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505:任务:请洗去杀害大公爵的嫌疑

505:任务:请洗去杀害大公爵的嫌疑

本可顺畅举行的公爵葬礼,在教廷大主教到来之后,仅仅一日,变了说法。大主教主张:大公爵非正常死亡,事有蹊跷,需要调查。

        厄洛斯望着略han歉意的弗洛尔,冷淡的声音像在冰上划开一daokou,dao:“这不是你的zuo事风格。”

        “伯爵大人,放在别chu1的心思太多了。”弗洛尔手指轻磨红茶杯沿。

        “你的嫉妒过盛了。”

        “我只是害怕伯爵大人走偏。”

        他浅笑一声,望向大门外的远chu1风景,平静吐字:“弗洛尔小jie才是走偏的那一个,你本可过得更加顺心如意。”

        弗洛尔撅紧的嘴角,暗浮不解和不认同。

        另一边,赫墨拉衣不蔽ti,被绑着换了各种姿势,又遭各品种的重ban花,chouzhongchou红了nen嘟嘟的花唇,好不可怜。

        更可怜的是,每一次chou到qing崩yu裂时,生生停了xia来,难熬的滋味如在低温油锅里反复煎炸。好不容易熬过去了,有时双乳会被花banchou打,刺激chunai来,会被一男人一禽兽轮liuyun走瓜分。

        喝nai,把她yun上gaochao云尖的前一步,又残忍地终止,无论她怎么哭饶就无济于事。

        等得sao酸的难受,逐渐褪去,更多时,会被突然cha满肉壶,啪,一击,仅一xia,正中zigong靶心,she1chu大gu大guguntang的nong1jing1,但却每一次会jing1准地把握时间,在她临门一脚之际,全bu狠绝退chu,连jing1ye都不会再多she1她一dian。

        但往往这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一刻,被rejing1she1击的冲击力攻击,基本不够gaochao,不过会有一两次好运,那re腾腾的余波,会缓缓艰难将她dingru云尖。

        xie时短暂的快乐,xie了之后是最长久的痛苦,她的shenti,仅如此短促的一xia,完全不够,焚shen浴火却不得的煎熬。

        yu望一次又一次的,在她shen上起伏,十有八九都无法发xie而chu,这种崩溃不可得的折磨在shenti里持续堆积,使得之后的鞭挞,一回比一回更加轻易把人鞭上山峰。

        赫墨拉被伯爵大人无qing折磨得重新见到世界女主,只觉度过了漫长的人生岁月,系统却无qing泼了她一tou冷shui,才过24小时。

        她跪在黑骏冰冷的大理石上,望着前方gao坐的众人,正疑惑当前什么qing况。左侧一位教廷衣着打扮的半百老人,用着重而压抑的嗓音,问dao:“卡德摩斯家的三小jie,大公爵夫人,您对蓬托斯公爵手臂的黑斑伤kou有何解释?”

        心里咯噔一xia,她低tou缓缓回答:“是我受惊害怕,忍不住哭的yan泪。”

        一时,四周深chu1一片黑暗中,掀起一小波惊呼,赫墨拉这才发现,周围全是人。

        “你知不知dao,你的yan泪导致了大公爵的死亡!”大主教沉声呵斥。

        赫墨拉死盯着黑漆的大理石面。

        厄洛斯几乎没有了笑颜。

        周遭黑暗chu1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呼和议论纷纷。

        “系统任务:请洗去杀害大公爵的嫌疑,限时96小时,成功奖励100积分,失败禁闭1小时。”

        赫墨拉沉住气,在议论声渐小后,shen形姿态未变,声音jian定dao:“这位主教,我的yan泪是无意灼伤了大公爵,但我shen为一个普通人,完全没有杀死大mo族的能力。”

        这样的说法,屋nei一圈mo族之人又隐隐觉得有dao理。

        这时“吱扭”一声,左侧暗中tiaochu一tou手脚缠着绷带的人脸mashen怪wu,前蹄踏在地上,瞬间化shen成一女仆,是玛亚。

        shen缠绷带的玛亚,向gao位的三人展示自己的伤kou,悠悠诉苦:“主教、公爵大人、小jie,你们瞧,这是前几日,公爵夫人手法非常cu暴,把我扔jin花坛nong伤,当时很多人在场,都看到了。公爵夫人压gen不是普通人。”

        赫墨拉可算明白了,这一屋zi的人都在算计她,她左手抿着右手shi指指尖,就是不知dao厄洛斯是个什么态度。

        “大公爵在一日用早餐时,我亲yan看见公爵大人,突然昏倒在地,之后公爵的shenti直接一蹶不振、长卧床榻,那一日才是公爵死因最大的疑dian。”赫墨拉抬起tou,望向上方的大主教,咬了一xia牙,再dao:“作为公爵夫人,我才是最不希望公爵死去的那个人,这对我来说全是坏chu1。”

        随便小手一指,指向傍边手脚不便的女仆玛亚,虽然此刻她跪着,玛亚站着,但气势上一dian不低,隐怒dao:“我揍她,完全是她不自量力挑衅我,又打不过我,活该。”

        “你……”,玛亚羞怒,众目睽睽之xia,又骂不chukou。

        “嚇嚇嚇。”上方传来一清朗又磁xing悦耳的男声,一瞬间xi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他dao:“大主教既然觉得蹊跷,那便仔仔细细地查吧,不过不能耽搁了大公爵xia葬的日zi。”

        “伯爵大人同意再好不过。”教廷主教之一,克西尔应xia事来。

        “主教正好可以用你的光明mo法,去溯源大公爵的平日饮shi和起居,是否有问题。而xia面这两个,我要带回去一起调查她们的不在场证明。”厄洛斯缓缓起shen,斜yan一瞟一边的女人,淡淡问:“弗洛尔小jie有其他意见吗?”

        “没有,都听伯爵大人的。”

        手指差diancha到肉里的弗洛尔,亲yan看着厄洛斯伯爵,将那个碍事的黑发女孩带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奶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