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471:少女的she尖,舔上半裸伯爵(H)

471:少女的she尖,舔上半裸伯爵(H)

“用she2toutiangan1净。”

        赫墨拉目光迟疑地hua向,怀疑在开玩笑的厄洛斯伯爵脸上,张开香唇,重复dao:“she2tou?”

        “嗯,she2tou。”

        “全bu……tiangan1净?”她歪tou无法肯定现实。

        “哼,让你tian我的shenti,这是你的荣幸,亲ai的。”厄洛斯袒lou躯ti,舒适侧卧着,唇ban上勾,黑发的少女表qing越愣,他便越开心。

        “我,我的荣幸?”她又扫了一yan一shen紧致有力的肌肉,她想,要是换zuo这古堡的其他女仆,怕不是毫不犹豫的就扑了上去,yan前的mei男zi又是mo族贵族伯爵,也许的确是一种荣幸,赫墨拉没有怀疑他的话,只是……

        “白日你可是diantou同意负这责任,怎么,要反悔?”

        少女从伯爵的语气中,听chu了委屈,gan觉自己把他怎么的了;也同时品chu了一缕危险,世界男主今日好不费劲地肢解了不知多少女仆的四肢和xing命,是朵货真价实的嗜血玫瑰。

        男主再危险,几个世界来并没有对她造成过实质xing伤害,所以她并没有太恐惧。只是nong脏了衣服,哪里知dao会是这种chu1理法。

        “没有。”赫墨拉摇tou,深呼xi一kou气,指着pi肤上晕染开的鹅黄痕迹,问了一个蠢问题:“这颜料有毒吗?”

        嚇嚇嚇,厄洛斯xiong腔震动,笑音清透朗声,颇有gan染他人qing绪的能力,边笑边回答:“反悔的话,从画里chu去。”

        “噢,没毒。”她很识趣的自问自答。

        “死不了,小废wu。”对她的昵称,又变成了最开始的一个。

        她给自己xia了一dao保命锁:“如果有任何冒犯,您得原谅我,我不知dao您有什么禁忌。”

        “当然,我又不是暴君。”

        少女心中腹诽,那可不一定。

        再三确定厄洛斯的qing绪,她移动到宝石床上玉ti的脚边,xia意识嗅了嗅,上次她没闻错,伯爵大人shen上真的有花香。shi指伸chu,轻轻压住男人的脚背,直起上shen,唇bu靠近时,原主对半luo男的羞耻之心和沦落到给人tian脚地步而爆发的伤心,一起涌上。

        赫墨拉极力压制住,给qiang烈的反抗意志解释:不是你tian,是我tian,你乖乖睡觉,如果不tian,今晚我们又要被mo兽奸淫。

        瞬间,那gu意志弱了大半,她闭yan,she2尖快速tian了一kou男人脚踝上的痕迹,卷she2抿了抿,没什么奇怪的味dao,那抹鹅黄被自己轻松tian去。

        心里给原主意志chui大niu:整个古堡只有我们是人,我们得活xia去,这叫忍辱负重,chu息了就把这个厄洛斯伯爵关起来,天天揍一顿。

        抵chu2的意志这才消散到只留xia淡淡一gu,小姑娘,ting好骗。

        她指腹压着鬼斧神工般的躯ti,心里倒是想,不要有心理压力,这家伙长得比她漂亮,是她在吃mei男的豆腐,怎么算,都是她赚了。

        一转tou,徐徐掩盖的衣袍,从她这个角度,沿着tuibu往上,恰好瞧见一团暧昧不明的黑se,火速转过tou,问:“伯爵大人,这样tian,有没有冒犯您?”

        耳尖却红了,这个男人真是非比一般。

        “亲ai的,就你这样,蚂蚁都伤不了。”厄洛斯好看的双yan微眯,细观她单纯又羞涩的反应,女仆的睡衣薄透,衣服xia玲珑的shen姿隐约可见。

        开弓没有回tou箭,赫墨拉张嘴,再次探chu猩红的小she2,歪tou沿着污shuiliuxia的痕迹,向上tian了一kou。

        “嗯哼~~”,一dao沉闷磁xing的低yin,传ru少女耳畔,慢慢又覆上她的shenti,带着说不清的魅惑。

        耳尖径直红到了耳gen,背后酥麻麻的。

        “继续tian。”

        本就带着说不清dao不明的qingse意味,被厄洛斯伯爵低哑的嗓音一命令,seyu之重,gungun而来。

        一时无措的双yan,盯着结实又健mei的肌肉,鼻腔充斥着伯爵的ti香,红着脸,沿另一条污渍痕迹,从脚腕用she2tou刷到了膝盖边,用透明的kouye替代了原来的鹅黄。

        她听着又一声低哼,咽xia一koushui,确定好剩xia颜料位置,yan一闭,心一横,速战速决,将伯爵的小tui成功tian净。

        厄洛斯瞧少女毅然jian决又红run的脸dan,乐趣无边,tui上的小she2tou,又湿又ruan,不知等xiatian上来,是个什么gan受,yan底充满chunse,腹bu之xia的肉qi抖了一xia。

        赫墨拉不敢多瞧别chu1,侧脸一直ding着伯爵大人的目光,臊得脸reshentang,她从来没gan1过这种事。

        “继续!把she2tou全bu伸chu来。”

        她呼xi颤了颤,shenti平移到玉ti大tui位置,这里不敢用手,努力忽视所有外bu因素,就当自己tian了一块玉。

        张大嘴,听话地伸chu大半she2tou,贴上大tui肌,仰tou一刷,在重灾区tianchu一片空旷之地,浑shen哆嗦了一xia,厄洛斯的哼yin变得……淫媚又seqing。磕在宝石床上的乳尖,被这磁xing的呻yin声,dang得酥酥麻麻,在她不知dao的qing况xia,充血ying翘,dingchu了睡衣,落到chunse满溢的伯爵yan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