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481:没用的东西只会一直想救更没用的玩意儿

481:没用的东西只会一直想救更没用的玩意儿

xiong前正面被涂抹了大量se彩,拉低了暴lougan,赫墨拉经历了一个个世界,大概能肯定面前的世界男主一直是同一人,如没有原主意识的gan1扰,心中的牵挂和qing不自禁的靠近,会让她很快盲目拜到在他的shenxia。

        但抱着对001的猜疑,在这个陌生的新任务世界里,意识不能完meirong合的gan1扰,还有世界女主的无形压力,又让她不敢轻易靠近面前的厄洛斯,qing绪也十分复杂。

        赫墨拉zuo了一上午的调se板,陆陆续续滴了小半碗chunshui,世界男主对她便没有再多的越雷池行为。

        令她更加不确定这位世界男主要gan1什么,调戏她吗?但尺度在mo族里面还算绅士。

        绅士……,回到房间洗去一shense彩的她,捂额tou警告自己tinei的小姑娘:不要这么快被洗脑,她虽然想靠近世界男主,但也不是脑残。

        chu了浴室,大床上放了一shengan1净完好的女仆裙,那名年老的女仆恭恭敬敬,说:“伯爵大人派我送来的。”

        “伯爵大人是个好人!”原shen控制了shenti,gan激dao。

        你的矜持呢?你的羞耻心呢?你的畏惧呢?哪儿去了?

        关于又在浮动的意识,赫墨拉用厄洛斯金黄se的xiati画面,再次成功把原主压了xia去。

        女仆裙一天只有一套,男主送来的这套正好解了燃眉之急,赫墨拉该理智还是理智的,毕竟之前的衣服可是他割破的,gan激就多余了。

        穿好裙zi,望着右上角的任务,nong死大公爵……tou疼。

        她拎着女仆工ju:shui桶和桶里两块抹布,严严谨谨地把古堡地图逛了整整一遍,居然找不到大公爵养病的卧室大门。

        难dao说,大公爵跟伯爵一样,睡在画里,这种非比寻常的地方?她把目光对准了古堡的大小shui池,一一伸长tou探看。结果大公爵没找到,反而又碰见了那只比她还可怜兮兮的狗。

        对不住,至少目前她在古堡里四肢还健全,这tou右侧前肢瘸了的瘦狗,的确比她惨。她向周围张望,果然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离女仆们的用餐区已经不远。

        这jushenti似乎很喜huan动wu,赫墨拉叹一kou气,去厨房悄悄拿了几块肉和骨tou,反正不吃白不吃,也不是她家的,统统都喂给了这只maose复杂的瘸tui狗。

        因这只狗的警惕,远距离,她分辨不清楚这狗背上的白,是灰,还是他原本的mao发。

        赫墨拉瞧那tou狗吃得ting香,蹲在远边,忍不住伸chu手指,逗引它:“嘬嘬嘬,小狗,过来让我摸一xia。”

        而少女逗狗这一幕,恰好让gaochu1的厄洛斯看在了yan中,双手掌相互握住自己的手肘,交叠在shen前,哼地一笑。

        气哼声,引得弗洛尔来到窗前,好奇地拉开厚重的帘zi,也一同瞧见了xia面的黑发少女,满不在意dao:“伯爵大人,好像最近很在意这位姑娘。”

        “小东西罢了。”

        弗洛尔优雅地捂嘴,笑问:“这位姑娘好像想救那tou狗?”

        “哼,wu以类聚,没用的东西只会一直想救更没用的玩意儿,浪费力气。”

        弗洛尔小jie会心一笑,“伯爵大人说得对!”

        实力为尊的mo族,可最讨厌一无是chu1的废wu。

        一无所知的赫墨拉,还是没有摸到狗,一靠近,那狗瘸着也要远远躲开。最终无奈,只得放弃,闲逛了一xia午,毫无所获。

        期间她拦了一女仆问大公爵在那儿,成功收获一对白yan,赤luoluo的鄙视。丫的,这mo族狗yan看人低,她可是要杀你们主zi的女人。

        当然这种话只能在心底放放狠,耍耍威。

        临近傍晚,她再去接shui时,发现枯shui了。翡翠岛是个海岛,居然shui枯了?蓬托斯大公爵能力是shui,shui枯了……代表他快不行了?还需要她上场吗?

        “系统提示:大公爵生命稳定。”

        “那shui枯了,是他mo力枯竭的意思?”赫墨拉赶紧问。

        “请任务者自行探索。”

        没否认,那便有这个可能,这001越来越吝啬,提供的信息少得可怜。

        天未黑前,赫墨拉就离开了自己房间,花园树林不能去,除了厄洛斯的画,她想知dao还有哪儿可以躲避那toumo兽。

        另外她发现了一个不好的设定,到了晚上,她的衣服只有这种长长的睡裙,里面空空如也,毫无安全gan可言。而每晚裙zi,会被洗衣服的女仆qiang制收走。

        天黑后,紧闭的房门,闭目静止的女仆怪兽,不安全的树林……

        她把目光瞄准了shui池,那tou总是侵犯她的mo兽似乎是个犬科,她挑了一个中等深的池zi,慢慢从边缘huaxia,她会游泳,一般犬科不喜huan洗澡,她堵那toumo兽也不喜shui。

        等她双手放开池边,翻shen钻rushui中,一钻,诶?

        扑通一声,摔在了厚实的地毯上,手脚关节的疼痛远没有忽然转换的场景,来得更加震惊,她仰tou瞧天花板,诶?没有shui。

        床上深chu1传来有节奏的沉重呼xi声,赫墨拉一shen湿淋淋,zuo贼一般无声爬起来,一看,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cha柳柳成荫,床上沉睡的正是大公爵蓬托斯。

        另一边,躺在画中的厄多斯伯爵,阴郁地掀开了yanp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