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41情雨

041情雨

040  qing雨

        窗外的chunse已经从樱花枝tou压了jin来,但浠沥沥的雨xiejin篮球馆的屋檐xia,nen绿se的樱树在风里微微摇曳,树叶上的残滴落在地上,仿佛能听见声音。

        两人安静无言地并排在屋檐xia站着,一时都没有说话,江行棹在心里斟酌着要说些什么,这个年纪的男孩总是对于女人有一些矜持和幻想的。

        宋婵衣却是想到了同样是xia雨天,上一次还是在shi堂里的那把伞和那碗砂锅,是同一把伞,只是上次他跑jin了雨里,这次他们一起躲在伞xia。又想起……初次见面他从季渠shen边搂过她的手臂,有力的,微微发tang的,恍惚间好像还是昨天。

        她很少回忆,好的坏的,她更愿意抛之脑后,那些贫穷的,阴暗的,龌龊的,见不得光的,哪怕是掺了一些糖的回忆,都被割舍掉,一丝也不想,只直直地往前看,zuo一tou斗niu,往前冲,是她一如既往的执念。

        江行棹,他不一样,他对她的往事一无所知,对她是全然的男女之间的暧昧贴近,他不一样,她愿意想起与他的回忆,是蜂蜜shui一般的,她说不chu的味dao,甜丝丝的,runrun的。

        有些心乱了,她需要清醒一xia。

        “宋婵衣!你gan1嘛……”

        江行棹呆住了,yan睁睁看着粉红se的shen影从shen侧窜jin了雨里,踩在台阶xia的草坪里蹦蹦tiaotiao,转tou对着他无害地笑,樱花树被她半扶着,随着她的tiao跃也顺着雨shui,掉落粉红se的花ban,像极了影视剧里的浪漫婚礼,漫天飘洒的花ban,和一个mei丽的,圣洁的,穿着婚纱的姑娘。

        她光溜溜的tui已经有了shui珠,粉红se的上衣已经被密密的雨打湿,她却还在雨里笑,仿佛淋湿的人与她无关。

        “谢谢你的伞。”

        她不tiao了,浑shen湿透的她,还在谢着他的伞,前言不搭后语的。

        许久许久之后,他甚至已经记不清这一天是哪一天,雨什么时候开始xia,樱花是什么颜se,这个世界仿佛只有他和她,空气清冷湿run,雨shui在地上静静地liujin排shui沟里。

        他只记得,在他少年轻狂的青chun里,擎着伞,和一个女孩,在樱树的见证xia,他好像挣脱了从小的教育和规矩框架,也冲jin雨里,tiao着不知所谓的舞,像个傻zi一样乐着笑,也不知在笑些什么,看他手舞足蹈的不协调样zi,她笑得更开心了,牙花都lou了chu来。

        当时他甚至不知qing,她设xiaqing网捕获他,但他心甘qing愿地tiao了jin去,把自己的手脚都绑了起来。

        “啊湫!”

        她xi了xi鼻zi,不chu所料地着凉了。

        车上本来有些安静地骇人,被宋婵衣的一个pen嚏打破了奇怪的凝滞。

        江虞礼紧闭着yan睛靠在pi座上,nie了nie鼻梁上方,最近市里的教育工作连轴转,为了新的素质教育普及,上tou的审查也越来越多,偏偏手底xia的几个关系hu尸位素餐,制造了许多麻烦,几个烂摊zi等着他收拾,他已经快两天没好好休息了。

        两个落汤鸡挤在后座的另一侧,都不敢说话,宋婵衣的yan神大胆地穿过江行棹,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男人,还真别说,兄弟俩的侧脸还真有七分相像,只是江虞礼的嘴唇更薄,额tou更gao一些,鼻梁的弧度那简直是一模一样。

        江行棹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