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501:我叫提风,不是狗

501:我叫提风,不是狗

弗洛尔小jie已整整两日未见厄洛斯伯爵,面上端着贵族得ti的礼仪,挑了一个阳光抛洒侧脸的角度,站在一副巨画面前,矜持开kou:“伯爵大人,教廷的大主教已经到了。”

        “好。”矜贵的男声从画中传chu,莫名地,暗中han着某种dao不清的隐忍。

        弗洛尔抬起tou望了一yan那副绘满鲜花的神殿风景,复而低tou,又dao:“伯爵大人,要不要来见大主教一面?”

        xia一刻,一阵淡雅的花香随着走廊穿来的轻风,散到她面上,视线里chu现两条长tui,弗洛尔嘴角浮现笑容,可一抬tou,那微敞的领kou边,几朵暗红的痕迹,与伯爵大人原本的肤se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她瞳孔顿了顿。

        厄洛斯伯爵从她这儿领走那位黑发姑娘后,那姑娘也在古堡里消失了整整两日。作为mo族的她,无比清楚,稀有或说独一无二的发se和瞳孔,足够惹起mo族的注意力。只是她来古堡前,没想到,对容颜要求苛刻的厄洛斯伯爵,也一样没能逃过。

        “伯爵大人,安排完大公爵的葬礼,我们就成婚吧!”

        “好。”

        轻轻淡淡一句字,让弗洛尔的心彻底安了安,她真实地展lou笑颜,忽略男人锁骨边的吻痕,提起裙zi温柔询问:“大主教现在正在御座室,伯爵大人,要不要去见一见?协商一xia公爵的葬礼?”

        “好。”厄洛斯扫了一yan面前尊贵的mo族小jie,神se不明地同她一起前往,会见教廷人员。

        ruantan在画中床榻上的赫墨拉,听着外面的一字一句,每一句话都像一盆盆冷shui浇在她shen上,泼得她瑟瑟发抖,即便她此时tinei还han着满满一zigong的guntangjing1ye。

        算了,mo族嘛,生xing淫dangxialiu,当自己荒唐一次。

        她闭上双yan,努力这般宽wei自己。

        可宽wei着宽wei着,虽手脚仍旧虚浮,但还是把她气得从床上爬坐起来,气得她辣手摧花,嘴里不停骂着混dan,霍霍了一片从窗边生长jin来的粉荷菊。

        她要回家!她现在就要回家!这个破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多待了!一群脑zi有大坑有大病的mo族混dan玩意儿。

        气狠了的赫墨拉,揪突突了一整片花墙,nong了一床残花败叶,她扶着椅zi,踩到冰凉凉的地面,ruan了一xiatui,tuigen酸涩涩的chou,是cao2过tou的后遗症,又把厄洛斯从tou到尾骂了一遍。

        在椅zi上坐着缓了一会儿,好在shenti气力恢复得比之前快,她披上床边的外袍,腰间草草绕了两圈,卷起袖zi,没有厄洛斯帮助,稍显不雅地爬xia画框,小tiao蹦到走廊。

        气呼呼地大力推开自己房门,一推门,往里一瞧,大白天的,青天白日的,一tou壮如成年雄狮的大黑长mao犬,卧在了她的床上。

        听到开门声,那跟犬tou骨结构类似的脑袋,转过来,一双金se的兽眸也望了过来。

        不知dao是被气狠了,还是被气狠了,怒得脑zi失去理智,她一回来,发现自己床没了,且这toumo兽跟那个男人一样可恶,没经过自己同意,qiang行欺负她那么多回。

        站在门kou的人类少女,抬起手臂,直指床上,大声怒dao:“你这tou狗,好大的脸,趴我床上!”

        床上的犬兽愣是傻了一xia,无缘无故被骂,还没chu声反驳,又被愤怒的人类少女劈tou盖脸地骂过来:“长得没人样还没狗样的混dan,别以为你长得这么大,我就怕你,你从我床上xia来!”

        “我不是狗。”黑犬低吼了一xia,纠正她的用词。而后缓缓起shen,抖了抖mao发,伸了一个拦腰,像xia台阶似的,从床上踏到地面,靠近大门。

        赫墨拉绷着toupi,杵在原地未退,好歹在王八danshenxia躺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