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时溺沙愿 > 5~10

5~10

5~10

        5

        薇薇考完期末和爸爸发消息说自己要去朋友家玩,实际上去了于先生家。这次见面前她并没有告诉他她要去他家,作为炮友提chu这样的请求其实有些过界,但是他没有拒绝。

        于先生家在一座老式小区,家家窗外挂着空调外机,安着防盗窗。电梯看着有些年tou,an钮的磨损很严重。

        他家有两扇门,一扇合页门,一扇防盗门。

        jin了于先生家薇薇才知dao他其实chou烟,但不是沙克达chou的那种比手指都cu的雪茄,而是寻常小卖bu就能买到的香烟。红盒zi装,上面还印着华表,非常常见。茶几上没有烟灰缸,而是一个喝空的啤酒罐,用来an灭烟di。

        卫生间的镜zi不怎么gan1净,有shui渍。牙刷杯和牙刷只有一副,薇薇打开吊柜也没有看到第二副,心想看来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住。

        从防盗窗往外看到的天空是割裂的,窗hu和防盗窗之间的间隙落满了灰尘与虫尸。说实话他家卧室可能还没有三星级旅馆的房间大,但薇薇往他床上一扑,深xi一kou。于先生床上的气味和沙克达的很不一样,她想要记住。

        他关上门用遥控qi开空调,房间里一时半会还是冷的。

        “跟我见面的时候可以chou烟,zuoai的时候也可以。”她很认真地向他提议。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女孩会讨厌烟味。你爸爸chou烟吗?”

        薇薇摇了摇tou,但是沙克达会在qiang暴她的时候dian一gen雪茄,那样的动作烙印在她脑海里,怎么忘都不掉。

        于先生叼着烟在床边ai抚了她一会,还是把烟掐了:“chou烟没办法吻你。”

        “那就不勉qiang了。”薇薇蹬掉拖鞋,然后和他she2吻。

        冬天的衣服太厚了,隔着衣服摸没gan觉。他拉开她的校服外套,手从mao衣伸jin去,发现薇薇今天没有穿文xiong,反正衣服厚看不chu来。

        她躺xia的时候他的左手被她压在xia面,但他好像并不觉得这样难受。

        拆安全套前她说:“不dai套neishe1也行,我吃药就好。”

        于先生不同意:“谁教你的?吃药伤shenti,别到老了后悔。给我dai上。”

        不guan怎么说考试都是压在中国学生心tou的一件大事,薇薇考完期末暂时去了一桩心事,考完当天就能跟他zuoai真是太好了。

        “于先生,我gao考完的那天能和我zuoai吗?”

        “你什么时候gao考?明年六月……如果我有空的话,会的。”

        薇薇把视线移向窗外,今天天气不好,天空看起来阴沉沉的。她的余光能看到在自己shen上起伏的男人,这仍旧不可避免地让她想起沙克达,是那个男人毁了她的人生。如果不是他,她gen本不会懂得这些,也不会在这个时间看到这样被防盗网割裂的天空。虽然能因此遇到于先生很幸运,但果然她其实是不幸的吧?

        即将迎来十八岁的她,沉得要死的书包里放着冲刺gao考的作业和课本,和一个不知dao多少岁的男人是炮友,能够熟练地给男人dai避孕套。

        xia午五dian零七分,千篇一律的xingai与又一次的gaochao。那扇堆有飞虫gan1瘪尸ti的防盗窗,如果是晴天会透jin来支离破碎的阳光吗?

        嘴里的烟味还没有散gan1净,她闭上嘴巴不让它跑掉,慢慢将它与自己的呼xi同化,让于先生xi过的烟rongru自己的血ye。

        “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了?”他伸手帮她ca掉yan泪,“之前不是答应过我要gaogao兴兴的吗?”

        “xia个月二号是我生日,你能陪我过吗?”她答非所问地说。

        “没问题。你想要什么礼wu?”

        炮友的话是没办法约定一辈zi在一起的吧,毕竟不是约定海誓山盟的qing侣,充其量是会zuoai的朋友。

        薇薇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wu质的富裕对她来说可有可无。思索了一会,她说:“给我一个项圈吧。”

        “SM用的那种?”

        “我想要于先生zuo我的主人。”

        “我知dao了,我会准备的。”

        “于先生,我还要。”

        “要什么?”

        “再跟我zuo一次。”薇薇坏笑了一xia,她知dao这时候他有dian累了。

        男人嘴角chou了chou:“年轻就是好啊,真不怕我把你的小saoxuecao2坏。我没劲了,你上来自己动吧。”

        生日的那天薇薇来月经没办法zuoai,但是于先生还是亲手帮她把项圈dai上,牵引绳拿在他手里。

        项圈是红sepi制,hou咙bu位是一个黄澄澄的铃铛。链zi看起来是镀金,又细又轻。

        他晃晃链zi,声音依旧像正常人gan冒了那样嘶哑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