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32漩涡

032漩涡

032  漩涡

        谁都知dao漂亮的衣服里有皱的肚pi,有堆积的肉shen,肚pi里有嚼烂的shiwu和等待排xie的屎niao,但城市里的文明人谁都不说破,所有人都墨守陈规地尊重着富丽华服给人类带来的光环,对着shen份权力的空壳鞠躬叩首,谁也不提背后的肉ti贪yu。

        宋婵衣不得不承认,其实自己也是个十足十的俗人。

        她抚摸着一袭月白se的连衣裙搭pei绒mao披肩,银se的丝线绣着星月,diandian洒在袍裾间,素se寻常不张但chu1chu1透着jing1致优雅。旁边的鞋盒里还摆着一双素白的小pi鞋,ruan乎的真pi穿上了她也没觉得磨脚,适合得很。

        “小谢爷特地让我去订的,说您肯定喜huan,您试着应该合脚吧,要是不合脚我ma上去换。小谢爷今天还得去办我们谢爷交代的事儿,今天让我安排人送您回去。”

        谢庆已经奉命在楼xia的商场取了衣服,拿上ding层给她瞧,还ti贴地给她拎着衣架展示,谢庆的态度仿佛突然恭敬了起来,diantou哈腰的,跟之前的态度判若两人,不知dao是受了什么影响。

        迷汤人人ai听,但宋婵衣可不想lou怯。

        “知dao了。你chu去吧。”

        宋婵衣顺势矜贵了起来。

        谢庆带上了门,站在外tou等着。

        她试起了新衣,素se的裙鞋衬得她如清雾笼泻,轻影疏斜,仿佛一袭月se虚虚地笼在她shen上。

        她对着昂贵的布料和pi质摸了又摸,维持着坐姿,对着镜zi没有动弹许久。

        后知后觉的贪yu好像比谁都无止境,比什么都易吞噬,在占有她灵魂的一寸寸。

        她望着gao铁窗外极快地闪过影影绰绰的远山和梭树,不似来时的风雨方殷,她的心qing也好像翻了篇。

        绒mao的披肩nuan和极了,穿来的一shen衣wu已经被她扔jin了文州站里的垃圾桶。

        她提议让谢庆送到gao铁站就好,谢庆不敢违抗,经过谢策遥的同意后,送她到文州站,还安排给她买了商务座,忙前忙后的。

        整个宽敞的商务车厢只有两个人,安静地chu奇。

        她静静坐着,她不知如何使用商务座的屏幕,只能抚摸着披肩上柔ruan的pimao,披肩nuan和极了,她缩了缩脖zi,百无聊赖地盯着玻璃上倒映着的坐在后面的男人发着呆。

        后面的男人看起来很累,shi指和中指rounie着鼻梁,皱着眉tou,紧闭着yan睛,半躺在椅背上。一shen卡其se的西装很合shen,打着花哨的波dian领带,时髦的很,像是个花花公zi,但他眉间的疲惫gan又好似一位失势的上位者。

        这位矛盾的陌生人让她一时有些看不透,她毫不掩饰地通过玻璃的折she1打量着她,突然男人睁开了yan睛,穿透了玻璃,对视上了她打量的目光。

        见玻璃里映she1chu的前座女人素面朝天,年纪很小的模样,但shen穿剪裁合shen的衣裙,云鬓蓬松笼在脑后,两片嘴唇亮汪汪的,jiao红yu滴,yan神里透着不合年纪的妩媚勾人,还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倒影看。

        连轴转了几天,林过庭本来就疲惫得很,如今更烦躁了,前座的女人不知又是哪个笼zi里养chu来的金丝雀,看见有钱男人就想扑上来的捞女。

        这样的女人他从小见的多了,如今他家里那位老touzishen边的那些个女人已经够他烦的了。

        “小jie,请你不要盯着我看,这样很不礼貌。”

        “啊?你说我吗?”

        她仿佛刚从发愣中回过神来,yan神还带着些呆滞和不知所措,她转过tou来直视着他的yan睛,直接地反而让他有些无措起来了。

        “我想这里没有第三个人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