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误会27:亲妹妹嘛,总得被哥哥强jian几次(HHH)

误会27:亲妹妹嘛,总得被哥哥强jian几次(HHH)

“啊~,你这个qiang奸犯!不要~!不要!不要再chajin来,好……好深~”,白lou惊恐中,一时未发现正压着她奸的男人,正是亲哥哥。

        白苏被妹妹的胡乱挣扎,勾chu了恐怖的兽yu,起先大开大合,枪枪ru肉,击穿sao心,被淫yu浸染的双手nie紧妹妹丰满ruannen的大乳,骇人的大肉diao往小屁gu上疯狂撞ru,凶横奸淫着亲妹妹淫浪的saoxue,和mei味的zigong,一xia又一xia,一kou气连奸几十回。

        “啊啊啊~啊~啊!不要!别,bachu来,你bachu来,再奸我,我啊啊啊~,我告你!”白lou趴着被迫gao声淫叫,嘴上呵斥的言语气势不敢弱。

        可shen上的男人奸得实在太凶了,jiao躯狂颤,mingan的花xue本能地包裹住qiang奸她的淫gen,一波波蜜汁收不住,尽数淋在了不停ru侵她深chu1的guitou上。

        白lou双tui乱蹬,像条在案板上垂死挣扎的鱼儿,手臂被压制,双手只能紧紧抓住枕tou,被迫承受着背后一遍又一遍的奸nong,双乳被nie得生疼,一切都是如此cu暴可怕,可她的shenti在反抗的意志中,悄悄背叛,cu大可怖的大肉棒chou拉狠ru间,sao乱的媚肉与之勾结,磨chu炽re的火花不说,还吐chu汩汩淫汁,run着大wu,愈加顺利的qiang奸自己。

        “啊啊啊~啊~,放开我!”她的shenti陷ruyu罢不能的淫yu中,yu拉着她的意志一起沉沦,难过和qiang烈的快gan交杂,大脑一片糊涂。

        周远航瞧着自己女友,在男人狂风暴雨的玩命奸cao2xia,shenti从一开始的奋力反抗,到中间时不时用力扑腾一次,到现在,居然翘起小sao屁gu,去迎接男人大鸡巴的恶意奸gan1。

        “sao死了,我就知dao,dang妇就是dang妇,是不是被奸shuang了,就想着跟人通奸,背着我跟男人chu轨。”

        他没有看到两段视频的前后时间,脑zi直接xia了cu糙的定义,肯定是他的女友被人奸透了后,才发展chu这段通奸的关系来,不然好好的交往了2年,怎么突然说翻脸,就翻脸了。

        此时的世纪,xing观念比较开放,但官方还是规定着忠贞,通奸不是乐于助人,被抓到,证据确凿,也是不小的罪名。不过往往很少有人以此被定罪,因为暗地里,即便换妻都是小把戏。

        不过对于周远航现在shen上的两项起诉,是个有力的辩护方向,所以在两人激烈的奸淫画面前,他的表qing兴奋到扭曲。

        白苏咬着妹妹,qiang有力压着jiaonen的肉躯奋力冲刺,似要一kou气将妹妹奸到gaochaoxieshen,销魂紧致淫xue带来的滔天快gan,令他被电击了似的,蠢蠢yushe1。

        “不要,啊啊~,嗯哼~,别~~,zigong,不~~啊啊啊~”,白loushenti无法抗拒哆嗦着,紧拽枕tou,后腰和tun在极致的浪chao中,被奸得越来越往后翘,小tuishuang得翘起又怕xia,shenti死命迎合着qiang奸犯激烈的choucha,十分放浪形骸。

        白苏狂奸shenxia狠狠chou搐的妹妹,把naizi抓扁搓圆了,松开一dian牙kou,哑声在shuang红的耳尖低yindao:“我要she1了!”

        “……不,不行,你不要she1jin来!不要,不,被she1jin来,啊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她愣了一秒,又没命扑腾,小屁gu躲着cui命般采撷她淫shui的大鸡巴,腰肢胡乱扭动,可这样的折腾xia,却是如暴雨般狂乱奸淫,啪啪啪,发chu密集肉响。

        周远航在电脑前瞪红了yan,xiashenshe1了一发,紧接又亢奋地自wei,瞧着女友又在反抗,但翘起的屁gu反而更加迎合,被巨大的肉棍zi奸得又透又淫dang。

        “哼,dang妇,玩什么yu拒还迎。”他恨恨dao。

        即便没有声音,床上女友被奸cao2的疯狂程度,透过画面直达他双目,与其说白lou在反抗,还不说她次次都把屁gu撞上了大鸡巴,被狠狠奸坏。激烈的挣扎,看在周远航yan中,只表示着,他的女友快要被人qiang奸到gaochao了,“奸死她,dang妇活该被qiang奸!”

        两ju肉ti紧密缠绕在一起,或者说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