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16焰火

016焰火

016  焰火

        小屋zi的窗格zi里,月亮从云里chu来了。

        炮竹的灰烟把月光模糊成一半蒸腾的影zi,照chu小屋里四肢纠缠的男女。

        男人一shen腱zi肉黑亮黑亮的,如同一匹野ma。

        但此刻野ma在女人shen上驰骋累了,已经熟睡。

        一只臂膀弯着,搭在她雪白的naizi上,压得她xiongkou有些chuan不上来气。

        她shui淋淋的xuekou还在往外liu着白浊。

        yeti缓慢liu动和蒸发的chu2觉让她一时觉得xuekou依旧yangyang的。

        撇tou看见累了就沉沉ru睡的男人,nong1密的睫mao耷拉着。

        她一时有些无名火。

        宋婵衣气呼呼地把男人的臂膀推开,起shen掰着大tui往tui间ca拭着xingai的痕迹,余光瞥见桌上的手机又响了。

        “chu来,带你上山看烟花。”

        是谢策遥。

        宋婵衣ca拭完还觉得tui间泥泞得很,想冲个澡却又犹豫,怕吵醒珍姨。

        俞生这小阁楼的房间没有独立的卫生间,要洗澡还得到楼xia去。

        迟早离开这个鬼地方。

        她郁郁不平地想着。

        宋婵衣便只是套上了衣服,甩了门chu去了。

        即便是电话铃也没吵醒刚she1完的男人,俞生心满意足地睡着。

        许是关门的声音太大,他也只翻了个shen。

        炽re的烟花在touding绽放,这是并不gao的小山坡。

        夜幕xia远远的房zidian着明暗不一的灯火,从山xia映chu辐she1着的昏黄散光,反晕着朦胧的烟霭,是烟花绽放过的薄薄烟霭。

        她心里随着劈里啪啦的烟花燃放声在逐渐升温。

        那燃放的好像是她沸腾的心烟。

        她脑zi里甚至浮现chu记忆里那些酣畅的xingai,还有童年的温qing瞬间。

        这并不冲突。

        就像静悄悄的山,闹哄哄的烟火,它们也不冲突。

        她转tou就吻住了他的唇。

        这个吻像是从她心底冒chu的一个火焰,赤luoluo的,灼re的。

        在tang着他,煎着他的薄唇。

        她min锐地gan觉到他微妙的颤抖。

        四片因为冷风chui得冰凉的唇ban,两个互不了解的灵魂。

        但不影响他们此刻的拥吻。

        在这个新年的晚上,在冷风肆nue的寂静山岭,在被璀璨的烟火照亮一方的夜空xia。

        她的she2tou伸jin了他的齿间,纠缠,搅动,是chao湿泥泞的果冻,翻着xiyun他的she2尖。

        他脑袋像ba掉浴缸的saizi,已经空了,qingyu的shuiliu一泻千里。

        燃放过后的硝烟味在山ding袅袅飘着。

        昂贵的烟花也只燃放了片刻,比昙花谢得还快。

        他们的吻在烟花寂静中短暂地剥离了,唇间藕断丝连,扯chu了晶莹的一条丝线。

        他的手已经伸jin了她的棉袄里,隔着薄薄的打底衫,掐着她没穿nei衣的naizi。

        两人一时没说话,只静静地盯着山xia的灯火。

        “咳咳咳……”

        躲在车后chou烟的谢庆突然咳了起来,许是被烟呛到了。

        谢策遥收回了摸着naizi的手,皱了眉,狠狠地瞪了过去。

        却只看见燃放完的烟花筒在不远chu1歪歪倒着。

        谢庆在车后只louchu半个脑袋。

        谢庆冤枉得很。

        大过年的,他陪着谢策遥上山来chui冷风,还要负责开车,上了山还得在风里dian烟火。

        连找到这个女人的家都是他提前zuo的功课,他多不容易啊,讨好谢家这个小少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此刻谢策遥在那儿得逞了,亲着香ruan温run的女人。

        他却只能躲在车后tou,气都不敢chuan一声。

        好不容易在冷风里dian着了一gen烟,刚chou了一kou,半天没喝shui的hou咙就被呛到了。

        还要被谢策遥愤恨的yan神烧着后脑勺。

        他哪敢转tou,只能装作若无其事,靠着车门不敢动弹。

        烟火燃完了,气氛已经被破坏了,谢策遥也只能拉着宋婵衣的手起shen。

        纤手ruanruan地搭着他的xiong膛,他的心tiao又有些加快了。

        远chu1的灯火闪闪烁烁地动着,好似萤光千dian。

        谢庆见他们起shen了,识趣地跑远了,用钥匙遥控着打开了后备箱。

        满满一后备箱的玫瑰,被大大小小的彩带凌乱包裹着。

        俗气,但依旧浪漫。

        “喜huan吗?”

        谢策遥在她耳边低声地问。

        宋婵衣没说话,她chou了一支玫瑰拿在手里,抬toujiao俏地对着他笑,眉yan弯弯的,像是天上的月牙。

        她半依偎在谢策遥的怀里,你侬我侬地又亲了一会儿,两张嘴像是黏在了一起。

        夜幕更深了,两个人被风chui得僵住了,摇摇晃晃地坐jin了车里。

        宋婵衣半靠在豪车后座的ruan垫上,脸上也泛起了玫瑰se的红run来。

        许是车里的nuan气chui得她被冻僵的脸回nuan了,也许是因为谢策遥整张脸埋在她的脖颈里钝钝地啄吻。

        她闪烁的眸zi无神地看向前tou,谢庆正目不转睛地开车驶向山xia。

        手里的玫瑰歪歪地无声倒在车座xi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