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462:黑眼黑发的公爵夫人是个漂亮废物

462:黑眼黑发的公爵夫人是个漂亮废物

古堡招待贵客的地方,re闹非常,许多专门打扮了一番的年轻女仆,闻风前去伺候,而远离人群,走廊某一静谧chu1,赫墨拉一人默默ca着被泼了一大块墨shui的玻璃和窗框。

        完成了任务,她也不大愿到世界女主面前凑,以前还有异能应付,现在连提shui都得胳膊酸的shenti,遇上mo族一员的世界女主,怕是去找死。

        这一小世界,女主弗洛尔小jie是厄洛斯伯爵的未婚妻,他们已正式订婚。观念开放的mo族,族群稀少且地位尊贵,并不会阻拦伴侣寻找qing人,所以对于一批对自己未婚夫投怀送抱的女仆,大概压gen没放在yan里。

        直到夕阳西xia,她才将艾利带tou故意制造的大面积污渍,全buca净。

        提着shui桶,往回的路上,却撞上了浩浩dangdang一拨人,领tou赫然是厄洛斯伯爵,弗洛尔小jie其后,后面随了一大群叽叽喳喳的靓丽女仆,但一行女人愣是被貌mei的伯爵大人衬成绿叶。

        想躲已躲不开,双方都瞧见了彼此,赫墨拉赶紧退到一边,提着shui桶,低tou让路,努力缩成小小一团,只盼着别生事端。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她自己都不知dao,她这一tou乌黑nong1密的长发,在mo族面前,是多么的打yan。

        第一个停xia脚步的,竟是厄洛斯,他严严实实堵在少女面前,望着她touding的发旋,开kou朗声问:“你就是哥哥的公爵夫人?”

        “伯爵大人,正是她。”艾利站在人群堆里,抢先替少女回答,自然,现在她的嗓音又柔又媚,跟谩骂少女时的状态,天差地别。

        “哦,普通人?抬起tou来,给我看看。”厄洛斯颇有兴致。

        专门来找她的?

        赫墨拉ding着一众女人的视线跟压力,抬起了xia巴,抿着唇,只敢把视线瞧到他的hou咙,但显然如此没有达到伯爵的要求。

        “看我。”厄洛斯勾起小脸,四目近距离再一次对上,拇指磨着jiaonen的肌肤,转动小巧jing1致的xia颚,左右端看气质独特的脸dan,yan底浮上chunse,dao:“是个漂亮废wu!”

        听到这个评价,少女对着琢磨不透的迷人笑容,踮着脚,眨着纯黑的yan眸,一脸无辜又不解,随后便被松开,摸着xia巴,赶紧后退。

        “漂亮在哪儿?”世界女主问。

        赫墨拉顿时心惊肉tiao,起了鸡pi疙瘩,一瞬间嗅到危险的气息。完dan了,伯爵大人极少夸人mei,更不会说人漂亮,因为他自己就是绝se。

        是呀,她漂亮在哪儿,她照过镜zi,跟绝se的伯爵想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适合在我画里。”厄洛斯上xia打量女仆装的少女。

        弗洛尔这才掩嘴笑,笑声悦耳动听,金玲般响。只有一群女仆和赫墨拉疑惑,但不妨碍女仆们在弗洛尔小jie的笑声中,听chu了戏nong的声调,纷纷跟着附和。

        赫墨拉也听chu了不怀好意,只是低tou跟个木tou一样,默不作声。

        一群人笑够后,从她shen边如看低等生wu一般,斜yan离开。

        “没用的公爵夫人,笑死我了,我要是你,早去tiao海自尽了。”艾利故意最后一个走,留xia这么一句,笑声低声却异常刺耳。

        她紧紧nie着shui桶把手,压制着原shen冲到yan眶的酸楚,不让自己在人前失态。

        晚餐,自然没有她的份,毫无心理负担的又去偷拿了两块果腹的面包,躲在海边树林一角,一边吃一边哭。

        赫墨拉当然不想哭,只是原主的委屈太汹涌,yan泪越抹越多,手中的面包掉落在一傍的草地上。等她哭得差不多了,才发现,晚餐被一只黑瘦的狗吞得一gan1二净。

        不知从哪里的狗,瘦得pi包骨tou,mao发耷拉着,在她抬起tou时,瘸着一只脚逃到一边的草丛里,转tou望她。

        果然可怜见可怜,原主的心酸难过很快消停,赫墨拉对那狗狗招手,但怎么都不过来,天快黑了,她只能回去。

        回去的路上,五指握住又松开,细看指关节,明明白天起了shui泡的地方,此时居然完好如初。

        她才不是废wu,也不是没用,至少愈合能力qiang,是不是自己shen上有她不知dao的天赋。少女端正心qing,回到属于自己的卧室。

        只是,天彻底黑后,卧室里开始不对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