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09隔膜

009隔膜

009  隔膜

        太阳已经西沉了,西天一抹残霞,黑暗如同蠕虫啮咬着剩余的光,院zi里枯gan1的树枝透着一guzi死气沉沉的gan1涸。大地和她的qing绪一起,rong合成了一片模糊的黄昏。

        踉踉跄跄回到季宅的时候,母亲正在后厨忙着备菜。

        季家的灯总是开得惨白白的,客厅里的挂bi电视机总是不肯停,她初一jin门,便看那橄榄绿的沙发让人觉得yanpi有些沉涩。

        沙发上坐的是季莱和季渠。

        季莱倒是跟几年前区别不大,脸danzi依旧带着些稚气,只是shen量是chou长了的,像柳枝一般发了芽,细nen的圆脸上嵌着jing1致的小鼻,只是那mei中不足的单yanpiyan睛显得没有那么jing1神,不过也无伤大雅,倒平添了一些向xia俯瞰的傲气,当然,她和宋婵衣不同,她是可以有傲气的,她本就是从小生活在蜜罐里长大的。

        季渠却是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往还没季莱gao的shen量已经bagao了许多,如此坐着看都已经显得gao大起来。他跟季莱虽是双胞胎,小时两人还有些相似,如今不细看是活脱脱像极了季晖堂,一样深深的燕窝和略方的xia巴,鼻zi是gaoting无肉的,嘴唇薄,是个初看有些好pi相但薄qing的男人了。他们的yan睛都是狭长敛光的,若是没有好气质相pei,必是面容刻薄之人,父zi俩如chu一辙地都dai上细边yan镜,倒是斯文起来。

        见宋婵衣走jin门来脱了鞋,却没预备她的拖鞋,她穿着袜zi踩在刚拖完地的明亮瓷砖上,显得有些局促,季莱鼻zi里倒是哼了一声。

        “一次xing拖鞋在你左边柜zi的上面。”

        季莱是从不会说俏pi话的,哪怕是好心的提醒在她不耐的生ying语气里也显得不那么善良起来。看来这么多年她依旧不像父亲,行之有效的虚伪面罩她是一dian也没学会。

        宋婵衣一声不吭地踮着脚拿chu了拖鞋换上。

        宋chun絮这时已端着汤锅走了chu来,她ruan腰凹着,似乎因为扎实的汤锅有些吃重,细眉微微拧着,边低声唤着主人家们吃饭。

        “宋姨辛苦了。”

        季渠还微笑着dao了一声谢,喊着楼上书房里的父亲,却还坐在沙发上没挪动。

        扭tou看季莱已经坐上了饭桌,完全没有要等待父亲的意思。

        季晖堂轻声走xia楼来,玄se的棉布拖鞋短暂停留在日se昏黄的楼梯上,似乎在盯着什么看。

        “楼梯扶手有dian积灰了,明天ca一xia。”季晖堂语气淡淡。

        “好的。”宋chun絮低tou看着脚面,利落地接了话。

        季晖堂说话从来不ai指名dao姓,其实在吩咐谁,大家都一目了然。

        他每日面se冷淡而颇有些艺术的打扮好像不允许他这么zuo,他自己也是故意端着的。

        是了,他如今在川山集团zuo着艺术总监一职。

        人说艺术家需要安静、孤独和氛围,世间还是不成名的艺术家来得多,他们多是忧郁挣扎的,很多人倒是追捧这种自带气质的艺术家。

        但季晖堂显然不一样,他如今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