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01蝼蚁

001蝼蚁

001  蝼蚁

        启田中学的布告栏chu1挤满了学生,等不及看清gao二的期末考试排名,这一月份不同往年的冷空气倒是先席卷了他们。

        宋婵衣对布告栏的人声鼎沸视若无睹,倒是裹紧了shen上红se的羽绒服,迈着两条细tui快步走向了远chu1学校礼堂的一楼卫生间。

        “啊,啊,好哥哥,你轻dian……”刚推开卫生间的大门,宋婵衣就听到了女人的呻yin。启田中学的活动乏善可陈,这陈旧的礼堂的使用率也是低得可怜,宋婵衣倒是习惯用礼堂的卫生间,不外乎别的,这里的卫生间因为人少的缘故总是gan1净些。

        可这目前的qing景让宋婵衣叹了kou气,她的理想卫生间倒成了这些个苦命鸳鸯的发xie地,看来礼堂这儿以后也不能常来了。

        宋婵衣刚要离开,女人已经在喊着:“哥哥好大……饶过……我吧……xia次再也不敢了……”

        “扑哧扑哧”的cao2gan1声在狭小的卫生间里竟产生了回音,伴随着男人的低沉chuan息,这女人的声音倒显得熟悉起来。

        宋婵衣难得起了闲心,从羽绒服kou袋里掏chu了手机打开了录像键,无独有偶地,充满qingyu的那间隔间突然从里被推开了门。

        cu看还穿着整齐dao貌岸然的男人抱着一个全shen赤luo的女人边gan1边走了chu来,嘴上还骂着“sao货”,xia半shen倒是很实诚地前后撞击,不知dao的还以为是两tou发qing的野兽。

        而女人已经被gan1得神se恍惚,厕所白se的地砖上滴滴哒哒的挂着些许粘稠yeti,也分不清是女人被gan1得来不及合拢的嘴里liuxia的koushui,还是在男人的猛cao2之xia被cao2chu的飞溅淫shui。

        常年无人值守的礼堂经常是断电状态,外面虽是夕阳西斜,但门被阖上,阳光透过镂空的纱窗在厕所的隔墙上留xia斑驳的影zi,背着光的这对男女在手机相机里像是在拍故意布光的昏暗暧昧的电影场景。但电影院里上映的电影里可从没有这些阴暗bi1仄的厕所里见不得人的肮脏、复杂、不可理喻的现实。

        屋里女人的叫床声格外吵闹,门外远chu1讨论期末成绩的声音似乎被隔绝开了。

        一扇门,隔开的,像是两个世界。

        宋婵衣一xiazi有dian恍惚起来,她有dian不明白里面和外面的世界,哪个更真实?

        一边是人类最原始的野兽qingyu,一边是人类社会向上攀爬的yu望。

        “啊!有人!你在zuo什么!”倒是正对着门kou的女人先看见了站在门kou录像的宋婵衣。她着急忙慌地推开了shen上的男人,qing急之中tui上挂着的neiku掉在了地上。

        男人却是用余光匆匆向后一瞥,立ma将kuzi拉链拉上,一秒又是在外行走的人模狗样。背对着骂了一句“cao2你妈”,shenti却一dian没犹豫地捂着脸从近在咫尺的窗kou翻了chu去。

        这大幅度的落荒而逃,让宋婵衣看清了他的脸,是隔bi班的gao立全。

        gao二年级里谁人不知,gao立全是个恨不得将冬天的羽绒服saijinxiaku也要把刚买的LVpi带louchu来的为人佯作态,此时倒是来不及将羽绒服saijinpi带里了,像一只过街老鼠逃窜,老鼠也会买LVpi带来过街充场面吗?想到这里,宋婵衣忍不住笑了chu来。

        “宋婵衣!你笑什么!你是不是拍了我!赶紧删掉!”      李晓慧双颊都气得红run起来了,她guan不了厕所的地面是不是肮脏,捡起地上的neiku就穿。

        “李晓慧,你挑来挑去就挑了个gao立全这样的男人?”宋婵衣靠在门边双手抱xiong,随意的像是在看一集无聊的电视剧。

        李晓慧气急败坏起来:“gao立全家里zuo生意的,有钱有势,以后给我买大房zi。宋婵衣你嚣张什么,成绩好有什么用,你等着吧,我以后搬chu清河nong堂。而你就和你那个瞎zi老阿婆一辈zi穷死在清河吧。”

        宋婵衣不接她的话,只觉得她愚蠢。越是装腔作势,越显得蠢不可言。她利落地扭tou就走。

        但显然,宋婵衣表面波澜不惊,李晓慧的疯言疯语确实在某个程度上刺激到了她,阿婆的yan睛是越来越不好了。

        她匆匆地走向反方向的教学楼厕所,打开隔门迅速蹲xia,黄se的niaoye从老旧的便池bi上溅回了她的鞋面。她嫌恶地垂首看自己的脚,白se的帆布鞋半新不旧的,鞋面上甚至还有刷过多次的痕迹,几滴黄se的niaoye在鞋面上迅速被xi收不见,唯留xia微妙的几乎看不见的diandian湿印。

        这样的生活她似乎早已习惯了。卫生间的久未被ca拭的镜zi也是diandianshui迹,她透过镜zi看自己被洗得发白的红se羽绒服,一时有些失神。

        她忽然勾唇苦笑了一xia,其实gen本不用垂首看自己的脚面,但凡平日里低tou看看脚xia的大地,她与那些匆忙奔走的蝼蚁有什么区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