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22:在小bi里演一遍她男友如何骗jian其他女生(玩具3PHHH

22:在小bi里演一遍她男友如何骗jian其他女生(玩具3PHHH

经常运动打篮球练就的扎实肌肉,轻轻松松握着两条白nen的长tui,以肉qi深连交合的姿势,将人旋了一圈,转到自己面前,不等女生蹦跶,双掌往左右两侧扒开小肉tun,louchunen红刚被she1击过,liu着白jing1的菊xue。

        卫格鸣膝盖一弯,一顿,接着一gu压迫gan从大肉zhu的底bu顺着zhushen向上,一直压到了抖动的guitou,过电一般的快gan,令他倒xi一kou凉气。

        “嗯哼~~”,白lou更好不到哪里去,男生这一xia,令两gen肉zhu这次位置换了换。

        前面已经埋了一gencu大异常的guntang真人大鸡巴,环绕zhushen的青筋似在呼xi,在她颤个不停的花dao里微微摩ca;后xue居然又被可怖的肉qiqiang行撑开,鼓胀而微疼的gan觉,当即使肉躯哆嗦泛酸,一波颤栗,一波僵直,反复交替,shuangwei不已。

        充上电的模型人,恢复初始状态,已经平躺。两人就以这样坐xia的紧密姿态,保持小波小波快gan涌来,颤抖享受着。

        卫格鸣见人被cha得哀婉呻yin,心绪越发亢奋,本能缓缓后退,再深cha而ru,一gen到底,guitoudingbu被saoxue急剧的收缩绞杀chu一diandiannong1白,混ruzigong分mi的sao汁中。

        “啊~,你……帮我什么?要是没个所以然,我没证据也要找新闻媒ti控告你!”白loujiao怒嗔怪,小屁gu被套在跟哥哥一样cu的肉zhu上,又被可怖的大货,凶狠狠杀ru,nen白的tun一阵阵chou搐,当初在男友宿舍被一tonggaochao的汹涌酸意,再次无qing又快速地chou打她的zigong。

        随着一声gaoyin,对着深chatinei的两gen大鸡巴,难以自控地penxie了,殷粉的肉唇磨着雄xing耻mao和鼠蹊bu,翕动吐蜜。

        “别这么急。”卫格鸣边在gaochao紧箍的淫xue中,以极短的距离撞击,跟着chou搐的频率,品尝销魂之味,边拿来手机,摆到她yan前,dao:“给你看个好东西,这是实时监控。”

        白lou一手向后,撑着模型人的腹肌,双tui夹在卫格鸣的腰上,被他不停ding撞,只能颤颤巍巍拿起手机,一看紧眉:“嗯嗯~,你寝室?”

        “嗯,不然你猜我今晚为什么回家住。”

        “他直接带女生回寝室?”白lou又刷低了认知,肉壶跟zigong被大guitou被撞得不是很用力,但酸快的shuang,令jiao躯不停给chu回应,渐渐,手撑不住,她躺了xia去。

        这xia,后xue的肉杵huachu来了一些,但前面tong得更深更重。

        “每周几次,时间不固定,人员不固定。”卫格鸣散漫陈述,shen心全在yan前这ju媚人的女ti上,他也跟着覆于她shen,ting送大肉diao,研磨媚肉,噗呲噗呲响。一只大手深深陷ru白nen的乳肉中,恨不得将这对玉乳rou碎,把白lourou坏。

        可偏偏这样的力dao,令xiongbu酥ruanqingre,空余的小手抓住他的手臂,白lou哼唧着,又疑惑:“轻一dian。他哪里那么多女人?”

        吻了一kou白花花的nai肉,把乳tou放到she2尖,磨了磨,他又亲了一xiadao:“骗来的。”

        “嗯?怎么骗?”

        “陈述有dian麻烦,要不要我给你演一遍。”卫格鸣没有规律的rounai,结实的shen板又压在jiao小的女ti上,向上摇蹭,大鸡巴cha里面ding来ding去。

        “演?”白lou手指差dian抓不牢手机,瞧画面里,周远航床中间躺着一女生,另外床尾还lou着一条光溜溜的大tui,一动不动,“嗯~,怎么这个女生没动?”

        “我们是人tiqi官学科专业,尤其主攻生zhiqi官,那个女生正在排队。”卫格鸣放开ruannen的大乳,用自己的xiong肌,把它们压成漂亮的乳饼,从她手中chouchu手机,牢牢固定,这xia两人能一起观看监控画面。

        当然,他唇埋在白lou侧耳边,shenti严严实实将人压盖,如一对re恋中的qing侣一般,上xia左右磨得火re,小saoxue发chu吱吱shui声。

        “嗯~,他怎么骗?你也cha在我里面了。”白louluolou在外的肌肤,正面几乎与他如胶似漆的撕磨,re火侵shen,xue酸肉yang,双tui夹在他的后腰tun上。

        卫格鸣邪笑,shenti持续缓慢ting动,问:“小sao货最近的阴dao是不是疏于保养了?”

        “嗯?”

        当前这个年代,因为生育困难,人们更加注重nei外一起保养,阴dao和zigong即便是白lou以往保守的生活,也要定期去医院或疗养院zuo一次,这很重要。

        “我嗯~,我有定期保养。”过了2、3秒,白lou反应过来,这家伙开始演了,瞧了一yan手机画面,pei合回答。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