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45慰藉

045慰藉

045  wei藉

        房间里有焦糖的气味侵ru,还有炒花生的香味,一定是俞生他姆妈又在zuo着小卖bu里贩卖的零嘴。隐隐的菜汤味,后街摊zi的烧烤味,刚割过的青草味,花开的芳香,飞尘的气息,还有,妈妈的乳香。

        她想,有多久没有和妈妈一起ru睡了,宋婵衣埋在母亲的颈间,还是小时候的味dao,但母亲的颈上已经有了掩不住的颈纹,她迷迷糊糊地幽幽叹了kou气,又沉沉睡去。

        小阁楼里的深夜,一弯新月划过楼角,给并不gao的nong堂墙nei洒xia一片朦胧的月光,格外神秘而安静,小镇的人们总是ru睡得很早,只留几声野猫发qing的chun叫。

        “咚”的一声,是小石zi砸在窗框上的脆响,宋婵衣眯起了yan,月光把整个阁楼照得格外莹亮,银霜一般落在窗台上,她知dao是谁在敲打她的窗台,她撑起杨柳般轻盈的shenzi,俯首看着母亲依旧像小孩zi一般熟睡,悄悄地xia了床,赤着双脚。

        阁楼的小卧室窗hu半开着,有月的味dao,但它的小主人已经xia了漆黑的楼dao,她先是跑了几步台阶,但未着半缕的双足被细小的灰尘碎粒磨得疼,便缓xia了速度,白se的睡裙让她的背影犹如轻飘飘的幽灵。

        楼dao外的小院里有着不细细听是注意不到的窸窸窣窣声,在静谧的夜晚都显得不那么明显,她侧着shenzi从楼dao的窗kou探chu了半个圆run的脑袋。

        几家人公用的小院里晒满了腊肉和各种腌菜,盆盆罐罐铺了满地,月光在石板地上幽亮的白se反光让她看清了院zi角落里的男女,他们推搡着仿佛有着什么矛盾,但无疑是亲密的,男人半拥着女人的腰肢,凑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悄悄话,女人先是不断地用手臂打着男人厚实的肩tou,但慢慢地也就ruan了xia来,伏在男人的肩tou低低chou泣着,生怕惊到邻里。

        厚实的臂膀和微弯的脊梁让她一yan就知dao了他的shen份,是她已经许久不敢直视yan睛的楼家阿叔。

        楼正国是透亮的,朴实的,是整个清河nong堂里大家最为尊敬的阿叔了。他多年的ti力劳作终于供chu了一个警校大学生,但脊背已经被岁月的重量压弯了,好不容易有了更好的生活却还不愿退休,不断地去打着小工,生怕给楼明野造成什么负担。他早年也是当过镇上的警察的,即使到如今,邻里街坊的遇到什么事qing也愿意听他一言,但不知为何后来他zuo着微贱的苦力活,与警局是半dian不相gan1了。

        他肩tou伏着的女人不是王翠珍是谁,她略厚的背也写意着多年艰辛,也就俞生这几年长大了还能帮些忙,小卖bu的重货她这么多年自己jin货,自己卸货,隔三岔五地还要炒一整锅的花生来卖,只为了节省一些生熟花生的差价,像一个男人一样扛起了整个家,也就只能从她依旧纤细的腰肢和依旧耐看的侧脸轮廓还能依稀瞧chu年轻时的模样来。

        宋婵衣一dian也不意外,楼正国是早年就丧了妻的,早到连楼明野都不记得母亲的模样了,一直说着为了明野不再娶了,jian持了许多年,那些街里街坊的也不再劝着给他介绍对象。

        而王翠珍也是当年方圆百里有名的一枝花,不知为何瞎了yan嫁给了俞清河,俞清河跟着连襟,也就是邱若楠的阿爸邱海,一起欠了一屁gu赌债。

        邱海是一贯的油pi油脸,偷着卖了工地上的一批货给窟窿填上了,被开除就挪了个更远的工地继续zuo着他的营生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