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湿漉漉的月光(NP) > 051斑马

051斑马

051  斑ma

        她没穿nei衣。

        江行棹站在树荫的暗chu1,生生看着宋婵衣走了过来,ma上就要迎面撞上了,她ruan绵绵的那两坨肉在衬衫衣襟里已经晃dang了起来,在光影的斑驳xia显得尤为刺yan,ding端还鼓起那么两个小包,是……是她的……

        他立时摇了摇tou,不能再想了。

        江行棹这些日zi过得属实煎熬,哥哥的秘书韩群早在第一次见宋婵衣的那晚过后,就来找他隐晦地表达过哥哥的授意,无非是那些古板的教条云云,他思考几日还是去了哥哥的房间追问,没成想一向严肃的大哥倒是没有直接反对他的ganqing。

        江行棹依旧记得那晚,江虞礼坐在书桌的后tou,书架的阴影打在他脸上,他难能可见地对他笑了一xia,轻柔地说:“小棹,江家的担zi压在我shen上已经够了,你就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吧。”

        他从未见过哥哥这副姿态,是羡慕他肆意的青chun,还是回忆自己的往事呢,他想不清楚。

        但江行棹也不是一个肆意妄为的人,哥哥的不阻拦反倒让他一时间踌躇起来,他不愿意一直躲在父亲和哥哥的羽翼xia理所应当地享受权力和富贵。

        他从韩群那儿得知了宋婵衣的信息,她是个父不详的私生zi,她家境贫寒,家里只有一位zuo佣人的母亲和阿婆,而小姨的shen份似乎与江虞礼最近接chu2的那些人还有着千丝万缕。

        an照韩群的意思,就该离这样复杂的女人远一些。

        可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在校园里找寻她的影zi,gao三的绿se教学楼在校门kou,gao二的白se教学楼在深chu1,他总是借着去学生会的由tou,不停地往白楼里张望,哪怕是看见她一yan,他也觉得xiong腔里满满的,是从未有过的gan受。

        樱花如今都谢了,凋零的速度快到难以察觉,淡绛的地面折堕了零散的花ban,枝tou早已经是另一种绿se,新树的青荫骤然暗淡了,连校园的小路都跟着褪了颜se,那场樱花雨和她仿佛都像是一个梦。

        “学长。”

        转yan她已经走过了树荫,踩着阳光向他走来,眉yan清减了,肌肤却依旧皓白,她那么乖巧地笑着对他,乌黑的大yan眨呀眨,mei得像一枝擎着雨lou的小白花。

        “还适应吗?”他一时间不知dao说些什么,只客套地问候。

        “已经差不多适应啦。谢谢你的帮忙,要不是你,我说不定连英语面试那一关都过不了呢。”

        她皱了皱gaogao的鼻tou,仿佛在对他撒jiao。

        “你已经谢过了多少次了,别这么客气,学弟学妹们我都会一样帮忙的。”

        江行棹摸了摸运动后冒汗的鼻尖,话语里故意拉开与她的距离,心里不知什么滋味,一阵湿漉漉又凉飕飕的寒意在心touhua过。

        “那……上次说好的饭……学长什么时候赏脸吃呀?”

        那双大yan睛很是无辜,她微微朝上仰着tou,好似完全不懂他话里委婉的拒意。

        江行棹的长yan盯上了她粉红se的嘴唇,他顿时想到了那日在分别的时候,他唇上的那果冻般的chu2gan,像樱花的唇ban一样,柔ruan,细腻。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