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497:被专门吸食色欲充实魔力的伯爵大人,抱在怀里蹭(H)

497:被专门吸食色欲充实魔力的伯爵大人,抱在怀里蹭(H)

另一tou赫墨拉正弛聘在飞奔的ma达肉棒上,xie得酸且急,全shen汁shui淋漓,忽而被带着一个重跃,大肉棒狠厉一ding,紧接这骑士铠甲突然分裂解ti,chou搐的jiao躯摔在了一片温re的泉shui中,但她此时gaochao而bagao的ti温,反而被略低一筹的一汪shui一沾,形成冰冷的刺激,再次被激上了新一波gaochao。

        呛了一koushui,求生的意志使她猛抬tou,见到熟悉的风景后,紧绷的神经一xia彻底松懈,tou颅趴到岸边,shenzi浸泡在shui中,累成一滩ruan泥。

        清澈的shuixia,那幽幽淫kou飘chu一缕nong1白的丝线。

        “怎么如此狼狈?”

        赫墨拉没有多余的力气抬tou,只是嗯了一xia虚弱、意味不明的声儿。

        厄洛斯单膝跪xia,捧起一掌shui,浇到发丝上,淋去上tou不经意间沾上的白se粘ye。

        她这一睡,便睡了大半日,从一张yan熟的宝石床榻上睁开yan,一转tou,鼻尖差dianchu2到run如玉的面庞,弯曲的金黄发丝,几gen随风飘到yan前。

        meise,近距离的meise,母庸质疑是柄杀伤力巨大的利qi。

        猛不丁后退,却发现自己的裙zi一角被压在了厄洛斯伯爵的shenxia,女仆裙上衣已完好无损,不知是新的还是这衣服也有修复功能。

        伸手抓住裙角,用力拽……但没拽动,她醒来一shen轻松,发现自己轻盈了,悄悄又大胆地去推厄洛斯,却纹丝不动。

        这么mei的一个人,谁能想到,重得跟几十touniu似的。

        使chu吃nai的劲,都无法从床上xia来。她的注意力长时间落在裙角,没看到重如niu的mei男,掀开yanpi。

        腰窝chu1突然被刮yang,随即转tou的她,撞ru一双星光璀璨的yan眸里,她这时才发现,这yan跟之前的哥哥,存了几分相似。

        “伯爵大人,你压到我裙zi了。”

        “你麻烦大了。”

        两人同时chu声。

        半坐的赫墨拉一愣,被唬住,“什么麻烦?”

        “你惹到弗洛尔了。”

        不,这能怪她嘛!明明……赫墨拉注意力又对上厄洛斯的笑yan,抿了抿嘴,缩了胆zi说:“您不是之前说叫教我防shen术?什么时候能教完?能在弗洛尔小jie手中安全无恙吗?”

        他们皆默契地没提那ju骑士铠甲。

        “能领悟防shen术jing1髓,三四天就可,当然安全无恙。现在无事,要学吗?”

        “学。”

        才一答应,后腰被一gu力一扯,赫墨拉反shen背对着人,摔到厄洛斯的怀里,随之腰上横了一只男人的手臂,而双tui间,charu一条大tui,又是一拽,两人shenti贴得严丝合feng,好在女仆裙厚,她的小屁gu这才没有碰到羞耻的地方。

        “挣脱一个试一xia。”厄洛斯埋在丝绸般hua顺的黑se秀发里,嗅着她shen上香甜的气息,手掌向上一移,抵在两团乳genchu1。

        即便被厄洛斯看光过shenti,但无论何时跟他呆在一块,那时刻散发的魅力,还是令人心tiao加速,乳肉被男人的手掌碰到,她察觉自己的shenti似乎越来越mingan。

        小手第一时间抓上mei男意外健实有力的手臂,去掰,手掌化刀去劈他的手肘,结果不chu意料的无济于事。她抓着宝石床榻的边缘,试图向上chou离shenti,结果呢,也只是把自己shenti更加压向厄洛斯的怀中。

        试了几xia便停止无用的挣扎,双tui被迫夹着男人的大tui分开,赫墨拉望着床tou名贵璀璨的珠宝,气馁dao:“我逃不开。”

        “真没用。”

        她缩了一xia肩膀,耳朵被气息蒸得发re,不免想起前一晚所zuo的淫梦,虚心问:“要怎么zuo?”

        “你应该把自己的裙zi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