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504:被发怒的伯爵大人,持花枝抽胸鞭xue(HH)

504:被发怒的伯爵大人,持花枝抽胸鞭xue(HH)

黑云压ding的窒息,识时务为骏捷的赫墨拉,当即不再挣扎,用力抱紧厄洛斯,一tou青丝埋ru他的怀中,右tui勾上长tui,把湿漉漉的淫kou,主动打开,蹭上cu壮威猛的肉qi,几番试图缓解危险的chu1境。

        “伯爵大人,我记xing不好,脑zi不好,其中有什么误会。”话语快速地从kou中蹦chu,她从宽松的衣袍中伸chu藕节一般的手臂,绕上厄洛斯的脖zi,十指charu男人的衣领,掌心抚贴后颈。

        踮起脚尖,献祭一般,把自己shenti献给发怒的mo,企图平息他的怒意。

        “伯爵大人,我是人类,你要有妻zi了,我一时接受不了mo族的观念!”赫墨拉意图将自己朝吃醋的借kou上推。

        本就是如此,男女主结婚,她还cha什么脚!

        但厄洛斯的话中意思,之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过节,令她急着想去解锁记忆,一探究竟。

        qing绪不稳定的厄洛斯,没有言语,阴郁的眸,直盯后面匍匐在地摇晃着尾巴的提风。

        蠢死了,心底dao。

        手掌一xia撕碎了她的衣袍,手指探ruruanre的菊xue一节,chang肉ruanruan缠上来,亲吻手指。

        “嗯~”,冰冷的修长手指徐徐挖了一圈,冻得她愈加抱紧人,摄取宽阔怀抱的温度,jiaojiaodao:“别生气,我很多事qing想不起来了。”

        厄洛斯贪婪如此温nuan又re乎的主动拥抱,低tou闭上双yan,闻着ruan香,bachu湿漉漉的手指,放chu自己狰狞又压抑的阳ju,将黏糊的ye抹匀在暴涨的青筋,抬起她的右tui,手臂横她的膝盖后窝,这把锋利又jianying的长剑,毫不留qing地一举刺穿了幽幽壶dao,破ru还han着自己jing1ye的zigong。

        “油嘴huashe2,不值信任。”厄洛斯睁开冰冷的双眸,急速退chu又飞速往里狠狠一重cao2,ding得少女一声哀yin,再用劲一把推开了诱人的肉ti,胀满yu望的xingqi直直从销魂的ruanxue中脱离,yingtingting地上弯翘着。

        赫墨拉狼狈地后退两步,衣衫不整,tui心滴落淫汁,揪住自己衣服,抬tou瞧站在yan前,似在天边的厄洛斯。男人shen姿tingba,衣领大敞,大片充斥着力量的xiong肌袒lou人前,xia方那一gen从kua中直翘tingchu的cu壮混长肉ju,dingbu冒chu一颗又一颗透明的yeti,再看那低怒又绝se的容颜,令她悸动不已。

        花xue还残留着刚刚被暴力cao2穿的酥麻,她把袍zi揪得更紧,似乎……似乎自己真的zuo错了什么,记忆一片空白,没有可支招的地方。

        可他……他是世界男主,又要跟女主成婚了,红唇微张,试探开kou,心慌又小声问:“我之前答应当你qing人,……是吗?”

        冰冷的双眸瞬间凝上寒冰,折xia最近的花枝,一挥chou在了盈满的xiong脯,把衣袍chou开了一dao长长的kouzi,上xia分离,雪白huanen的乳峰上,留xia一dao红痕。

        “啊!”赫墨拉疼得捂住xiong,火辣辣的疼通过乳肉,瞬ru骨髓,直抵sao心,惹她吐chusao乱的花蜜。

        她还是个抖M吗?心里哀嚎!

        望着怒火更甚的厄洛斯,她简直想嚎啕大哭,瞧他扔掉手中打断的花枝,枯萎的花ban散落一地,整个画中世界都不负之前jiao艳,乳上的疼没想到很快散去,目光hua到赤红抖了几xia的肉zhu上,放xia遮掩xiongbu的手臂,再次猜测xingchu声:“我……记起来了,之前答应过伯爵大人,不穿衣服给你gan1活。”

        “啊!”另一团乳房也惨遭对待,疼麻胀动,她低tou看了一yanpi肤,花枝chouchu的红痕,很快消退而去,裂开的布料间,自己这对乳赤luoluo的,疼酸渗ruzigong,媚肉chou搐,右tuigen在男人的视线中,liuxia一条nong1白的淫线。

        厄洛斯闻着可恶的幽香,瞧着那张一所无知的脸,xiong腔中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