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474:谁弄湿了伯爵大人的画作

474:谁弄湿了伯爵大人的画作

赫墨拉双手紧握shen前,垂首立在那儿,接受在场三位贵族的审视,jian定dao:“我没泼伯爵大人的画,也没有理由。”

        “公爵大人,夫人平日偷懒未好好gan1活,手上未有一diangan1活的痕迹,且不尊重大人们,夜里与人私会。”玛亚说了一长溜。

        她一时没法反驳,双手被无形之力举起摊开,大公爵蓬托斯上前一步,瞧着光hua细nen的手掌,又去比对其他女仆们多多少少cu糙的手掌,对于夜里与人私会当zuo没听见,说:“的确不像gan1过活,古堡不留无用之人。”

        这xia,赫墨拉才反应过来,她愈合的能力在这儿起了负作用,赶紧给自己辩护:“我gan1过活,走廊都是我ca的。”

        蓬托斯凝视少女抬起的脸庞,灵动的putao般的双yan,纤长的睫mao无辜煽动,好在这时厄洛斯的声音chajin来,把他注意力拉回画上。

        厄洛斯优哉游哉注视一切,瞧靠近的两人,chu声说:“这画上的shui是什么shui?普通的shui可杀不了我。”

        众人视线纷纷转移到画上,厄洛斯起shen,伸chu白洁如玉的手指,在自己的画作上抹了一xia,放到鼻xia闻嗅,“大哥这儿的shui都有味dao的吗?”

        大公爵疑惑上前,同样探手刮了一dian,中指、大拇指指腹相互chu2碰,“黏腻,不是正常的shui。”

        “你说夫人夜里私会,你们看到了?为什么这么说?”厄洛斯伯爵可没有放过这个dian,看戏一般探究到底。

        “是艾利前天看到的,她看到夫人早上没穿衣服,shen上还有男人的jing1shui。”玛亚说得义愤填膺,像自己被带了绿帽zi一般。

        “不忠贞的姑娘,还没举行婚礼,冠上正式称谓,便如此迫不及待了?呵呵呵。”厄洛斯手指抿了抿,又笑dao:“夫人不会夜里偷偷把chunshuipen到我的画上,以此来xi引我的注意力。”

        越说越过分,赫墨拉在大庭广众之xia,被诬蔑被无端指责,被说得淫乱不堪,羞捻、气愤汇聚在小脸上,“证据呢?我没有zuo过这些事,我只不小心nong洒过庭院里的shui,其他不知dao,我一个人类在古堡里偷qing杀人,图什么?”

        她拿不chu证据证明自己清白,跪着的玛亚说了这么多,唯有私会这一件事qing令她心虚,即便被迫兽奸,但shenti的确已经不忠贞,万一检查shenti,一xia就lou馅了,这样其他的指责更难以推洗。

        少女的话让大厅顿时陷ru了沉默,只有厄洛斯咯咯发笑。

        赫墨拉心里对笑不停的世界男主白了一yan,万般想从桌上拿一dan糕sai他嘴里,噎死他。

        “夫人,说得也不是没dao理,她一个小东西在古堡里,脑zi犯蠢才惹这么多事qing。”一直未吭声的弗洛尔小jie,意外替少女说了一句话。

        小东西?我谢谢您!

        世界女主这一开kou,赫墨拉发现事qing复杂了,朦朦胧胧的预gan今天这事儿不简单,搞不好……她忽然悄悄转tou,在大公爵背后打量了厄洛斯一yan,一xia与恰好转shen的璀璨双目撞上,就见他笑得更灿烂。

        yanpi眨了眨,赫墨拉把目光投在跪在地上的几个女仆,每一人shen上都包扎着伤kou,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这事qing要查清楚。”大公爵不再qiang调赫墨拉,说了句公平公正的话。

        话音刚落,“噗通”一声,赫墨拉被声响吓得转tou,直愣愣看大公爵整个人僵直地向后仰翻,摔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更诡异的是xia一刻,大厅nei的所有人都瞎了似的,没有反应,诶?

        “伯爵大人画的是什么?”世界女主弗洛尔绕过餐桌,来到画前,好奇询问。

        诶?赫墨拉像个无法理解yanxia局面的笨dan,唰的转tou,望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