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误会29:可以插进去,摇着身体,帮忙签个名吗?(H)

误会29:可以插进去,摇着身体,帮忙签个名吗?(H)

在chu路被挡的小房间nei,白lou想光这张脸、这仪态,也不需要平易近人,又听抓耳的嗓音,浑shen微颤。门kou的人,有着与哥哥截然不同的xi引,如日光一般的光彩,夺去她所有注意力,但光彩太耀yan,使得她不由后退一步。

        “我不认识你。”白lou双目无法从他shen上移开。

        “我认识你,我是你的粉丝。”舟鹤棱角分明的xia巴微抬,双唇笑抿成一条线,轻轻上勾。

        粉丝两字让白lou稍稍轻松几分,可一个轻抬xia巴被对方笑视的小小动作,又牢牢揪住蹦跶乱tiao的心脏,问dao:“堵我在这里,zuo什么?”

        “请你帮我签个名。”

        “签哪里?”

        “你tinei。”

        白lou穿了一件芍药粉的不规则荷花裙边,斜向上开叉到左侧大tuigen,那条luolou在外侧的左tui,一听这lou骨的话,猛地向nei并拢,夹紧双tui,她摇着tou,立刻说:“这……这,我签不了。”

        “怎么签不了?”舟鹤笑看摆动小动作的婀娜shen姿,上shen平稳地迈jin,短短几步,像湖面闲游的天鹅,hua向白lou跟前,他们之间的距离一xia缩到仅剩半米。

        “没有笔,我签不了。”她被bi1得,倒xi一kou气,却发现退无可退,双tui小小打颤,开着gao叉的裙zi里,当然穿了A家的xinggannei衣。

        neiku是条跟裙zi同se系的鸢尾花案沙龙lei丝,开叉的dingdian有一朵小巧的蝴蝶结,其实那是neiku的侧边系结,只要轻轻一扯,一条只有3条细绳的qingse款neiku,就会暴lou。

        是的,白lou今日裙zixia,几乎空dangdang了一整个上午。现在突然chu现一个自称粉丝的ai慕男生,那没有任何布料遮掩的nenxue,不禁悄悄摩动。

        “我shen上自带笔。”舟鹤tiao舞似的,又靠近一步,继续压缩距离。

        她一xia读懂了他的意思,上齿轻咬唇ban,目光不敢向xia移,仍旧摇tou拒绝,只是拒绝的力daojiao弱又羞捻:“签名……签tinei,我签不了。”

        “很简单,你会的,只要chajin去,摇着xiashen写一个名字就可以。”舟鹤手指在空间hua了一个弧线,dian在自己ku拉链chu。

        白lou的双yan,难以控制随着他的动作,落在了一团鼓起的山峰ding,藏在深chu1的媚肉立刻狠狠chou搐几xia,“这,这……有dian困难,我没签过这种。”

        “不能这样帮忙签个名吗?”舟鹤步步紧bi1,双手撑在墙bi上,把人锁在自己怀中,kutui已经碰到了大朵大朵的荷花裙边。

        “没有这种签法,帮、帮不了你。”白lou心脏紧张得怦怦tiao,长着这样一张脸,提这种要求……是不是太违规了。

        “没签过,不试一试,怎么知dao不能帮呢?”舟鹤jin一步挤压两人空间,xiong前带着褶皱花纹的白se衬衫碰到了jiaonen的玉乳。

        酥麻的快ganhua过,xiongkou剧烈起伏,白lou整个人紧紧贴在墙上,但就这样,xia腹bu挨到了一团yingying的东西。碰chu2之地瞬间迸发chu无数条电liu,飞速窜向四肢百骸,令她双tui瞬时有些ruan,shenzi似要倾倒,sao肉在他人看不到的私密chu1,一波一波地浪动,分michuqing动的蜜汁。

        “我……我,不会。”

        “我可以把笔借给你,慢慢学,一个签名,很快的对不对。”舟鹤jian定不移地压向jiao颤的shen躯,嗅着nai香味,左手覆上了光luonenhua的大tuigen。

        “嗯~”,白lou猛地瞳孔放大,左tuigen的手掌,炽regungun,似一xiatang到了她的花dao里,又好似对着她的xuekou,qiang烈放电,左tui直接僵ying酸麻了,一条透明的淫shui,顺着大tuinei侧,liu了xia来。

        “嗯~”,紧接又是一阵jiaoyin,刚被电到的xuekou,隔着几层布料,一xia被大wuding压,封住了rukou,淫shui堵在了rukou。

        “可以帮忙签个名吗?”舟鹤用着迷人的嗓音,麻痹她的意志,手掌ai抚着因为开叉luolou在外的长tui,手指上xia游离,勾到了那朵小巧的蝴蝶结。

        与此同时,xiati还在继续轻轻撞击。好像只要白lou不答应,这样隔靴搔yang的撞nong和ai抚,便不会停止。

        “我……我,不行~,嗯~~”,花kou被ding着重重一撞,白lou双tui一xia紧夹抖颤,夹着大鼓包dingbu,狠狠哆嗦。

        嘴上说着拒绝的话,可shenti却发sao吐汁,这样的矛盾行为,被男生撩起裙摆,掰开一条tui时,也无力阻止。

        大门紧锁的小房间里,一条细nen的大长tui,向上掰开,挂在了男生的手臂上,被撩开的裙摆,louchu一朵nen粉的小shuixue,在他人的注视xia,滴落了一大颗晶莹的shui珠。

        如此暧昧的姿势,令周遭的温度陡然上升了好几度。

        re得舟鹤,轻巧放chu了自己的cu大肉qi,一压,往上一磨。

        “嗯~~,嗯~,嗯~”

        “可以帮忙吗?chajin去,草草签一个名就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