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14岁岁

014岁岁

014  岁岁

        不断有烟花she1上天空,仿佛一daodao反方向的liu星,烟花的种zi在天空中四散,它们在黑暗中恣意地盛开。

        “好漂亮啊……”

        邱若楠喃喃dao。

        烟花在他们touding的夜空缤纷着炸开,在黑se天际绽放着刹那芳华。

        像过去的十几年一样,他们站在nong堂kou,呼呼的冷风chui乱了宋婵衣的鬓发,她却不觉得冷。

        最好的友谊或许就是各自忙碌,彼此惦念,偶尔来一次聚会,过年在一起看炮竹,岁岁除。

        一年又一年,他们原本是小小的稚童,他们从四个躲在nong堂kou偷偷捉蚂蚁玩的孩zi,长成了现在的少年。

        邱若楠一贯有些婴儿fei的圆runrun的脸已经逐渐瘦了xia来,明亮的眸zi像是han苞待放的花。

        俞生扛了半个假期的家ju,肌肉已经愈发明显,越来越宽阔的肩膀和xiong膛无不在说着,他们长大了。

        只有楼明野因为大了他们七岁,一直充当着大哥的shen份呢,如今他也已经穿起了警服,但也依旧是有些少年气未脱的神态,现正甩着地上的哑炮玩儿呢。

        宋婵衣看了不禁失笑,从小过着贫苦的日zi长大,她有时会暗暗怪老天的不公平,但有时又觉得,shen边有这样几个那样好的人,她又没有那么苦了。

        “十,九,八,……”

        老nong堂的隔音是几乎穿透的,不知谁家的电视机里传来了chun晚主持人的倒数声。

        他们一向不ai看chun晚,只是在nong堂kou的柿zi树xia支起了小桌zi打牌,邱若楠已经输得脸上贴满了白se的纸条,hua稽得很。

        宋婵衣听到了倒数声,偷偷地把一张黑桃三夹在顺zi里一起打了chu去,浑shui摸鱼倒也没被发现,自己却瞒不住这一dian小事,咯咯地笑。

        “你又耍赖!”

        楼明野笑得更大声,背靠着阿婆们平日里坐的小椅zi,笑得快把整个人仰过去了。

        “三,二,一!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他们异kou同声地喊着,声音大到快要盖过遥远的电视机。

        “新的一年,我要考jin文州一中!”

        宋婵衣像是xia定了决心,脸上的笑都敛起来了,她从未如此渴望地想实现这个新年愿望。

        “新的一年,我要挣钱给我妈和小婵花。”

        俞生附和着笑,他看着宋婵衣的目光shui盈盈,ai得太满要溢chu来了。

        “我想去很远的地方上大学。”

        邱若楠也笑,她圆圆的脸上dang漾起标志xing的酒窝。

        “那我的新年愿望就是……让你们的愿望都实现吧!”

        楼明野依旧是哥哥的模样,每年每年,他都包容着他们的任xing。

        “算了算了,那我换一个,我要阿婆妈妈小姨都健康快乐,我要明野哥幸福!”

        宋婵衣还有没说chu来的,她想要岁岁年年人依旧,岁岁有今朝,年年有今日。

        她不好意思说chu来,怕显得矫qing,只脸上的笑更深了。

        她偷偷地想,应该会的吧,他们会像过去的十几年一样,re烈地,小心地,过着他们小小幸运的平凡日zi。

        过了零dian的钟声,一大批烟花炮仗在天空中劈里啪啦地响,硝烟gungun,纸屑横飞,re闹里带着一些人们的期待和凌乱。

        他们四个忙收起了小板凳,躲jin了幽黑的楼dao里。

        楼正国在楼上喊着楼明野的名字,叫他把楼xia的自行车收起来,楼明野忙不迭地答应着跑开了。

        邱若楠看见她弟弟邱卓天跑了chu来,忙跟了上去。

        宋婵衣本要跟上,却被shen后的两只大手圈住了她的细腰,两只有力的臂膀往后一带,她玲珑的后背和屁gu便严丝合feng地贴在了俞生灼re的shen上。

        他的呼xi声又cu又绵长,一呼一xi地pen在她mingan的脖颈上,宋婵衣立刻起了鸡pi疙瘩,jiaojiao地轻力用手肘推搡着他的xiong膛,但俞生在家ju城的力气可不是白花的,锁住了她的腰shen,她动弹不得。

        在黑深的楼dao里,他的呼xi和抚摸都放大了gan官的gan受,他温re的手掌贴着她平坦的小腹,微微nie着她的肉,似乎是事后的ai抚。

        男人的手越发不规矩起来,他伸jin了她厚厚的mao衣里,熟门熟路地抓住了naizi,nai肉嵌jin了他的掌feng里,hua不溜秋,他差dian握不住。

        “啊……”

        他像是在旷野上捉住了一只不知所措的小白兔,他rounie着它,ding端的红se莓果已经成熟了,是诱捕他的果实。

        他ying得要命,鸡巴立ma竖了起来,抵在了她的tunxia,yingbangbang地戳着她的tun肉。

        她顿时湿run了,shui在xuekou渗透了neiku,dang漾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