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461:她成了唯一一个摔入伯爵大人怀抱的幸运儿

461:她成了唯一一个摔入伯爵大人怀抱的幸运儿

原来要疯的是她!

        上一个世界女主,狂躁起来的手段,一回想,还历历在目,令她mao骨悚然。

        20分钟倒计时已经咔哒、咔哒的开始,远chu1世界男女主已经并排,迎着众人reqing的招呼声,万千瞩目地走来。赫墨拉压力山大,双yan在前排队列中快速搜索着。

        明明是厄洛斯伯爵和弗洛尔小jie一起到来,但人们的目光绝大多数都落在伯爵大人绝妙一般的容颜上,呼xi急促,血ye狂re。

        厄洛斯早已习惯这一切,走到古堡门nei,对急呼兴奋的姑娘们,报以最真挚的微笑。这使得排列整齐的女仆队伍,秩序都乱了一diandian。

        弗洛尔小jie更是见惯司空,靠近厄洛斯shen边,打趣着:“怕又多了一群为伯爵大人争风吃醋的少女们。”

        他笑容愈发灿烂,回dao:“亲ai的,少女怀chun,我也没有办法。”

        弗洛尔掩面而笑。

        厄洛斯伯爵越来越接近了,女仆们本来排列的直线队伍逐渐歪歪扭扭,赫墨拉混迹里面,趁着女仆们把注意力全扑在mei人伯爵上,偷偷潜到了站在第一排艾利的shen后。

        稍稍拥挤的人群里,一堆一模一样的蓝白女仆长裙,如花朵绽放,挤挨在一起,她抬tou望向走jin的厄洛斯,估算着距离,忽然撞上了他的视线。绚丽的双眸,迷人的微笑,金se发丝在日光xia如晶透的宝石璀璨发光,不,应该说,厄洛斯整个人都亮晶晶的。

        这一瞬的少女,眨了一xia黑se双眸,toupi微微麻,活脱脱像个受惊的兔zi,但裙底往前踹chu去的脚,已无法收回。

        被发现了?

        赫墨拉心中紧张发虚。

        好在两人的视线只是隔空交汇了一刹,随着一声惊呼,他们的目光纷纷旋转而xia,投向扑在脚边的女仆。

        “哇喔!”一群青chun萌动的女仆们,纷纷发chu各种各样的惊叹。

        厄洛斯低tou俯视,半shen扑靠在自己tui上的年轻姑娘,lou齿一笑,伸手弯腰,非常绅士地扶起了她,并嘱咐dao:“这位可ai的小jie,xia次小心,万一摔到脸了可怎么办。”

        “谢……谢、谢谢大人。”手臂被扶着站稳的艾利,一时连话都说不清楚。

        “伯爵大人好温柔!”一大片少女们的芳心,统统抛在了厄洛斯伯爵shen上。

        瞧见如此温柔的伯爵,其中几位胆大的女仆纷纷效仿,花式摔向迷人又gao贵的mei男zi,皆被微笑着一一扶起后,摔倒的姑娘越来越多。

        此时任务时间已剩不多的赫墨拉,跃跃yu试,摔了这么多,不差她一个,故而揪着裙zi,挑选合适的时机,等厄洛斯直起shen又扶好一个后,小步两三xia靠近,抿着毅然赴死一般的jian决表qing,才一抬tou,这一次,稳扎稳打地跟伯爵大人的视线,又对上了。

        心脏猛然一tiao,但歪斜的脚步已经迈chu,xia一刻,“嗯”,一个轻微的闷哼声,扎扎实实地摔ru了宽阔的怀抱,双手比脑zi要快,虚抱着,要把任务完成。双tui踉跄了一xia,柔nen的脸颊,隔着衣服,从左到右,磨过一趟温re的xiong肌,好像还听到了qiang有力的心tiao声。

        好香,厄洛斯伯爵的怀中,有花一样的芬芳!

        “每次你来,我这儿都要乱上一阵。”一个沉稳的男声,从背后传来。

        正投怀送抱的赫墨拉,背后刹那僵紧,双yan瞪大,糟了,是大公爵蓬托斯,什么时候来的?

        厄洛斯手指揽在纤细腰肢的侧面,将少女shen形扶正,拂过黑se的长发,轻柔恰当地把人旋转推开,zuo得一切都是那么顺手自然,优雅有度,朝着哥哥蓬托斯,笑呵呵的,“我真是一个罪人。”

        “走吧,再待xia去,到日落都jin不了屋里。”

        他绽放着mei如画的笑容,终于迈开大步zi,随人jinru古堡。弗洛尔小jie瞧了一yan黑yan黑长发的少女,又目睹了一群失态的玩闹场面,摇着遮阳的香扇,眉tou都未扬一xia。

        赫墨拉作为一个ding着公爵夫人名号的特殊人,居然被自己的丈夫直接忽略,心中充满困惑,她shen上发生了什么,怎么沦落到如何尴尬的地步。

        另一面,作为唯一一个摔到厄洛斯伯爵怀中的“幸运儿”,赫墨拉又多了一项被人针对的理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