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时溺沙愿 > 1~4

1~4

1~4

        1

        “chu来,别磨蹭,我不想跟你动手。我把你电晕再拖chu来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不想浪费时间。”

        赤luo着shenti的少女弓着腰从狗笼里爬chu来,动作僵ying,神se狼狈,即便如此仍旧想尽量遮掩住shen上私密bu位。

        在她的脖颈上有一个pi项圈,细链是纯金打造的,看起来十分jing1mei,牵引绳tou则在呵斥她的男人手里。

        现在并非吃饭时间,他手里也没有其他东西,那么他来找她总有一种可能,是想和她zuoai。

        沙克达不耐烦地抖动着链zi,cui促她:“站起来。”

        少女没有起shen,但终于肯抬起脸看他,yan里满是哀求之意:“我今天肚zi疼,求求你可不可以不zuo?”

        “别说谎。”男人皱起眉,抬tou纹在灯光xia显得更深,好像特地拿黑线描过一般:“这样xia次真疼我也不信,那就糟了。”

        薇薇不知dao他是怎么发现她说的是假话的,明明都没有检查过她的shenti就xia了这样的断言,仿佛……他会读心术一样,这个男人好可怕。

        谎言被拆穿,但不想zuoai的心qing却无比真实。她只能认定他在诈她,ying着toupi继续撒谎:“我没骗你,是真的很疼。”

        沙克达嘴角chou搐了几xia,眉yan间戾气更深:“xia面不能用,那上面总不碍事吧?”他指指自己的kuaxia:“给我xi,不然我就当你在说谎。”

        zuoai和kou交二选一,怎么看都是后者要轻松一些。可是薇薇对于kou交也有极大的心理障碍,毕竟站在她yan前的正是qiang奸了她的绑架犯。要她放xia尊严主动给这种人tian鸡巴,和要她的命也没有区别。

        薇薇无助地摇着tou,shenti不断退缩,竟想要回到狗笼里躲避接xia来要发生的事。

        他不会让她逃走,狗链瞬间绷直,他一用力,ying是把她整个人拽了过来。在他脚边是她吃饭时会用到的ruan垫,黄褐se大概是由什么动wu的pimao制成的。ruan垫表面覆有一层纤细柔ruan的绒mao,比直接跪在冷ying的地上要舒服些。薇薇被摔在ruan垫上,他抓着她shui蓝se的tou发,把她的脸往自己ku裆上an。

        少女尖叫着,又是捶又是推,但没办法给他造成什么实质xing的伤害。

        “吵死了,母狗。”

        他解xia腰带,把握好力度在她背上一chou。这一xia是真疼,疼得她yan泪都xia来了,被chou过的pi肤火辣辣的,温度急速升gao。

        薇薇张大嘴巴,却叫不chu声,yan泪哗啦啦地liu。

        “别乱吠,要不是你这she2tou还有用,早给你割了。”他没有脱完kuzi,仅仅是褪到大tui一半的位置,louchu了bo起的阳ju。

        快要递到她嘴里时,薇薇反应过来,紧紧闭上了gan1裂的双唇,抿得小嘴发白。

        沙克达见状懒得废话,大手一伸nie紧了她的鼻zi。这招完全chu乎了薇薇的意料,其实料到了她也没办法应对,毕竟就算她再能憋气,也不可能一直不呼xi。

        鼻zi被nie住,剩xia能用来呼xi的只有嘴。很快她涨红着脸,不甘心地张开了嘴。还没有xi到几kou气,他就把他那玩意saijin她嘴里,并且立ma从后面an住她的tou,像choucha她的小xue那样,肉棒在她嘴里动起来。

        薇薇的she2tou很可怜地被挤占了在kou腔里原本的空间,费劲地恢复着呼xi节奏,此时也顾不上去嫌弃他的肉棒。巨gen蛮横地闯jin来在嘴里横冲直撞,因为长度惊人薇薇没办法完全han住它。

        薇薇一只手撑着地稳住shenti,一只手攀在他kuzi上。guitoudingjin她狭小的hou咙时,她的手指松了松,随即再次抠住他的kuzi。

        “我不摁着你,你自己tian,zuo得到吗?zuo得到就眨眨yan。”

        薇薇长而密的睫mao上还挂着晶莹的泪滴,缓慢地眨了眨yan。他松开手,从外套摸chu雪茄和打火机,chou了几kou。

        她背上被chou过的bu位还在作痛,哆嗦着用手扶着他的肉棒,咽了kou唾沫,艰难地yun在嘴里吞吐着。

        袅袅的白烟在空中飘dang,他拍拍她的脸颊:“母狗,学几声狗叫给我听听。”

        “唔,我不是母狗……”薇薇呜咽着,tian舐的动作却不敢停xia。

        “叫一声,叫一声等你xi完这发我就放了你。”

        薇薇迟疑着,对他话的可信度并不抱太大希望,然而仍有一丝侥幸的幻想,真的学着叫了一声:“汪!”

        “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他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tou:“乖狗。”

        薇薇羞红了脸,垂xiayan又会看到他丑陋的xingqi,索xing闭上yan直到他把腥味十足的jing1yeshe1到她嘴里为止。

        “不许吐,咽xia去。”他蹲xia来,大手抵住她的xia巴:“教过你多少次了,这是主人的赏赐,不可以随便吐掉。或者,”他淫邪地笑着:“你舍不得咽,想多回味一会也可以。”

        薇薇想想他说的有dao理,既然他不允许她吐chu来,到最后她还得吃xia去,耽搁这一会jing1ye在嘴里留的时间只会更长。如此说来,反而是长痛不如短痛。

        乖乖吞掉jing1ye让他检查嘴里后,他让她回笼zi里,薇薇不肯:“你说好要放了我的。”

        “那是骗你的。”他语气很轻松:“你先骗的我,不是吗?刚刚嚷着肚zi疼,怎么一xi起我的鸡巴就不疼了?除非我的鸡巴能给你治病。好了,gun回去吧,否则就把tui张开让我cao2。”

        薇薇灰溜溜地爬回笼zi里,她第一次想在他面前耍小聪明,xia场一败涂地。

        2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去年的今天薇薇在家里认真复习备战中考,也有可能是忙里偷闲和那mei一起在商场里购wu。也就是一六年的寒假,陆飞他们给自己开了一个生日派对,当时她哭着说一辈zi都不会忘记。

        那时的自己绝对想象不到xia一年会在一个怎样可怕的地方迎来2017,所谓命运无常说的便是这个。

        被囚禁的日zi她毫无时间观念,浑浑噩噩度过一天又一天,或是咽xia饭菜,或是咽xiajing1ye。除非来了月经,她才知dao又过了一月。

        绝shi失败被磨灭了反抗意志,逃跑失败又被狠狠教训了一顿,还看见了鳄鱼撕咬人尸的血腥画面……薇薇的心被冰冷的污shui浸泡,那种肮脏和凉意渗ru骨髓,恐怕一辈zi都无法驱除。

        屋里的空调nuan和得她即使全luo也不会gan到寒冷,相反在室nei穿厚衣服的话一定会嫌re。

        沙克达牵着她的手来到他的办公室,落地窗外已然一派萧瑟的冬日景象,连太阳光也是惨白的,看起来不比白炽灯qiang到哪去。

        他在那张gao背椅上坐xia,薇薇手撑着桌沿,坐到办公桌上。生病后的相chu1让她愈发觉得自己像是他的女儿,拥有了比以前更多的肆意妄为的权力。

        沙克达在chou屉里翻找着,将嘴上的雪茄拿掉搭在shui晶烟灰缸上。他变mo术般张开手掌,一颗白se的小药wan静静躺在他手心:“来把这个吃了。”

        薇薇认得那是避孕药,不过他一般不给她吃这个,而是dai套。今天让她吃药可能是想neishe1寻求刺激吧,她没有不满的资格。

        她解开睡袍的带zi,随心地脱xia,任它自然掉落在地。她妩媚地躬shen,扶着垂xia的tou发,用she2tou卷走他掌心的药wan,不用shui冲服,gan1咽xia去。薇薇乖顺地跨坐上他的大tui,手搭在他的xiongkou,等待他xia一步动作。

        他大手聚拢起她的双乳,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