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吐哺+近鳄者yin > 吐哺

吐哺

吐哺

        *关于标题:chu自“周公吐哺,天xia归心”,好几种释义,这里选用“吐chu吃到嘴里的shiwu”之意。

        撇开主角团单刷副本,送足一百八十天,送chumei味送chu鲜,前期zuo狗,后期当爹,全程挨cao2,但是能nue你沙诶

        路飞看了一yan阵容说我都不敢单挑,how      dare      you

        阿薇你又在白给哦,休息一xia好不好

        原本绕着我摇尾巴的小狗现在对我不屑一顾,气鼠

        1

        接到派chu的特工任务失利的通知,克洛克达尔的眉tou不禁拧成“川”字。

        挂掉电话,抬tou将室nei的装潢尽收yan底,华mei的阿拉巴斯坦风格,gao大的穹ding镶嵌着墨绿se的坦桑石,他的心qing有些好转。这里是国王的办公室,桌上和chou屉里陈列着仓皇chu逃的前主人未来得及销毁的机密文件。如果说阿鲁巴拿是阿拉巴斯坦的心脏,那么这座gong殿便是阿鲁巴拿的心脏。ru主这座gong殿的他,是名副其实的沙漠帝王。

        吐chu一kou烟气,白se的雾dian很快在空中隐去,唯余雪茄的香气缭绕他的周shen。他起shen望向窗外,喃喃自语:“真是一群废wu,这dian小事都办不好,看来指望他们是不成了。”

        还好他有的是后手,不会因为寇布拉逃走就陷ru太过被动的境地。“暴君”唯一的zi嗣,也就是薇薇落到了他手里。据说那位国王十分疼ai他的独女,肯定会千方百计想办法搭救她。接xia来只要把她牢牢握在手里,耐心地守株待兔便是了。

        男人推开窗hu,shen躯化为沙粒,随风飘走。他越过门kou的看守,直接从门feng中jin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倚着床tou愁眉不展、衣着华贵的少女正是薇薇,现在她的shen份很尴尬,只能被称为是前朝公主。

        就算她还是公主,克洛克达尔也不会有所顾忌。在qiang大的实力面前,这些平民百姓yan中的贵人实则不堪一击。

        薇薇看见克洛克达尔现shen,吃了一惊,继而带动一连串金属的撞击声。她纤细白皙的左腕被铁链cu暴地锁在墙上,她那儿的肌肤过于jiaonen,以至于轻易被镣铐磨chu了红印。铁链够长,允许她在房间里自由活动,但想要离开房间是不成的。

        “克洛克达尔。”薇薇咬牙切齿地念着他的名字,丝毫不掩饰对他的仇恨,“你这杀人凶手。”

        因为他,她的国家陷ru动dang不安,百姓饱受战祸之苦。最可恨的是他以国家英雄的shen份chu来主持危局,赚够了好名声,她敬ai的父亲反而被污蔑成私xia使用tiao舞粉的昏君。

        她在巴洛克工作社里卧底两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得知了他的真面目,却因为靠得太近暴lou了自己的shen份。她没有足够的力量从他shen边逃走,也没办法给外界传递信息,只能yan睁睁看着他暗中促使国王军和起义军自相残杀,然后从中渔翁得利。

        清楚真相的她无力发声,像条狗一样被他拴在shen边,哪也去不了。

        她回到了从小长大的寝gong,但是shen边侍奉的人全都换成了陌生的面孔。她被ruan禁在这里,也不知dao父亲qing况怎么样了。以她对父王的了解,他或许会选择与百姓共jin退。薇薇只能祈祷父亲吉人自有天相,能够平安逃脱了。

        “喔,我是杀过人,但是杀的都是sao扰百姓的海盗。殿xia可曾亲yan看过我杀过一个好人?毕竟我可是被报纸称为你们国家的英雄呢。”

        克洛克达尔说的每个字都刺激着薇薇的神经,她咬紧了嘴唇,双手攥成拳tou,瞧那神态好像没有铁链束缚,她xia一秒就会扑过来殴打他一样。

        “放了我。”

        “这样,公主若是想离开,”克洛克达尔脸上堆满虚伪的笑容,打开门,zuo了一个很有礼貌的手势:“还请自便,我就不送了。”

        薇薇冷哼一声,举起手腕,晃动铁链:“你能把这个打开再跟我说这话么?”

        他像是才意识到她被铐住了,踱步到她面前:“倘若公主真的一心想走,小小铁链怎么可能束缚得住你。”他从大衣xia面bachu一把jing1mei的匕首,利刃闪动着寒光。他松手让它垂直落xia,刀刃掉到地毯上,把它划开一daokouzi。“区区一只手而已,不是什么要害,少了它人也不会丧命。为了回应殿xia的决心,我会对我的xia属xia令,你离开时绝不会有人阻拦你。”

        薇薇捡起匕首,刀柄看起来是纯金打造,沉甸甸的,雕成一条蛇盘绕其上的形状,蛇yanbu位镶嵌了一颗价值不菲的红宝石。刀shen打磨得透亮,像镜zi一般倒映她脸庞的一bu分。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随你信不信,反正我把话说chu来了:你走,我不拦你。把这看成一场豪赌也无妨,赌上一只手去换自由。”克洛克达尔不打算再和她废话xia去,迈着长tui走到门kou,停住补充dao:“我会给你整整一天的时间考虑,这一天nei不会有任何人靠近这座gong殿,时间很充裕了吧?”

        说完他真就tou也不回地走了,门都不关。薇薇把刀刃朝上,将一gen发丝放到上面,发丝顿时断成两截。他给她的这把匕首倒是锋利,要是用来砍掉自己的手,只要动作够快够狠,想必过程也不会太折磨吧。

        她看看自己左腕上的镣铐,将刀kou对着手腕试着比划了一xia,最终把它拿开了。她并非没有断腕的决心,只是她实在信不过他。

        薇薇回想他刚才的话,仔细推敲了一遍,人砍掉手后只要及时止血确实不会死,但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他是否会守信。她走到窗边往外看,寝gong门kou的守卫果然不见了,可这说明不了什么。

        克洛克达尔残忍狡猾,最喜huan把对手当成傻瓜愚nong,她才不会上他的当。这是阳谋,就算她真的砍掉了自己一只手,他也不会放她走,最多在心里gan慨一xia她的鲁莽和单纯,不会改变任何现状。如果她什么也不zuo,顺着他的逻辑,他就能理直气壮地说是她不想离开。

        薇薇再次握住刀柄,凝视着刀刃的反光,良久发chu一声悠长的叹息。真的很不甘心啊,他的话并非没有给她一丝希望,但他若真是那种守信之人,又如何会zuochu这种谋权篡位的事。他让liu寇伪装成国王军屠城,光是从这一件事上就足以看chu他是怎样一个不择手段的冷血mo鬼了。

        薇薇心中再恨也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时间一分一秒地liu逝。这一天里果真没有侍女来她的寝gong,薇薇很焦灼,却无可奈何。如今的她被闭sai了视听,获取qing报的唯一途径还是自他kou中,她完全无法验证真假。这样的她纵使心有余,力量也是微小的。

        克洛克达尔那张令她生厌的脸又chu现在她面前,伴随而来的还有呛人的雪茄烟气。她心烦意乱,随手把匕首像丢飞镖那样向他掷去。她也没指望这一击能建功,而且还会引起他的不满,但她再不zuo些什么她一定会疯掉。

        果然,他略一偏tou,轻易地躲开了。他毫不在意薇薇的敌视,因为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