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12雾境H

012雾境H

012  雾境H

        一个男人在用手掌缓慢地抚摸她撅起的屁gu,一gen肉棒贴着她的屁gu激动得在微微弹tiao,蓄势待发要jinru她的桃花源。

        她在哪里?

        她眯着yan睛却看不仔细,只能微微辨认chu是在洗手台前。她的naizi紧贴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面,乳tou因为冰凉的刺激而gaogao竖立,仿佛在勾引着他。

        她以一个羞耻的姿势趴在洗手台上,镜zi里的她yan神呆滞,但yan睛里写满了qingyu,她不认识自己了。

        而shen后的男人因为镜zi上方环绕的雾气让她看不清脸,她的背被死死an住,动弹不得。

        “不……不要这样……求求你……”ruan绵绵的声音,细细的,带着嗯哼的鼻音,听不chu一丝在反抗的意思。

        她的声音变成怎么这样了?

        宋婵衣心里着急。

        不是的,她不是这个意思。

        男人邪气地笑:“是你在我面前摇着屁gu勾引我,我才想chajin来的,怎么翻脸不认人了?”

        “我没有……你是谁……”

        “我是谁?你撅起屁gu不就是为了给我cao2吗?还是说你这个sao货被谁cao2都行?”

        男人变了脸,“啪”的一掌打红了她的tunban,粉红se的掌印在nai油se的pi肤上,恰如其分。

        “你胡说……”她绵ruan无力的声音丝毫没有说服力。

        她的shenti像是被人cao2纵了一般,蜜桃般的屁gu依旧在扭着摇着,放dang地去找那个re源,男人的xingqi就在屁gu后方,她如饥似渴地用柔nen的手去抓后方的肉棒,拼命地想把他的肉棒saijin自己已经湿淋淋的xue里。

        “要不要我把鸡巴tongjin来给你松松bi1?”男人cu犷的语言明显刺激到了她。

        她好yang,好想要他的肉棒狠狠地chajin来,把她填满。

        从紧致的小xue里liuchu的淫shui把因为qingyu染深的阴唇打湿得亮晶晶、shui淋淋,如同涂了一层唇蜜,果冻般透明的光泽,诱人得想让人咬一kou。

        男人在shen后nie住了她的tunban,火re的大手已经快要掐jin她的肉里了,她不觉得痛,只觉得自己像一块七月里的冰,遇到他的rounie玩nong,已经快要化了。

        “不要……”她还在哼哼唧唧。

        shen后的男人用guitou抵住了她的xuekou,guitou立ma被她紧窄的rukouxi住了,但他却不jin来,只在xuekou来回的厮磨。

        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这样的折磨让她chou泣起来,饥饿难耐的她使劲往后够着他的棒zi,但她怎么都够不着,她急得直chouchou,粉se的小xue也肉yan可见地在蠕动,像是饿极了的婴儿的小嘴在蠕动着寻找乳汁,但她的小xue始终空虚,shenti里似乎有一tou野兽在叫嚣。

        “我要……”她终是松了kou。

        “要什么?”男人在shen后坏笑,笑意让贴着她的xiong膛都鼓动了起来。

        她脸颊上浮起了淡淡的胭脂se,像一个熟透了的shui蜜桃,等着男人来采摘。

        “要你chajin来。”许是意识到了这似梦似幻的场景透lou着奇怪,她逐渐大胆起来:“我要你狠狠地gan1我,你不是想gan1我很久了吗?怎么不敢了?”

        这是她会说chu来的话吗?她有些迷惘。

        可惜这挑衅的话语对男人似乎不起作用。

        “你知dao我是谁吗?”男人在问。

        “你是谁?”她的yan泪都快liuxia来了,跟她的淫shui一起淌了xia来。

        她没空思考这么多,qingyu的渴望占据了她所有的脑zi,她只想要被填满,被他cu壮的肉棒填满,最好能直接chajinzigong,被cha烂。

        “你说chu我的名字,我就chajin来。”男人蛊惑般诱导着她,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她脑中所剩不多的那一丝丝的意识在努力,只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

        “我不知dao……求求你了……你帮我松松bi1……”她讨好地摇着tun肉,丰腴的tun肉在男人yan前晃dang着,甚至起了肉浪的虚影。

        “好,那我先提示你一xia,你再好好想想。”男人突然大发善心。

        一gen火re的鸡巴chajin了她的xue里,似是有意又或是不小心的,他戳到了她的mingan地,长时间的空虚猛地得到了片刻的满足,她的淫shui立mapen了chu来,她的屁gu向后迎合,试图迎接xia一次shuang到大脑空白的撞击。

        但男人毫不留qing地ba了chu来,独留她的小xue汩汩liuchu寂寞的淫shui。

        她急了。

        “求你了……求你了……你想怎么cao2我怎么玩我都行……你chajin来你chajin来……”她的理智已经chu走,现在是只会交pei的原始野兽,绝mei的小兽脸上挂着泪珠,放dang又可怜。

        “我是谁?”男人nie着她粉嘟嘟的屁gu,熟悉的声音再次发问。

        她知dao了。

        “你是……谢策遥?”

        她撅gao了屁gu,以为会得到男人的嘉奖,已经迫不及待了。

        等等,是谢策遥!?

        宋婵衣猛地睁yan。

        是梦。

        她直愣愣地望着斑驳掉屑的天花板,她又回到了清河nong堂,阿婆在外面喊着吃她最ai的馄饨了,她却久久不能回神。

        她的neiku已经湿的快要滴shui了。

        怎么会是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