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06蜘蛛

006蜘蛛

006  蜘蛛

        她又zuo那个梦了。

        她躲在门后的犄角,小房间里是一片漆黑,她低着tou,任乌黑nong1密的长发包住了年幼的自己。

        夜已深了,外面似乎有野猫的叫声,但她只顾着听自己在黑暗里尤为明显的心tiao,一xia,又一xia。

        那扇不甚厚重的木门,gen本掩不住门后的chunse。

        透过狭窄一线的门feng,虚幻里似乎摇曳着熟悉的影zi。

        或许记忆本shen就是一场虚幻,她gen本分不清。

        是一双mao茸茸的tui半悬在床边,在幻影里带着些可怖。他的tui把两条还没完全脱尽的黑se西装kuguan绷得gun圆,像宋婵衣在电视上看过的骑手,夹在ma肚zi上,那tui分明是一双钳zi。

        原本dao貌岸然的狼pi如今又湿又皱,白se衬衫松散地耷拉着挂在床tou。

        他的肌肉也没有了,或许年轻时有过,只剩xia筋络和满腔xingyu,她能从门feng里看清他全shen的每一chu1褶皱。

        那双钳zi一样的tui,钳住的是白丝袜脚踝上的lei丝绣花,并耷拉着半只布面绣鞋,那是阿婆惯用的月季绣样,倒也不俗。

        那月季却活起来了,像蠕虫扭动,蠕蠕地爬上了tui肚。

        却像最芬芳的花lei中总有蛀虫。

        那双tuimaocu密的钳zi不知何时动了起来,钳住女人的呜咽和推搡。

        她想,是蜘蛛网,那谁是粘在网上动弹不得,只能等待被一kou吞掉的小虫呢。

        小虫却低声哀求,求的是明日再被吞掉,求的是怕惊醒早早ru睡的女儿。

        是了。

        是了。

        是她的母亲。

        宋chun絮不安地蠕动。

        他才不guan她有没有准备好,他dingjin去,一cha到底。

        chun絮chou了一kou气,别过tou去,仿佛别过tou了这阴暗的隐秘就永远不会被发现,女人惯是ai自欺欺人的。

        她的丰乳feitun在夜se月光的披louxia,竟有些莹亮,大开着的窗,晚风绕过前面的大宅将她整个背和tunchui得无所遁形。

        他喜huan这样。

        一边看一边cha。他惬意得很。

        她好像在吃痛,她哼哼地呻yin,在刻意的压抑xia显得尤为gan1涸。

        起风了,窗帘都鼓了起来,一时间月影散乱,树影憧憧,为这片深埋了许多秘密和阴暗的宅zi铺了一地苍凉。

        白丝袜上的绣花逐渐笼了起来,垂tou丧气地咧开了嘴,像是对着门feng里的她怪异地在笑。绣鞋上月季被踢在一旁,透louchu破碎的枯萎气。

        母亲往日束起的发髻此时七零八落地拢在脑后,风悠悠地chui了jin来,将它chui得更乱了。

        乱发xia藏着的是她的泪yan。

        在他看来却是越发楚楚可怜起来。

        他xi了kou气,双手握住她的丰乳,把胡zi拉碴的脸埋jin了她的沟里,深xi了一kou气。

        白se的,污浊的,蜘蛛的粘ye,隔空洒在了女人的肚pi上。

        那双钳zimaotui此时倒是收敛起来了,西ku也褪了xia去,刚好倒在lei丝白袜上,盖住了被撕裂的可怖。

        微黄的灯光突然从浴室里洒了chu来。

        他甚至在里面哼着歌。

        蒸腾的氤氲雾气里,她似乎看见了一直长着八只钳zi的蜘蛛,肚是螃蟹肚,tui是蠼螋钳,脸是人面,逐渐幻化成了她的梦魇。

        五年来,她屡屡透过门板的feng隙,想看清这个怪兽的脸。

        梦里的chun絮时而在舒服地怪叫,时而痛苦地嘶喊。

        隔着幻象,她都能闻见介于恐惧、xingyu、贪婪之间的气味。

        究竟是恐惧的,悲鸣的,痛苦的,贪yu的,绝望的,无助的,还是舒服的,huan愉的,快乐的。

        她每多一次梦魇,就对qingyu的渴望多一次饕餮一样的渴望,无法抵抗,像是一张梦和yu一齐织chu的网,比那蜘蛛网还要牢固粘xing,把她紧紧地笼住,深深推ru更深的梦魇。

        后来,她也知晓了qingyu的苦和mei,梦境里那只长着八只钳zi的怪兽的人脸逐渐清晰起来。

        梦境像一层薄纱,比chun絮被撕破的白袜还要薄,真实世界就在它后面。

        原来不是所有怪兽看起来就是怪兽,他们惯会披上伪装。

        她看得一清二楚。

        “季叔叔,放开我妈妈!”

        她第一次在这个重复的梦魇里叫了chu来。

        睁开的杏yan透过门上的镜zi看到了反she1的窗外如那一晚明亮的月光,远近不见一人,也不见灯光。不知多少年的庞大宅zi在月光xia张扬着它的气势,好似悄悄沉浸在无底的月se深渊中。

        曾经安静的院zi多chu了击打耳膜的狗吠,冬日树上的叶zi掉光了,只剩xia光秃秃的树枝,就像坟墓里伸chu来的枯骨。

        疯狗。

        一叶障目的时候不觉得如何,清醒时却格外难受。

        许是五年来第一次回到这个bi1仄的房间,一门之隔就是那个梦魇地,她的梦魇从未如此清晰,像她始终停留在十二岁那晚一样。

        宋婵衣缩在角落里,bi1仄的房间突然大了起来,她gan到chuan不过气,房间大得她害怕起来。

        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镜zi、模糊的记忆、可怖的幻境、她的不熟悉和恐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