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11攀援

011攀援

011  攀援

        “你zuo什么?”

        宋婵衣一副防备的模样。

        “我想在这儿吃了你。”

        谢策遥tian了tian嘴唇,故意用一种很xialiu狭促的kou吻说。

        宋婵衣从没想过他会这么无耻,脸似乎有些涨红了。

        “怎么?你和你那个男人在仓库里gan1的勾当以为我不知dao?不如别跟着他了,来跟我呗,我看我哪儿哪儿都比他qiang吧。”

        果然是恶毒吝啬的资本家,他可没那么好心来补发工资,他图谋的是什么可太明白了。

        不过,越是目的清晰的男人越是让她轻松。

        “想跟我上床?可没那么容易。”

        她好像理解了什么,突又淡定起来,也不急着走了,转shen坐在了沙发上,把两条细tui搭了起来翘起了二郎tui,那ruan绵绵懒洋洋的调调把谢策遥的yu望一xia勾了chu来。

        “话说你叫什么呀?”她又问dao。

        两个气氛暧昧的男女原是连姓名都未互换。

        “谢策遥。”

        “宋婵衣。”

        “怎么样?以后跟着我吧。”

        谢策遥拿chu了从他爸那儿学来的黑dao调调来,以为女人都吃这一套。

        “跟着你……我有什么好chu1呀?”

        她上xia打量他的yan神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才是那个被攻略的猎wu,让他有些不适起来。

        宋婵衣已经拿起了茶几上的putao毫不客气吃了起来,一kou咬xia去,汁ye一xia爆满了她的kou腔,酸甜,略带dian涩。

        “你想要什么好chu1?”

        谢策遥也顺坡xia,顺势坐在了沙发上,挪近了两人的距离。

        “你是文州一中的?”

        她的问题似乎有些无厘tou。

        “是又如何?”谢策遥有些摸不着tou脑了。

        她往墙角的镜zi里照了一照,已半卧在沙发上,臂肘倚着靠手,两tui依旧翘着,微笑着问他,仿佛她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这种姿势让他想起了一副欧洲的名画。

        她看着镜zi,双颊微染桃晕,yan角微微上挑,冬日的棉服包裹着她烟柳般的shen材。

        她mei丽稚nen的pinang可能是一把利qi,尖端朝nei还是朝外,端看她如何用了。

        “你能让我通过特长优等生jin文州一中吗?”

        她是熟练的捕兽猎手,明目张胆地布置着捕兽夹,生怕他看不见。

        “这是你zuo我女朋友的条件?”

        她看着他的半侧面,坐在沙发上的背是斜着的,手上捻着靠垫上的mao呢tou,目光斜视着在看她,像捧着一杯装满的shui,小心不泼chu来,但他的话又实在大胆,难以忽略。

        “女朋友?一起睡觉的关系可不都是男女朋友。”

        谢策遥越发觉得这个女人有意思。

        要使一个凡夫俗zi对某人或某wu产生re切的关注,唯一的办法就是刺激他的意yu,提起他对这事wu的切shen兴趣。

        “jin文州一中可不容易,我可以花钱替你买jin卓越班。”

        谢策遥一个gao中生,自然没有让她光明正大jin一中的这个能力。

        众所周知,文州一中的卓越班是另辟的,专给一些官宦zi弟和有钱有势的chu国班,考试成绩差了几分也无所谓,请大价钱的老师来辅导zuochu国申请,数据自然也是不会差的。

        “没关系,我自己有这个能力,你只需要给我提供你的信息渠dao,给我找老师面试辅导就行。”

        她可不是废wu花瓶,就算是凌霄花,也得有她攀援的能力。

        宋婵衣蓦地把shenti往他shen上蹭了蹭,鼻尖chu2在他的脖颈上,他的hou结明显地动了一xia。

        给男人一些甜tou尝尝,便已经足够了。

        “ying了?”

        她调笑着,此时两人的境地已经完全颠倒了过来,她才是主导者。

        她伸手向他的xiashen探去,chu2手柔ruan,像隔着一层温run的海shuichu2摸岩石上随着光线摇曳的shui草。

        他像个弹簧一般tiao了起来,这个野心胆大的女人完全chu乎他的想象。

        “你的联系方式,我办好了联系你。”

        宋婵衣不禁笑了chu来,两人沉默地加上了微信。

        他卷曲的碎发ca过有些红run的脸,一副受人凌辱的纯qing样zi。

        谢策遥打开了门,自己先走了chu去。

        宋婵衣看见了虚幻的另一dao门为自己打开了,只是钥匙还没握在自己手里。

        她倒是不急着chu去了,她还没吃够putao呢。

        躺在松ruan的gao级pi沙发上,她的心摇啊摇。

        看着悬在天花板上的纱帘被空调的nuan气chui着,也摇啊摇,撩著刚才他刚坐的空沙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