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33吮H

033吮H

“小婵,你跟我说,到底是什么事。别哭了好不好,哭得我心都疼……”

        俞生怀里抱着,嘴上不断地问,他小心翼翼地,不敢抱紧了,生怕nong疼了她,又怕抱松了一不留神她就跑了。

        她如同一个han冤的小孩,哭着,声嘶力竭,不知dao要怎么停止,渐渐似乎忘记了起初是为了什么而哭的。

        原还在台上唱歌的俞生,一yan就望见了走jin酒吧的宋婵衣,觥筹的人影和晃yan的灯光,让他有些晃神,宋婵衣的脸上带着微笑看他,但这么多年的相chu1,他怎么会看不见她yan里han着的绝望的悲伤和隐隐泪shui。

        只需要一yan,他一xiazi就好像喝xia了一杯nong1郁而芬芳的毒酒,他连最熟悉的歌都弹错了音,踉踉跄跄地表演完一首,忙向阿笛告了假,抱着她回了租住的单间。

        “你抱我,你抱我……你抱我!”

        一路上,宋婵衣只不停地哭,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shen上,埋在他re腾的颈间,不停地索抱。

        她的鼻尖都是他的气息,shen上是他覆盖的味dao,仿佛是一个可以不假思索坠ru就不愿醒来的梦。

        俞生叹了kou气,那便不问了,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男人和女人往往不同,男人对xing的反应直接而凶猛,他们的基因里好像就印刻着繁衍的代码,并且shenti一如既往地执行。

        而对于接吻,男人和女人也是不同的。

        吻对于女人来说是ganxing的,是一种qinggan的发xie,但男人常常把接吻和xing划上等号。

        唇齿相交间,相濡以沫间,俞生很快就ying了起来,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

        她在他shen上扭动着,摩ca着,tian舐着,他无可抑制。

        她像一只不知疲倦又忠诚的小狗,在他的kou腔里tian着,yun着,xi着,卷着,是绚丽又糜烂的qing谊。

        一个双方都投ru的激烈的吻不亚于一场完整的xing事。

        宋婵衣坐在狭窄的床tou柜上,肩膀靠在又ying又冷的墙上。

        她微微睁开yan,俯视着跪在她面前的男人,像个虔诚的信徒,抱着她的双tui,tou微微低于她,他抵着她的脸,cucu地chuan气,还在回味这个久未见面的吻。

        环顾四周,这个被俞生短租xia来的单间拥挤异常,堆满了俞生的行李,刚搬jin来不久,还未来得及整理,本就不宽裕的地上散着零零散散的乐谱草稿,垃圾桶里的许多草稿纸团已经满得溢chu来了。

        显然,他是迷茫的,拮据的,离开了学校,离开了nong堂,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工作,每日里疲于奔命,在酒吧里唱着反反复复那几首歌,网上的粉丝来了又去,已经许久没有liu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