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20雨烟

020雨烟

020  雨烟

        厅里的已经细嚼慢咽,餐后饮茶。

        后厨的残羹冷炙和一shui槽的锅碗瓢盆,还在等待清理。

        看着这混沌的厨房,宋婵衣叹了kou气,撩起袖zi想帮着母亲先ca拭一xia台面。

        她终究是个面冷心ruan的。

        却见宋chun絮没端碗筷而是提着一大袋zijin来了,最近宋chun絮不知为何瘦了许多,提着一大袋zi看着吃力的很。

        “妈妈,你提着什么?”

        不问还好,问了,宋chun絮的眉一xia蹙紧了。

        “夫人‘施舍’的衣服,都是大牌zi呢。”

        宋chun絮自嘲地笑笑,明明瞧见她yan里却han着泪花呢。

        宋婵衣也是无奈,她这个母亲,惯是个玻璃心。

        “我瞧瞧。”

        她拎起一大袋zi瞧了两yan,都是些适合日常的衣wu,看着都是全新的样zi,不像是穿过的。

        “我瞧着都是ting好的衣服,扔了也是可惜。”

        “她当我是捡破烂的。”

        宋chun絮总是有着不合时宜的傲气。

        “您这气节,心比天gao。”

        瞧瞧,宋婵衣的嘴又上了刀zi。

        “连你都这么说我,小婵,你不是不知dao我有多苦……我拉扯你长大……”

        宋chun絮的泪啪嗒啪嗒地落xia来了,滴在shui槽里肮脏的碗碟上,溅起了不着痕迹的shui渍。

        “你说来说去总是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呢?不如多吃dian饭,好好休息,别这么累着自己,我看您最近都瘦了。”

        宋婵衣却是不愿看到她这副模样,也不想听这些陈词滥调,只推开了shui槽前的母亲,拉起袖zi,一言不发地把碗筷都给洗了。

        她一通收拾完,母亲却还在那里chouchou搭搭。

        对于宋chun絮这位ruan弱的母亲,她向来是没辙的,只能任她哭哭啼啼一番,这么多年一直如此,她有些麻木了。

        她烧了reshui,拿着茶炉和火柴chu去。

        厅里却只剩xia季渠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见她chu来了,用讥诮轻浮的yan神上xia打量她。

        “今天辛苦你了。”

        季渠嘴上是客气的,薄唇是笑着的,言语间是黏黏糊糊的,可惜yan神像是在剥她的pi,懒懒的,阴冷的。

        宋婵衣懒得搭理他,放xia茶炉就走了。

        隐约听见宅zi外汽车发动的声音有些细碎,汽车驶离,逐渐远去。

        许是林采时又走了,许是那位陆先生。

        “好了,我明天带你去买新的,你哭什么……她也就是过来显摆一xia,现在已经走了,你知dao我心里是有你的……”

        宋婵衣刚绕过走廊的拐角,还没走到厨房门kou,便听见季晖堂的声音。

        他不知何时过来了。

        你瞧,女儿的话向来是不guan用,得让季晖堂用薄如蝉翼的话来这么一哄,母亲立时就gao兴了。

        厨房幽幽的灯光打在他们两人相拥的背影上,不知dao的还以为是什么璧人。

        可惜此刻男人的手却伸向了女人的屁gu,rounie着她的tun肉,掐jin肉里,女人躲躲闪闪,半推半就。

        宋婵衣脸上满是讥讽的笑。

        男人的ai往往都是稀薄的,都不够煮一碗汤。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