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02猪圈

002猪圈

002  猪圈

        等她再次经过布告栏时,放榜时围着的人群已经散去个七七八八,她甚至懒得看排名,不chu意外她又是第一名,还是压倒xing的成绩,可笑的是她只用了半分努力。

        在这个贫穷的启田镇,启田中学已经是最为像样的学校了。但凡成绩好的或是家里有关系的,早考去了平海市里的学校,留在镇上的都是些不ruliu的。老师们敷衍领着低薄的工资,学生们混日zi等着领一张gao中毕业证,打架斗殴、恋ai堕胎都是常有的事。毕业后,好的也就还能勉qiang去读一个职校或不ruliu的本科,大bu分gao中毕业就去zuo些ti力工作,淹ru茫茫人海里,过着疲于奔走的、相似的茫然人生。

        阿婆在她中考时,听信了隔bi老旧思想的孙阿婆所谓“宁当鸡tou不当凤尾”的劝言,加上启田中学还给优秀学生免学费,宋婵衣以全市十几名的成绩考jin了启田中学,这放在整个平海市教育界十年nei也是少有的稀奇事儿。

        没有读过书的阿婆哪里知dao,好的学校拥有更多资金,雇佣更好的老师,也会给学生发更多的奖学金激励学生良xing竞争,哪是启田中学能望其项背的。

        布告栏里排名旁一张鲜亮底se的宣传单倒是xi引了宋婵衣的注意,大标题赫然写着“文州市立一中面向全国招收特长优等生”。

        宋婵衣心想,在启田应该没有人会觉得自己与全国ding尖中学有什么关系,这样的宣传单贴在启田中学的布告栏里,可笑得像是把金钥匙扔jin猪圈里。

        宋婵衣或许作为猪圈里最chuse的猪,也只能在被宰杀时得到一些微乎其微的宽待罢了。

        她不以为意地皱了皱眉,径直向校门外走去,从背后看去,她同样洗得发白的浅seniu仔ku将她两条修长的tui绷得些许动人。曼妙的shen材被羽绒服掩盖着,乌黑的ma尾辫在腰肢间晃动。

        远远望见正对着校门kou的对街停着熟悉的警车,楼明野一如既往的白衫黑ku,笔直地站在那里巍巍如孤松,白衣贴着削瘦的上半shen,在整条破旧的老街上显现chu镇上少见的ding天立地来。

        看见楼明野,宋婵衣louchu了难得温nuan的笑意,不禁加快了脚步。

        “婵衣!”但还没跨chu校门便被shen后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是班主任叶听雨。叶老师的声音柔和,素手纤纤,她shen穿蓝白相间的雪纺连衣裙,扎着同se的腰带,映衬得她白皙mei丽,她不慌不忙地递上了一份相同的宣传单。

        “婵衣,怕你没看见文州一中的宣传单,我给你特意拿了一份。”

        “叶老师,我怕是不够格吧。”宋婵衣低声回应,垂tou看着已经gan1透的鞋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孩zi,勇敢一dian,去试一试,有什么大不了的。ma上过年了,过完年你打我电话,我给你详细讲讲文州一中招收的往年qing况。”

        忠告不在多言,叶听雨是整个启田中学里给过她温nuan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宋婵衣抬tou对着叶老师gan激一笑,带着dian犹豫微微diantou“嗯”了一声。

        看她dian了tou,叶听雨有些欣wei,半搂着宋婵衣一起走chu了校门,关心地问她怎么回家。

        “我哥哥来接我。”宋婵衣指着对街警车旁的楼明野,颇有些骄傲地说。

        在经济衰落的启田镇,警察是dingdingti面的工作了。

        “小婵,跟你说话的那个女人是谁呀?”上了车,楼明野边系安全带边问。

        “我们班主任叶老师,她人很温柔,听说是省大毕业回来工作的呢,对我也很好。”宋婵衣难得在楼明野面前表louchu对启田中学事wu的喜ai,倒让他有些惊讶。

        “看来你们老师家里蛮有钱的哇。”楼明野随kou打趣着。

        宋婵衣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后视镜,后方远chu1停着一辆黑se的轿车,副驾驶上蓝白se的裙zi格外显yan。驾驶座上男人的脸被夕阳折she1的qiang光覆盖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宋婵衣不明所以,多看了一yan黑se低调的豪车,车标是她没见过的牌zi。

        还没来得及细看,楼明野介绍起了坐在后排安静的男人。

        “小婵,我给你介绍一xia,这是我警校的同宿舍铁哥们儿gao云帆,刚调过来跟我一起工作。”

        宋婵衣这才注意到后排坐着一个清秀的男人,听到楼明野的介绍,还有些稚nen的年轻脸庞似乎带着dian害羞,连衣服都仿佛偷穿了爸爸的警服一般有些hua稽,只抿着嘴对着宋婵衣微微一笑。

        “好耶,那我又多了个哥哥啦。我能不能喊你帆哥呀?”宋婵衣在羞涩的gao云帆面前倒是显得大胆开朗起来,可见她骨zi里也是个欺ruan怕ying的。

        车窗外的风景匆匆掠过,街dao上人少得可怜,寒冬里的落叶哗啦啦地被风翻动,没有人会顾及它们的存在。

        宋婵衣伏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世界快如ma踏飞燕,转yan就停在了清河nong堂kou的柿zi树xia,阿婆在树xia坐着用扇zi静静地扇着煤炉,炉zi上煨着咕噜咕噜冒泡的排骨,煨的是阿婆能给她的全bu的a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