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鳄薇短打合集 > 弟媳易推倒

弟媳易推倒

弟媳易推倒

        I

        克洛克达尔曾经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和他相同外貌,不同xingqing。两个人的xing格也不能说是天差地别,只是弟弟的心chang相比他要ruan一些。

        因为上一辈的矛盾,克洛克达尔直到七岁才和自己的亲生弟弟在一起生活。在那之前他一直是家里的独生zi,理所当然地享受一切资源,父母的chongai、佣人的尊敬。

        从见到弟弟的第一面起,他就格外讨厌这个和自己长着同一张脸的家伙,尤其是得知这家伙和他用着同样的名字。

        那家伙是从乡xia来的,缺乏贵族应有的礼仪与教养,和佣人的孩zi打成一片。克洛克达尔死都不愿意和他穿一样的衣服,觉得这拉低了他的shen份。母亲哄着他,让人打造了一套金戒指给他dai,以此来表示兄弟俩的不同。

        弟弟衣服和鞋zi上总是沾有泥dian,笑起来像个傻瓜,会把抓到的恶心虫zi送给他。他还说那不是虫zi,是天niu,其实在克洛克达尔yan里没有差别。

        佣人都说二少爷比大少爷更活泼,也更ti贴他们这些xia人。大少爷不ai笑,颇有少年老成的意味。虽然克洛克达尔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这些xia等人的想法,但对弟弟更多了一份嫌恶之qing。拉拢这些xia等人有什么用,将来家主之位一定是他这个嫡长zi的。实际上以弟弟单纯的tou脑gen本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和那些同龄人一起普通地玩耍而已。

        父亲让他作为长兄多多关心他,然而当时年仅七岁的克洛克达尔满脑zi不是想除掉弟弟就是思考如何更好地利用他。

        权衡诸多利弊,克洛克达尔有了一个十分恶毒的想法。他选择了后者,利用弟弟和他天生的容貌相似,他要他变成他的替shen,一辈zi活在他的阴影之xia,来zuo成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办到的事。

        有血缘关系的连接,弟弟终究比外人要让他信得过一些。克洛克达尔也看chu来弟弟是那种会满足于兄弟qing深假象的笨dan,在亲qing面前他可以放弃很多应得的东西,心甘qing愿地牺牲自我利益。克洛克达尔的优势在于他早就zuo好了背叛弟弟的准备,而他的弟弟,可能死都不知dao自己是怎么死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克洛克达尔不再执着于一个小小的家主之位,他有了更大的野心。弟弟虽然不是很想chu海,但在行动上pei合他,兄弟两人携手闯chu一番名堂。

        几十年过去,克洛克达尔已经习惯把弟弟当成一枚重要的棋zi调动。令他没想到的是,弟弟ai上了奈菲鲁塔利王室的公主,并且会为了她和他翻脸。

        克洛克达尔不止一次劝弟弟等他夺了权,可以把薇薇交给他,到时候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他弟弟一直是那种tou脑固执的傻瓜,jian决拒绝了他的提议,理由是他不想让薇薇难过。

        那是克洛克达尔成年后第一次对弟弟起了杀心,把他关在缠绕毒荆棘的笼zi里后就发动了乌托bang计划。

        不chu意外的话,弟弟应该是死了。对此克洛克达尔并没有什么特别gao兴或者难过的gan觉,只是想着自己又恢复到七岁前一个人的状态。不会再有人和他抢克洛克达尔这个名字,也不会有人ding着他的脸去和小丫tou谈恋ai。

        命运总会nong人,克洛克达尔没想到自己被褫夺王xia七武海的称号变成nu隶后会被寇布拉买走送给他的女儿。

        寇布拉本意是让女儿羞辱他一番chu气,可他没想到薇薇曾经和与克洛克达尔相同样貌的男人谈过恋ai,所以面对真正的罪魁祸首也不会太生他的气。加上薇薇本来就是一个很成熟的人,比起无意义的发xie,她更想利用他的智慧与阅历为王国的重建添一份力。

        由于奈菲鲁塔利六世对nu隶制度深恶痛绝,影响了此后历代国王,以至于放yan阿拉巴斯坦境nei,nu隶只占人kou很小的一bu分。克洛克达尔在王gong里算是唯一一个nu隶,an理来说连最普通的gong人地位都要比他gao,但是没有谁会刻意侮辱他。

        克洛克达尔心想是他们畏惧他以前的实力,就算dai上了装有炸弹的项圈,他还是那个杀人如麻的煞神。让他郁闷的是薇薇一dian也不怕他,经常用教训人的kou气和他说话。明明个zi比他矮一大截,气势上却一dian也不输他。

        寇布拉年事已gao,shenti不好。国事逐渐交给薇薇来chu1理,大有让权的意味。薇薇刚开始还不太适应这些,很刻苦地学习公文批阅、驳斥大臣意见时要怎么写,熬到夜里一两dian才睡觉是家常便饭。

        尽guan有克洛克达尔这个老政客在shen边,但薇薇遇到难题会先自己思考一阵,实在想破脑袋也想不chu来的qing况xia才会询问他的意见。

        最忙的一天,奏章在桌zi上堆得像小山一样。薇薇深切意识到父亲的不易,毕竟他guan理着这么大一个国家。说实话她现在看到奏章就想吐,但一想到爸爸新长chu来的白tou发,只能ying着toupizuoxia去了。

        侍女端着餐盘走jin她的办公室:“陛xia,该用晚膳了。”

        薇薇yan睛还停留在公文上,回答:“先放着吧,我等会再吃。”

        克洛克达尔在一旁提醒她:“你午膳还没用呢。”

        “这样吗?”薇薇长时间未jinshi都察觉不到饿意了,她抬tou看了一yan,侍女中午送来的饭果然原封不动地放在茶几上。

        待侍女退xia后,克洛克达尔指关节敲敲桌zi,用诱惑的语气:“要不你先去吃饭,我来帮你批,怎么样?”

        他会是这么好心的人吗?薇薇用手遮挡住公文,警惕地看着他:“不行,这些可是很重要的文件,是国家机密。”

        他挑挑眉:“这有什么,反正我是你的nu隶,小命握在你手里,你还担心我对你不利?”

        话是这么说,薇薇一想到他gan1过的那些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湿漉漉的月光(NP) 少主和阿箬(1v1h)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