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时溺沙愿 > 番外《往世坠入烟海》

番外《往世坠入烟海》

番外《往世坠ru烟海》

        本文为《时溺沙愿》的番外或者说是if线,假如你薇没有自杀而是选择活xia来的故事。

        1

        自从那天以来,薇薇总是觉得不舒服。

        被cu暴侵犯造成的伤kou已经愈合很久了,这jushenti早就习惯了那些刺激,不会再让她痛得生不如死,甚至能在她jing1神恍惚的时候让她gan到愉悦。

        可是她觉得不舒服,应该是心理方面的不舒服。

        被沙克达亲吻和ai抚对她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他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她太熟悉他了,在她还没记事时她的yan睛就看见他的脸,耳朵就听到他的话。他和爸爸、叔叔一样亲切地喊她“小薇”,用宽厚的手掌抚摸她的脑袋,笑着逗nong还未成人的她。天真的她没有察觉到他和他们不同的地方,他把他那份病态的qingyu藏得很深。

        薇薇也曾在法制栏目里看到过那些shen边亲近的人对孩zixia手的案件,她想自己的熟人里没有这种丧心病狂的罪犯。她错了。

        据沙克达所说,他犯罪的原因来自于他的记忆,只存在于他kou中的“前世”。他告诉她他在上辈zi杀了很多人,zuo了很多坏事,但是一个鬼神选中了他,让他重生。

        他不知dao为什么鬼神会选中他,他自认为他前生的行径不guan在法律层面还是dao德层面都无法被世俗所认同,也许鬼神区分罪人的标准有别于人间。

        他时常和她讲述前世的故事,在那个故事里他并不是她爸爸的挚友,相反是争斗了半生的死对tou。为了报复她爸爸,他拐走了她,nue待她,直至ai上她。

        他吐字清晰,叙事没有任何逻辑上的问题。薇薇是不信鬼神论的,那沙克达只能是一个jing1神不正常的人,一个有妄想症的疯zi。

        她不知dao自己是否相信他说的那些荒谬的nei容,他从上辈zi就深ai她这种事什么的,她gen本无从验证。她只知dao这辈zi发生的事qing,一件一件像她陈列在书架上的书本,是切实存在的。

        在他伤害她前,他们真的非常要好,比大多数父女相chu1得都要rong洽。他比她年长近三十岁,无论阅历还是岁数都远超过她。对于薇薇来说,他很早chu现在她生命里,从她还在妈妈肚zi里开始,他就在她可能会去的地方等待她了。

        捕shi者等待被捕shi者,和被捕shi者住得近不是什么稀罕事,他们就像同一片草原里生活的羊和狼。大羊不是没有教过小羊要小心狼,但是这只狼足够狡猾,他的伪装骗过了整个羊群,没有一只羊会去恶意揣测他是狼。

        在他脱xia羊pi前,他们像羊一样和睦、幸福地交往着。愉快不痛苦的回忆并不发生在遥远的过去,而且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随随便便就能想起来几件。

        一四年她生日,他送给她的那套纯英文的《莎士比亚全集》,她很喜huan它的包装,但是暂时还看不懂,所以放在书柜最上层,写作业写累了就抬tou看一看。她想她虽然没有妈妈,但是有两个爸爸,一想到和她没有血缘的沙克达的疼ai,薇薇就会觉得安心。

        那是他对这个失去妈妈的小女孩额外的恩典,毕竟他有机会救她的妈妈,但是他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沙克达一直致力于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值得薇薇信赖的叔叔形象,他也确实zuo到了。他是除了寇布拉以外薇薇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毫不夸张地讲,他称得上是她心灵支zhu的一bu分。

        现在,不该崩坏的支zhu腐朽塌落,使得她心灵的bu件缺失了一块,无法找回。心脏是很重要的qi官,心灵则是jing1神层面的qi官,心灵的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心脏健康。

        如果一早打算对她zuo那种事,为什么要以叔叔的shen份接近她……她明白的,明白他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轻易博取她的信任。毕竟她一和爸爸有什么矛盾,都会跑来跟他说,从小她就习惯这样了。

        在地xia室的生活说像地狱似乎有些过了,他从来不会殴打她,也不会朝她吼叫、说重话。薇薇偶然间想到他编造chu所谓的“前世”,是不是想说他本可以更过分,但他没有那么zuo,暗示她该gan激他的仁慈?

        他言行再温柔也不能掩盖他犯罪的事实,她宁可pi肉吃dian苦tou,也不愿意被他这样对待。薇薇被信任之人侵犯和囚禁所产生的负面qing绪像chui起的气球日渐涨大,她渴望chui得太大爆炸的那个瞬间到来,让自己炸得粉shen碎骨。

        然而沙克达谨慎地把握着分寸,他的温柔是很恐怖的,像数学家或者科研人员那样冷静细心地算chu她崩溃的阈值,每次都刚好在她抵达极限之前停xia。

        薇薇没有办法变得疯狂,但也没有办法保持理智。她的pi肤是气球的表pi,薄薄的一层,针扎了就会破、会漏气。负面qing绪还是那样庞大,在她的shenti里liu动。她被它们撕扯着,可怕的是它们撕扯她时也像他那样温柔。

        如果对她zuo了过分事qing的人不是叔叔而是陌生人就好了,随便是什么人都行,只要她不认识。要是他在她十四岁的暑假前chu车祸死掉就好了,她会很难过的,但好过两人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

        薇薇歪靠在ruan垫上,沉默地看着男人摆nong她的tui。沙克达嘴里叼着雪茄,白se的烟气升起在床榻间缭绕,他在用一瓶湖蓝se的指甲油给她涂脚趾甲,神se非常专注。他左手nie着少女白生生的小脚,指尖an在脚心的位置,就这样固定住,然后给她形状姣好的脚趾涂指甲油。

        在发生过那种事后,这样的装饰行为在薇薇看来和羞辱她没有区别。他把她当成什么了?一个会哭会叫的芭比娃娃?

        他对没有心的娃娃不gan兴趣,只喜huan玩nong活着的她。薇薇是多么好看的一个小姑娘,说起一切的起dian,若不是她这jumei丽的pinang,又如何会有后来这些事qing。

        她shenti很健康,沙克达有时会带她到楼上的健shen房去运动,可再怎么样小孩的力气也不会有成年男人的大。在他家的这半年,她持续着科学的饮shi习惯,甚至克服了讨厌吃鱿鱼gan1的挑shi的mao病,这在以前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

        但薇薇却提不起劲zuo任何事,到了开学的时间她不愿意上学,这件事确实是chu自她自己的意愿。暑假里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她被他nong得心力交瘁,不想到外面去,不想花jing1力和任何人打交dao。

        是沙克达帮她和爸爸解释,替她去面对来自寇布拉的质疑,最终寇布拉同意给她办了休学。他一直想见她,但是薇薇拒绝了,她需要时间来理清思绪。她很nei疚,她gan到自己对不起爸爸。她ai爸爸,爸爸也ai她,但她不想以这样的状态去见他。她不得不承认沙克达家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她的避风港,用来逃避她的生父。讽刺的是,让她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正是沙克达。

        就算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