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488:梦见自己没学好防身术,被坏人伯爵掰开了双腿(H)

488:梦见自己没学好防身术,被坏人伯爵掰开了双腿(H)

她虽然应xia了这个防shen术的学习,但总觉这家伙不安好心。仰tou遥望碧蓝云卷明亮的天空,是画中的世界,望了几瞬,“白天也能jin来?”

        “你从哪儿得chu的结论,觉得只有晚上可以jin?”

        每晚的规律,她默默心底回复。

        厄洛斯将人带到了一汪泉shui旁,xia巴指了指:“xia去,先把shen上的污秽去了?”

        “污秽?”赫墨拉狐疑着低tou瞧自己,睡裙gan1gan1净净,早上她并没有被污shui溅到。

        “啧啧,小废wu,闻不到自己shen上都是mo兽发qing留xia的味dao吧?”厄洛斯眉tou一扬,并弯腰靠近一嗅,“很nong1。”

        又啧啧了两声。

        她真的闻不到,女仆玛亚说的是真话?以此为依据,她反而误会她了?

        所以刚刚,一大早一群人都闻到了她与mo兽淫合留xia的证据?!赫墨拉瞳孔地震着,仿佛xia一秒就要羞晕过去。

        “自己xia去,泡一泡就可以,tou发上也有。”厄洛斯喜huan她的黑se秀发,手指又勾起一缕,闻了闻。

        就算她不是很了解,不是一般男xing会讨厌其他雄xing的味dao。她躲远一步,拿回自己的tou发,瞧着清澈见底的泉shui,问chu自己的疑惑:“我shen上有兽类味dao,你不觉得讨厌?”

        怎么还一副享受的姿态?果然有大病!

        “漂亮的小废wushen上,qingyu味很nong1,很好吃。自己xia去,还是我推你xia去?”

        推?

        赫墨拉赶紧脱鞋,自己xia去了,不劳烦这位哥。温度竟刚好,坐在刚到腰bu的shui位,单手捧起一把,“你的画不是怕shui?”

        “这是画中自带的泉shui,外来的shui,太多了不行,比如你shen上的。”厄洛斯意有所指,一同xia了shui,坐在shui低的鹅卵石上。

        她并着tui,侧坐shui中,湿透的裙zi贴在tui上,里面透chu的肉se一览无遗。男人一靠到shen边,shenzi不由自主紧绷,气氛暧昧了起来。

        “在shui里边泡,我边教你一课吧,教你在shui里,如果被人欺负了,如何自保?”厄洛斯的衣服并没有比夜晚多几层,xiashui湿shen后,也勾勒chu大tui明朗的线条来。

        “行,怎么教?啊!!!”赫墨拉shen形不稳,啪叽一xia,上shen后仰被拽到了shui中,绵柔的裙zi和黑ruan的发丝齐齐shuixiadang开,“咳”,呛了一koushui,手掌撑着鹅卵石,才支起上半shen,toubu脱离了shui域。

        秀气jing1致的脚腕,在厄洛斯的手掌中盈盈把握,他乘其不备一拖一举,把少女玲珑的脚掌举到了自己xiong前的gao度,沿着louchu的小tui线,上移到圆弧的xiong型,中间小小一颗赤果dian缀,黑se的发丝滴着shui,几缕粘在shuirun的脸上,那对黑珍珠一般的大yan睛,正对他微怒而视,不再恭恭敬敬。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姿势,不guan擒拿你的人是男是女,在mo族,小心不要被人握住脚。”

        不打一个招呼,突然把人摔在shui中,这家伙……赫墨拉抹掉脸上的shui珠,将tou发扶到后面,louchu饱满的额tou,蹬了一xia脚,没蹬开,夹了一丝jiao怨,问:“那要怎么办?”

        “单凭你自shen微弱的力量,这只脚光踹没有用,这时候应该上半shen迅速靠近我,手臂折弯箍住我的颈bu,双膝盖ding我xia巴、手臂、xiong腔都可以。”

        赫墨拉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认真教起来,gen据指导动作,手肘压制他的后颈,压在自己左肩上,双膝盖一收,脚掌dian着shui中鹅卵石,齐力一ding,把他的xia颚线ding翻了,自由的右tui接着用力一踹。

        踹得厄洛斯“嘶”了一xia,两人分开了,但踹人的右脚腕落在了“坏人”的手里,且被人掰开,压在shui底。她被动扭shen,右边侧趴在那儿,湿漉贴shen的裙zi,左tui立刻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