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吐哺+近鳄者yin > 近鳄者yin

近鳄者yin

近鳄者阴

        1

        人死之后,万事皆休。

        薇薇如今已经六十三岁,活得比克洛克达尔要长久。随着年纪的增加,很多她年轻时没看开的事渐渐看开了。

        四十多年前遭受他以ai之名的折磨,被他xingnue待,被他夺走第一个孩zi。那些怨恨犹如犹如刻在石碑上的字,经过日晒雨淋后变得磨损模糊,直至看不清。

        时间会冲淡一切,薇薇不可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去恨一个死人,她总要继续生活xia去,要zuo的事有很多。光阴孜孜不倦地liu逝,他的shen影也远去。唯有暗室里的标本,以及那条男式腰带会勾起她的回忆。

        薇薇是寿终正寝,去世前走ma灯在yan前过了一遍,克洛克达尔只占了很小的一个片段。但是他的血脉,她的儿zi奥纳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篇幅,称得上是她的骄傲。

        奥纳天资聪颖,孝顺长辈,在她的培养xia成为了一个能堪重任的国王,把阿拉巴斯坦交给他薇薇很是放心。他的王后是丞相沃芙拉的女儿珀缇娜,沃芙拉没有儿zi,不必担心会有外戚盯上阿拉巴斯坦的政权。珀缇娜贤惠端庄,和奥纳夫妻俩恩ai和睦,并且育有一儿一女。

        薇薇这一生没有什么太过遗憾的,非要说的话那便是她在年轻时遇见了克洛克达尔,致使她不再相信自己能在aiqing中得到幸福。即使他死了,薇薇也没有再展开新的恋qing。

        shen边环绕着一众zi孙,在他们的哭声中薇薇安详地合上了yan。

        她tou猛地往xia一dian,像是打盹时惊醒那样。yan前的景象早已天翻地覆,不是太后的床帏,而是一个装潢偏简陋的住所。

        薇薇此时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摊放着乱七八糟的资料。她一时有些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她不是死了吗?难dao这是她zuo的一个梦?

        薇薇低tou瞧见自己的手白净光hua,完全不像六旬老人皱巴巴的手。她慌忙看向房间里的全shen镜,镜zi里的自己容貌年轻,tou发扎成利落的ma尾,没留一dian额发。而桌上的资料,则是克洛克达尔暗地里搅乱阿拉巴斯坦政局的证据。

        薇薇怔住了,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时光倒liu?可她也没zuo什么啊。

        她还未nong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沙发后传来一阵窸窣动静,原来是卡鲁在沙发后面huan快地扑棱着翅膀。卡鲁从小陪着薇薇长大,前世她被克洛克达尔抓到后就再没见过它,此时再见已是阔别大半生,薇薇不禁抱住它的脖zire泪盈眶。

        本能的,她认为这是上天给她的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她这一生行善积德,而克洛克达尔作恶多端,所以上天也看不xia去,让她能够带着记忆回到过去。

        得想办法把自己调查到的qing报传递回阿鲁巴拿让父王知晓,这一次她可不能再落ru克洛克达尔手里了。这里是薇薇卧底时期居住的房间,看着茶几上的证据薇薇心qing有些沉重。

        薇薇在房间转了一圈,便明白这是哪了。她在雨地,克洛克达尔的大本营。有上一世记忆的她gen本没必要再靠得这么近,毕竟前世她就是因为过于接近他暴lou了shen份。

        未等她多想,房间门被敲响。薇薇透过猫yan看见等在外面的是一个dai白帽zi的黑pimei人。薇薇半晌没想起她是谁,但是看她的面孔又觉得自己应该是认识她的。

        她打开门,黑pimei人正了正帽檐,表qing云淡风轻:“Miss.Wednesday,Mr.0要见你,就现在。”

        薇薇想起来了,她是妮可·罗宾。当年在巴洛克工作社不同gao级特工之间互不知晓彼此的真实shen份,也不知daodingtou上司是谁。而她就是那个负责联系上级与xia级的纽带,向所有特工传达社长的指令。

        她的话让薇薇心里一沉,前世事发后是由波尼斯上门把她抓走的,似乎并没有发生克洛克达尔要见她这种事。是她忘记了吗?

        不guan怎么说不能不去,她回tou看了一yan卡鲁,对罗宾说:“现在?这么急?可以等我几分钟让我收拾一xia吗?”

        罗宾微微diantou,算是同意了。薇薇关上门后匆匆把茶几上的资料收拾了一xia,简单写了一张便条saijin挂在卡鲁脖zi上的信筒,低声对它说:“卡鲁,你留在家。如果晚上我没有回来,你就带上这个去找伊卡莱姆。”

        如此一来她也算是留了一个后手,这是她qing急之xia能想chu来最好的办法了。便条上的信息很简单,她让伊卡莱姆不要guan她,直接回阿鲁巴拿通知父王警惕克洛克达尔。

        和罗宾一并前往雨宴的路上,薇薇问她:“你知daoMr.0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吗?”

        罗宾摇摇tou:“到了那他会亲自和你说的。”

        平心而论,薇薇没有zuo好和他见面的准备。她不知dao自己经过四十多年的历练,是否有和他一较gaoxia的能力。对于年轻时的她来说,克洛克达尔的政治能力和心机是一座无法逾越的gao峰,是需要她仰望的存在。

        她开始担忧自己见了他能否保持冷静,会不会被他看chu端倪。薇薇在心里给自己加油鼓劲:没事的,靠着多chu来的记忆,这一世她不会让他掀起nei乱的。

        快要到雨宴的时候,罗宾的表qing有些古怪:“其实an照你的业务能力,Mr.0没有必要亲自见你,说实话我也不知dao他找你是为了什么。”

        克洛克达尔办公室的陈设和几十年前一样,但薇薇不可能记得所有细节,只是看着装潢的peise和家ju的位置,隐约有种似曾相识gan。

        熟悉的大红底se绣金花纹地毯,金丝楠木制的办公桌上摆放着shui晶烟灰缸,坐在办公桌后微笑的男人让薇薇gan到一阵恶寒。她努力装作不认识他的样zi,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一些支离破碎在这里受辱的记忆却接连在脑中浮现。

        “V……Miss.Wednesday。”克洛克达尔看着她走jin来,心xia一动。

        是的,他重生了。当他意识到这dian后,他同样欣喜若狂地认为这是上天给他的第二次机会。他不是不明白自己对薇薇的伤害有多深,只是仇恨的种zi已经种xia,她亦是他的笼中鸟。他那时若再交还大权,难保她不会tou也不回地从笼zi里飞走,非但不会gan激,只怕还会chu于顾虑gan1掉他,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寻思着这一世理想乡计划尚未发动,那些伤害还没造成,这时的薇薇也不恨他,他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她。

        纵使他们有着年龄与地位的差距,但只要他肯用心,难保天真的她不会被他的诚意打动。

        现在的薇薇应该还不认识他吧,对她来说他只是陌生人。克洛克达尔看着比十八岁的薇薇要更显稚nen的面庞,回想起死前的那些日zi都在和她极尽缠绵,要不是怕吓着她,他真想当场把她搂ru怀中亲昵一番。

        薇薇看到他满怀怜ai的yan神,整颗心顿时如坠冰窟。如果不是上辈zi她想不开去爬他的床,她也不会在那方面引起他的注意。

        an理来说这时的他同她素不相识,看他这毫无顾忌的yan神,十有八九和她一样有着上辈zi的记忆。

        这男人凭什么带着记忆重生?真是不公平。

        薇薇yan底闪过一丝不安,很快被压xia去。她镇定地站在他面前,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让他发现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湿漉漉的月光(NP) 少主和阿箬(1v1h)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