笑起来,他抬起手重重拍了拍薇薇的肩:“好啊!你选择相信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段时间也别住酒店了,在我家住怎么样?”薇薇diantou同意,他又笑眯眯地说:“都是要同居的人了,就来交换真名吧,我叫沙克达,你呢?”

        薇薇说:“我叫薇薇。”

        mao巾上她纹shen时渗chu来的血还没gan1透。

        跟着沙克达这样的人能够满足一个青chun期叛逆小孩所有的幻想。

        第一天,他带着薇薇去了台球厅,台球厅里的人见了沙克达都异常尊敬,连带着她也沾了几分光。

        她坐到台球厅的吧台上,里面的小哥看见沙克达的脸,给她恭敬地倒上一杯酒,递上一盘zi生槟榔。她不知dao怎么喝,也不知dao怎么吃,沙克达给她示范,面不改se地嚼了两个槟榔,顺带灌xia去一瓶啤酒。

        薇薇光是尝了一kou就面容扭曲地吐了chu来,沙克达没有qiang求她,只是让她坐在那看他们打球。

        台球厅蓝se和红se的灯光xia,沙克达满脸横肉的面容被映地模糊不清,只能看见他弯xia腰,zuochu一个标准的起杆姿――

        砰!一杆jin了三个球,掌声在周围响起来,薇薇却还盯着他的脸,那里有一dao横过来的大大的裂痕,很特殊,很明显。她心想,很好认,如果他坑她钱就an照这个特dian来找他。

        如果沙克达知dao了她这个想法又要笑了,如果沙克达想要坑她,她能不能活xia来都是不一定的,回家更是想都不要想的事。

        第二天,他带着薇薇去了夜店,白天他们闲逛了一整天,re气还在他们脑门上的时候沙克达就带着薇薇jin了夜店,他们甚至没有换衣服,仍然是休闲装。里面的男男女女大bu分都穿着re辣xingganlou肉的衣服,让薇薇很不习惯。

        沙克达带着薇薇jin了一个很私密的包厢,里面坐着两三个人,看见沙克达的时候louchu让薇薇很不舒服的微笑,看见她的时候却又都愣住了,他们说:“这……”

        沙克达zuo了一个安抚他们的手势,他说:“这是我带过来的人,你们不要在意,自己玩自己的就好。”

        “我带过来的人”,薇薇仔细咀嚼这个词,心里居然还生chu了一dian洋洋得意。她跟着沙克达坐到很里面的地方,他给她打开一瓶酒,薇薇摇摇tou说她不喝,沙克达却yingsai到她手里:“是果酒,不苦。”

        薇薇将信将疑地尝了尝,真的不苦,酸酸甜甜,喝xia去的时候气泡在她嘴里不断爆炸,刺痛她的kou腔neibi,回味上来带着树莓味,她便一杯又一杯地喝起来。

        沙克达起shen,替她拉开能看向楼xia的帘zi,xia面人tou攒动,就像一堆老鼠一样丑陋地挤在-起。她gaogao地看xia去,生chu一dian优越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湿漉漉的月光(NP) 少主和阿箬(1v1h)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