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 > 女仆面前,被折磨得饥渴的身体,疯狂渴望伯爵插入教训她(HH)

女仆面前,被折磨得饥渴的身体,疯狂渴望伯爵插入教训她(HH)

玛亚第一次jinru传说中的画中境界,拾起地上一朵花ban卷边枯萎的花苞,对shen前的厄洛斯,发chu赞叹:“不愧是伯爵大人,这儿每一朵花都蕴涵着mei妙的姿态。”

        赫墨拉皱着难以置信的眉,心底由衷想:这是瞎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离开黑压压的屋zi,松了一kou气,瞧这依旧满地残花,乌云压ding的世界,又暗暗提起小心脏。

        “谢谢你的赞mei,但真相,可不会因为你的甜言蜜语,偏移半分,你们自己坐上去。”厄洛斯手一挥,俩草垛chu现在她们的面前。

        瞅着过于yan熟的草垛zi,xue条件反she1,酸了起来。

        看啥都新鲜的玛亚,立刻照zuo,反观一傍扭nie姿态上来的赫墨拉,心底不屑,脸上未显。

        yan瞅厄洛斯摘xia一支花,赫墨拉第一反应,立刻夹紧双tui,shenzi跟着chou搐了一xia,男人越是靠近,手指揪shenxia草垛的枯萎杆枝,益发用力。

        “玛亚,你说公爵夫人摔了你,怎么回事?”厄洛斯背起一只手,一副严正公平的模样。

        “是几日前一早上,公爵夫人突然chu来,绊我一脚,抢了我的工作,还非常暴力的摔伤了我。”玛亚在伯爵大人yan前,吐chu委屈,说着边lu起袖zi,提起裙zi,再次展示包扎好的伤kou。

        那裙zi快提到tuigen了,赫墨拉观望着玛亚动作,嘴鼓了xia,再一次验证了自己的认知,mo族果然都是无耻之徒。

        “这伤是因你而起的?”厄洛斯转tou转shen,面向还在看戏的少女,严肃dao。

        “……是。”

        “手伸chu来。”

        “嗯!”啪一xia,那一朵枯萎的花苞,chou在了白nen的手臂上,留xia一dao清晰可见的红痕,她的tui心立刻酸麻chou搐,起了反应。

        兴奋的玛亚,只以为伯爵大人在替自己主持公dao,幸灾乐祸地注视被chou得发抖的人,不禁添油加醋,“伯爵大人,那一天我还听说公爵夫人给您两位献花,简直胆大妄为。”

        “哪儿胆大妄为?”厄洛斯隔空折来新的花枝,摘xia外面几片花ban,好奇问dao。

        “您shen份尊贵,居然被一位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求ai,简直不可理喻。”

        “玛亚说得对,接xia来把yan睛遮上,太残忍的画面,礼貌的女孩不应该ru目。”厄洛斯一笑。

        得到伯爵大人的夸奖和认同,玛亚直接频频diantou,由着几片厚实的叶zi把双目遮去了所有光明,竖起耳朵,就盼着公爵夫人的受罚。

        赫墨拉抿唇,望着不远chu1,一dian不知qing的玛亚蒙上yan睛,突觉周遭的气氛,转变成难言的炽re,不由无声jiaochuan,湿漉漉的双yan瞅这那一朵枯萎的花,轻拍她的脚腕,她像受训成功的饥渴旅人,一手后撑住上半shen,分开了自己的双tui。

        那花儿缓慢攀岩,丝丝缕缕的yang,如大批成群的蚂蚁,啃shi她的筋骨,裙xia的nenxue早已汁shui绵延。

        “公爵夫人,我其实想问问你,那一天,你抱着什么心态,献花求ai的?”花朵扫到裙边,少女乖巧地提起了自己的裙zi,louchu艳红红的馒touxue。

        “我……我仰慕你们。”

        “简直无耻!”玛亚chu声抢话,蒙yan状态xia,异常义愤填膺,为伯爵大人不值,“仰慕大人,就想玷污大人的xingqi,我们都不敢如此zuo。”

        赫墨拉被呛得哑kou无言,此时已知献花是有多羞耻不妥,“啊~”,花kou被狠狠一chou,在第三者的面前淫叫chu了声,那羞耻gan和长久无法满足的饥渴,令蜜汁失控地chou搐吐chu。

        “伯爵大人果然是公正的人,公爵夫人zuo了可多的无礼的行为。”玛亚听到尖叫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